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这几天,知音上市的事闹得有些沸沸扬扬。继归真堂之后,又有人对即将上市的企业举起了“道德”大旗。但这也迫使我们冷静下来想一想:道德,该不该成为决定公司是否上市的标准? [详细]

市场只认是否守法,知音经营模式并不违法

   
     

公众总是习惯要求企业要有公德心、要有社会责任感、对一个媒体企业来说,就是恪守公信力,杜绝虚假报道。但我们也不能否认,任何企业首先是以盈利为核心目的,特别是上市公司在遵纪守法基础上,他们只对股东利益负责。

企业社会责任的理论认为,在外部强制性制度约束下不得不承担的消极责任是企业不可推卸必须遵守的,比如奉公守法,照章纳税;而出于道德良知而自觉承担的积极责任则完全是自由选择。虚假报道的存在,也许会引起人们对知音公信力的质疑,但对其商誉的影响也许微乎其微。

在资本市场看来,只有守法企业和违法企业之分,并没有所谓的高尚企业和卑鄙企业之分。在法治社会,只有以法律为准绳才是清晰可遵循、且有说服力的标准,道德则完全是应人而异。基于不同的立场比较,根本无法以统一的道德标准判断企业是否应该上市。

目前的状况是,知音杂志或许存在部分的虚假报道的情况,但这无损于其作为中国期刊业领军杂志之一的地位。实际上,更多的人把知音看成一本八卦杂志,而非一本新闻杂志。 [详细]

 

知音上市被指“品味过低”

证监会审核IPO重点是信息公开,而不是知音是否存在虚假报道

 
     

反对上市言论主张证监会应该将知音这种“道德底线缺失”的企业挡在股票市场门外。但事实上,处在“ipo不审行不行”转型阶段的证监会恰恰不该管那么宽。真正的有效市场应该宽进严出,少管发行,多想退市制度,缩小寻租空间,让投资者直接“用脚投票”已成为业界共识。

例如美国证监会的审查通常只关注说明书及公开招股书是否完全遵守了信息披露要求,而无需判断该项投资是否是一个好投资。 也就是说,哪怕申请企业的业务充满了投资风险,只要它诚实披露,美国证监会也不会否决该企业IPO。

以《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的各项规定来看,知音能否上市取决于主体合规、独立性、规范运作、财务制度等硬性指标,道德情况并不在任何考核项目中。 [详细]

 

毕淑敏状告知音虚假报道

投资者认为企业不道德可选择不认购,“用脚投票”

 
     

实际上,现在有些人间接把证监会视作“道德净化器”,将自己的投票选择权转给了本身已经权力过大、基本上自己监管自己的机构。知音即使获准上市,中国证券市场不见得就会失去公信力,也不见得会被人戳着脊梁骨说“突破了道德底线”。

在一个健康的股市里,企业能自由选择上市时间和上市规模,最终能否成功上市,则交给投资者来投票。投资者认为公司的盈利能力、项目前景有问题,大可选择不认购;如果企业经营模式得到资本鼓励,那就代表社会环境大多数的认可。这个判断过程由市场自发完成。

让投资者自己“用脚投票”,实在是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大法宝。 [详细]

 

湖北知音传媒集团

是否虚假报道,应由法律来管,靠道德评价阻止企业上市毫无用处

 
     

上市需要道德底线吗?这个问题,在做“活熊取胆”的归真堂上市的时候已经被广泛讨论过了。中国的证券市场,从来都不对企业是否有道德做出规定,医药企业通化金马已经上市了,前段时间不一样卷入“问题胶囊”事件中么?蒙牛登陆港交所多年,在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一样没有落场。一家公司能否上市,讨论的重点应该是是否符合法律法规。简单地说,如果一家公司暗地里以卖白粉为生,那肯定不符合法律,自然也不能上市。

一个企业如果找到了自己合理的盈利模式,多少都会产生上市的雄心。在人民搜索收入为零利润高达3000万的新闻见光后,就有人欢欣鼓舞,人民网上市值得期待。而作为中国最畅销的杂志,《知音》早就找到了自己的盈利模式:业内专家认为,发行收入、广告收入、品牌经营收入是目前期刊媒体重要的收入模式,在这方面,知音集团是成功的。在杂志行业日落西山之际,《知音》堪称一枝独秀。如果《知音》运行良好,不拖欠员工工资,不赖掉作者稿费,愿意对找上门来打官司的人进行合理赔偿,为什么不能上市呢? [详细]

   
 

倘若对自己做价值判断,还要付出一些代价;对别人做价值判断,那就太简单、太舒服了。讲出这样粗暴的话来,我的确感到羞愧,但我并不感到抱歉。因为这种人士带给我们的痛苦实在太多了。——王小波

 
往期回顾    
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策划 编辑:林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