首页 | 资讯 | 房产 | 汽车 | 图库 | 宽频 | 娱乐 | 旅游 | 数码 | 金融 | 体育 | 健康 | 女性 | 两性 | 动漫 | 结婚 | 新闻 | 论坛

当前位置: 杭州网> 热点专题> 2009年专题> “南宋御街·中山路”9月30日盛大开街> 御街·聚焦
呼市副市长说:杭州中山路动静闹大了

2009-09-23 06:44    杭州网

呼市副市长白金祥、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韩莉一起展示杭州礼品织锦画

9月20日21:30,呼和浩特市,中山西路25号工人文化宫,新港国际影城4号厅内,电影《建国大业》在此上映。

大屏幕上闪过这样的镜头:国民党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站在战场上接受美国记者采访,自信满满地称:“如果败给毛泽东,我情愿给他牵马执鞭!”台下观众对此报以一片嬉笑。

被这组镜头逗笑的观众或许不知道,70多年前,当年的绥远省主席傅作义曾在此地(今天的呼市中山西路25号)建造了中山纪念堂。此后,这条路有了名字——中山路。解放后,这里改为归绥市(1954年3月,改“归绥”为“呼和浩特”)工人文化宫。此后的几十年间,虽历经数次重建,此地一直是呼和浩特工人文化宫所在地。

抵达呼市的第一天,记者就在这条二三公里的中山路上走了个来回。今天的呼市中山路已然是首府第一商业圈,如同北京的王府井大街、上海的南京路。这条路曾经的破落也好,辉煌也罢,就连今天的呼市人都已渐渐遗忘。

记者用三天时候,在塞上青城——呼和浩特寻访中山路。

似一根扁担挑起两个箩筐

呼市中山路连接老城新城

飞机刚刚降落在呼市白塔机场,呼市市委宣传部外宣办副处长霍敏的电话就打进来:“呼市分管旅游的副市长、旅游局长将分别接受你的采访。”

“我仔细看了你给我的材料,其他的先不谈,我要说你们这个策划很有水平!”这是呼和浩特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白金祥见到记者说的第一句话。“解放初期的中山路就像一根扁担,两头的箩筐就是呼和浩特的新城和旧城,中山路的北面有个火车站,这就构成了当时的呼和浩特城。”白金祥接受记者专访时风趣地说道。

所谓旧城,明万历三年(公元1575年)建成,明廷赐名“归化城”。“归化”,意思是“归顺朝廷”。 乾隆二年(公元1737年),清朝政府在归化城东北5里处,修建了一座八旗军队的驻防城。乾隆皇帝赐名“绥远”,意思是“绥靖远方”。清朝政府还设绥远将军驻城主持军务。今天的将军衙署已成为呼市著名旅游景点之一。记者寻访到此时,在门前照壁上,赫然可见“屏藩朔漠”四个大字,犹可想见当年的赫赫威仪。

这两座城接下来的命运,民国时合并为归绥县。国民党统治时期置绥远省,归绥为绥远省会。解放后,绥远省并入内蒙古自治区,归绥改为呼和浩特市,仍为省会。连接一新一旧两座城市的这条土路就这样慢慢成为了这座城市的交通干道。“很早的时候,大道两旁基本上是田野和树木,没有什么建筑。”当地居民告诉记者。

“塞上江南”选“使者”

北方新报请出“蒙古通”

在本报合作媒体北方新报的帮助下,记者联系上了当地颇有名望的作家高培萱。他曾在呼和浩特市市委党办从事党史、地方志编辑工作8年,因此对呼市的历史尤为熟悉。

次日记者在呼市市政府采访时,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韩莉说,“你找到高老,算你找对人了!他就是一个‘蒙古通’。”记者向高培萱介绍“中山使者御街行”活动时,他觉得非常有意思,记者联系北方新报记者,高老也成了此次“中山使者”的候选人。

拜访高老的那天下午,记者觉得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的课堂上。高老引经据典,实实在在地给记者上了一节关于内蒙古和呼和浩特的历史课,“我父亲是解放前最后一任归绥市市长,也是解放后呼和浩特第一任副市长。”

“父亲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参加一二九运动,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上世纪30年代末,父亲被党中央从延安派到绥远,跟随傅作义将军,后来就一直追随左右,曾经做过他的秘书。” 高培萱回忆说。

高培萱给记者展示了许多中山路的老照片,“十九世纪年代,冯玉祥将军行军至归绥,当时这条路上没什么树,他就下令种树。那些树一直到解放后,50年代和‘文革’的时候才被砍了。”冯玉祥还在归绥创办五族学院,后来改为中山学院,故址在呼和浩特市第八中学内。

说起呼和浩特的中山路还绕不开一个人:傅作义。傅作义将军自上世纪30年代就主政绥远,他在绥远的军队和地方上都享有崇高的威望,“当年中山路上的孙中山纪念堂就是傅将军造的。”

“我很想重返绥远,看看那里的变化,看看那里的老百姓。”傅作义将军的夫人、98岁高龄的刘芸生女士日前还通过媒体问候草原人民。“绥远和平起义60周年:傅作义夫人刘芸生问候草原人民”。这是9月19日呼和浩特《北方新报》头版的一则大标题。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记者 刘乐平 文并摄    编辑:罗祎    
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策划、编辑:罗祎、周曦 网页制作:乐智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