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杭州网> 热点专题> 2013年专题> 萧山瓜沥“1·1”放火案庭审直播> 头条

杭州网记者直击萧山瓜沥“1·1”放火案公审


2013-10-15 18:32

庭审现场视频

被告人李丽娟到庭

公诉人宣读起诉书

当庭出示证据
 

被告人李丽娟抽泣

 

10月15日,清晨,一场秋雨,气温陡然降低。

轰动杭城的萧山瓜沥“1·1”放火案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49岁的女犯罪嫌疑人李丽娟出庭受审。杭州网同步进行了图文直播。

庭审从上午9点30分开始,下午4点钟结束,这期间,李丽娟数次哽咽,两次失声痛哭,更在自我辩护环节突然晕倒,被抬出法庭救治。

在大火中,3名消防员不幸牺牲。显然,失去亲人的愤怒被加在了放火“元凶”李丽娟身上。坐在旁听席上的一位消防员家属情绪失控,大骂李丽娟,被法警及亲朋搀扶出了法庭,庭审则在她外面隐约传来的哭声中继续。

火灾现场:放火者围观救火

李丽娟是失火的杭州友成机工有限公司的员工,当时已经干了2年零1个月,做仓库保管员。

为什么要放火,李丽娟说她恨新来的科长王某,而和以前的科长沈某比较亲近,“新科长很凶,总是问这问那,有意刁难我,近两个月发生的事情,都是他搞出来的”。

李丽娟并不是那种工厂里老实巴交,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的女工,同事眼中的李丽娟,好强要面子,有争执就抓住不放,自尊心强,有男人脾气。事后,她还给前领导发短信:我真想一气之下整死他。

最终,49岁的李丽娟,决定用自己的方式让讨厌的新科长难堪一下。

当天晚上,李丽娟一口气买了5只打火机,骑电瓶车来到工厂,为了躲避监控,她翻墙进入,来到自己熟悉的上层仓库,里面有纸箱、泡沫、塑料等各种易燃品,她选择了一堆接近两米高的纸箱。

将手举过头顶,大概在1米7的高度,她打开打火机,点燃了纸箱。走出仓库门的她,不放心地又回来看了一下,确定火苗有10多厘米后,最终离开。

回家的途中,李丽娟还遇到了前来救火的消防车。

到了家,她将闹钟调到8点后便睡觉了。第二天,她像往常一样去上班,还与同事一起了解火灾的情况,围观消防员救火,查看消防栓的使用,直到上午10点大火被扑灭。

但厂内和道路上的多处摄像头,还是记录下了李丽娟的放火过程。一个身穿男式棉大衣的人走进仓库,穿过一道道门,几分钟后,墙上闪动起了火苗的影子,之后她平静地走出来,此时外面已有火光,10分钟后,夜空浓烟滚滚。由于走路两只手挥动幅度很特别,同事们一眼认出,这人就是李丽娟。

案发第三天,李丽娟就被拘留,直到开庭受审,李丽娟一直对以上的放火事实供认不讳。

法庭交锋:是否存在另一名放火者?

放火罪最高可以判死刑,故意放火很可能面临重判,尤其在火灾导致6000万的损失和3位消防员失去生命的沉重事实面前,李丽娟和她的辩护律师对由此可能招致最重的量刑,内心都非常清楚。

庭审前就有法律专家向记者表示,如果案件事实清楚,对律师来说,这场官司无非就是怎样“保头”的问题(保头即不被判死刑)。

但李丽娟的辩护律师邓继祥的表现则出人意料,他直接提出了一个令人咋舌的假设,是不是除了李丽娟,还有另一个人在放火?

邓继祥律师说,由于当天恰好工作人员忘记锁仓库门,所以在李丽娟进去之前,其他人也有机会进去放火,而监控显示,有一男子拉着装货的小车进入现场,至今也没有查明他是谁。

另外,李丽娟放火在东侧窗户处,而3分钟后西侧窗户就有了火光,两处间隔140余米,不可能蔓延这么快,所以有可能是另有人在西侧放火。

邓继祥律师反复强调的一点是,两位证人证言之间的矛盾。工厂两个仓库之间有一扇门,被称为中门,员工谢某说,着火后,他和同伴拉开了中门,跑了出去。而员工卢某则说,在当晚,中门是他亲自锁好的。邓继祥律师认为,如果锁好,就不可能轻松拉开,所以有可能中门之前被人打开了,打开的人就是另一名放火者。

对辩护律师这个大胆假设,公诉人给予的评价是——歪曲事实、不合逻辑。

在东西两侧都有火光的问题上,公诉人就观看角度导致方向错位,进行了解释,认为并没有两处起火点。“监控位置在厂房西边,从这个角度看厂房,能清楚分清南北(左北右南),看出是北面起火,而辩护人却把图像里的左以为是西边了,以为厂房西北也起了火。”

至于中门是否有锁,谢某证明当时门上是有U型锁的,证人冯某某说:当时中门上的挂锁还锁着,谢某猛拉门,把门拽下来。公诉人认为,这两个证据没有矛盾之处。完整的监控显示,李丽娟进出门的前后半小时都没有人进出。

至于监控中出现一拉车男子,公诉人认为工厂里有推车人很正常,将这个人联想成可能的放火者,缺乏证据。

公诉人认为,李丽娟放火犯罪是有准备的,李丽娟回答辩护人时说夜晚借着微弱的灯光就能走到起火点,说明李丽娟对厂里的情况非常熟悉。

内心悔罪:早知道退一步风平浪静

李丽娟留着短发,中等身材,微胖,个头不高。走进法庭时,她面无表情,显得比较平静。但当法官开始问话时,还是露出了紧张,籍贯等基本的身份核实问题,都一时答不上来,需要法官重问。

随着庭审的进行,李丽娟的情绪逐渐走向崩溃,头渐渐低了下来,手中也不知不觉间握住了一张白色纸巾。

在第一次提到3名殉职的消防战士的时候,李丽娟失声痛哭,很显然,在消逝的生命面前,领导的不公、同事的矛盾,不足以让一个人保持憎恨与冷漠。

李丽娟的家人也坐在旁听席上,也许他们有点尴尬,因为似乎不太可能理直气壮地为一个纵火者伸张什么,他们只是静静地听着审判,双手并排扶住前面的座椅,偶尔将头靠在手腕处,默默地流泪。

李丽娟的情绪在自我辩护阶段终于崩溃,她晕倒在地,被抬出了法庭。在晕倒之前她断断续续地说:“我没什么好说的,早知道退一步就风平浪静了,当天我回家就睡了,要是知道这样,我哪里睡得着?第二天我去工厂,整个人完全麻木了。1月3日,我已万箭穿心,这280多天来,我无数次的后悔。我只能说一句对不起,但这又有什么用呢?”

的确,事实比什么都残酷,不管法庭怎样判罚,在2013年1月1日,新年第一缕晨光还没来到时,3个人的生命就永远被带走了。

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相关报道:

萧山瓜沥“1·1”纵火案庭审专题


来源:杭州网    作者:记者陈少思/文  王川/摄影  通讯员钟法    编辑:严勤    

策划 编辑:杭州网新闻中心  网页设计:罗凌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