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杭州网> 热点专题> 2013年专题> 萧山瓜沥“1·1”放火案庭审直播> 杭网观察

犯罪可以量刑 基层矛盾解决仍需全社会努力


2013-10-15 17:25

2013年1月1日凌晨,把睡梦中的人们叫醒的不是新年的祝福,而是一场可怕的火灾:萧山瓜沥的杭州友成机工有限公司内燃起熊熊大火,三名消防战士在扑救过程中牺牲。而经调查火灾原因竟是公司员工李丽娟故意纵火,目的是为了报复同事故意捣乱。

一个“小报复”引发一场大火灾。犯罪嫌疑人李丽娟将接受怎样的制裁?10月15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萧山瓜沥“1.1”放火案。杭州网专门邀请“杭州市最美法官”、江干区人民法院法官、知名调解员朱学军以及浙江星韵律师事务所律师童卫华随着庭审推进也讲述了自己的理解和看法。

如何量刑?

在这场庭审中,网友最关心的是李丽娟的量刑?一场火灾三条人命,有网友在杭州网留言认为,李丽娟应该判死刑,也有网友觉得这场火灾并非李丽娟初衷,罪不至死。

对于网友的不同看法,庭审开始前,童卫华律师从法律角度给出了评判标准。童卫华律师指出,李丽娟涉嫌放火罪。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放火罪如果造成重大后果的,重大后果是指致人重伤、死亡,造成重大财产损失,一般是指5万元以上的损失,量刑在10年以上、无期徒刑至死刑,如果没有造成重大后果,那么量刑一般在3年以上10年以下。也就是说,这个案件的量刑应当在10年、无期徒刑或死刑。

然而,造成这么巨大的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是李丽娟没有想到。庭审中,她也一再表示,自己只是放一把火为了报复同事,没想到会造成这么大的后果。法庭是否会参考这一情况酌情量刑?

童卫华认为,法律上她仍旧被认定为“故意犯罪”。因为法律上对犯罪故意理论上为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可以认为李丽娟具有直接故意,造成的后果法律上认为为间接故意,作为一个成年人应当会意识到这把火会烧大,有可能把厂房烧掉,有可能造成不特定人的财产和人身伤亡,但他去做了,没有终止这些行为。因此李丽娟的行为归类为故意犯罪。

所以从法律角度而言,李丽娟的量刑已比较清晰。

如何杜绝?

当然,这一案件带给我们的不仅是法律量刑上的探讨,更多是思考如何杜绝这类悲剧的发生。随着庭审进行,我们开始反思:底层劳动者是否得到了应有的关注?基层社会矛盾如何解决?探究这一事件的起因,是这位法盲因为工作矛盾无法疏解,最终酿成了大祸。这就涉及到基层矛盾的调解机制。

江干区人民法院法官朱学军,同时也是杭州知名调解员,他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朱学军认为,李丽娟的案子本来只是民事纠纷,最后转化为了刑事纠纷,这其中有社会和家庭关爱缺失的原因。

“李丽娟思想上很苦闷,是否通过工会组织和妇联组织进行疏导,是否可以带她开拓视野。在8小时之后,社区是否可以组织社区居民参与书画活动、刺绣活动,以调解她的心情,但是她没有遇到这样的机会。”朱学军说。

除了社会关爱,朱学军认为家庭关爱也必不可少。“据我了解,李丽娟的丈夫对她所犯的事一无所知,从这里我判断,他们二者感情的纽带不是很牢固,说明老公对老婆的关心不够,老婆也没有把老公视为亲人,自己有疙瘩烦恼没有像老公倾诉,以至于造成疙瘩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朱学军惋惜地说。

说到矛盾调解,年长的市民可能还记得多年前的“枫桥经验”。朱学军认为,‘枫桥经验’说得通俗些,是‘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说到这一点,政府和司法系统都非常关注化解矛盾。比如,法院注重诉前调解,公安有警调衔接。这些调解机制不是等案子发生后才出击,而是将这些矛盾扼杀在萌芽阶段。“我们把‘枫桥经验’通过新方式在进一步深化和强化,比如,我们现在有网上调解室,进一步深化和强化,这些措施将真正解决老百姓矛盾落到实地。”朱学军说。

庭审最后阶段,对于公诉机构提出的指控:构成放火罪,被告人和辩护人在最后陈述中均没有疑义。但是辩护人对于量刑从消防措施不到位、或有他人放火、消防救援存瑕疵3个层面提出了疑义。据悉,接下来法庭需要结合证据进行审查,如果确实存在疑点,也要进行补充侦查,以便达到法律上刑法可以定罪的要求:基本事实确实充分,证据确凿。


来源:杭州网    作者:记者 杨玲莹    编辑:沈妍    

策划 编辑:杭州网新闻中心  网页设计:罗凌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