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杭州网> 热点专题> 2013年专题> 萧山瓜沥“1·1”放火案庭审直播> 最新报道

萧山放火案二审 争议与哭泣都如同一审翻版


2014-02-27 20:20

 
庭审现场

    杭州网讯 2013年1月1日凌晨,因对自己的新领导不满,杭州友成机工有限公司的员工李丽娟一把火点燃了单位的仓库。事情的经过已无须赘述,每个杭州人都记得,这场大火带走了3个年轻消防员的生命,与6000万的经济损失。

    在一审的庭审之前,法律专家就曾对记者表示,沉痛的事实之下,李丽娟无非就是一个能不能“保头”的问题。

    结果经过一天的法庭激辩,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1月6日判处了李丽娟放火罪的最高刑罚——死刑。

    随后,李丽娟选择上诉。今天,本案二审在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李丽娟的辩护律师依然是一审时语出惊人的邓继祥。不过,今天的庭审中他并没有提出什么有力的新证据和新观点。

    继续争辩:到底有几个放火者?

    邓继祥律师表示,李丽娟上诉的理由有三:一是放火事出有因,李丽娟在单位曾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二是李丽娟在主观上不想造成这么大的损失,她只想让领导难堪一下;三是本案有不少疑点,其中多处指向了存在另一名放火者的可能。

    这些均在一审中被提到过,但辩护律师依然将它们提出,尤其是那个“两人放火”的假设。

    李丽娟对自己放火的事实供认不讳,但她说自己只是点燃了二楼东侧仓库一堆高1米7的纸板箱。确认点火成功后,她在厂区里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就起着电瓶车回家了,在路上,它听到了警笛,看到了擦身而过的消防车。

    第二天早上6点,住在附近的李丽娟看到了浓烟,她还问女儿:这哪里着火了?是哪个垃圾场吗?随后,她准备去上班。但8点钟,村民告诉李丽娟:你工作的厂子着大火了。她一下子懵了。

    为什么放了火后能这么安心呢?因为她看准了仓库隔壁的车间里就有工人在加班,一旦着火,他们会马上扑灭的。

    以上是李丽娟自己的供述。邓继祥律师据此认为,李丽娟放的这把火,可能也就小打小闹了一下,真正酿成灾祸的,是在西边仓库的另一把火。这把火是谁放的?邓继祥律师延续了一审时的推测:监控中一名推车的工人嫌疑很大。遗憾的是此人的身份至今没有核实。

    不过在一审庭上与杭州中院的判决中,均对这种假设提出了否定,综合监控录像、燃烧痕迹与证人证言,当时法院认定起火点只有一个,就是李丽娟那里。

    今天的二审里,公诉人还对李丽娟的陈述提出了质疑,“监控录像中,你2点30分离开仓库,2点39分出厂,但2点34分时,已有明显的火光和浓烟,工人发现后,于2点37分报了警,你怎么可能在厂子里转了一圈却没发现自己点燃了大火呢?”

    新的争议:消防部门是当事人 无权出具鉴定报告?

    量刑问题是今天二审中另一个焦点。邓继祥律师提出,救火是消防员的职责,救火者牺牲了,要不要把责任都归于放火者,是一个疑问,“李丽娟放火,导致消防员死亡,这和李丽娟放火烧死了消防员,是有本质区别的。”

    另外,案发后消防部门曾经出具了一份现场鉴定书,这也成为了人们认定事实、还原火灾现场的关键,但邓继祥律师提出,因为死了消防员,消防部门就有居中的身份变成了当事人,不再具有勘验的资格了。

    言下之意是,消防部门也可能牵扯到责任问题,比如救火不力之类,它的报告不能当做客观的证据。

    “如今过去一年多,现场已不在了,不可能重新勘验,但这点应当成为从轻判罚李丽娟的理由。”邓继祥说。

    律师长篇辩护 引死者家属不满

    总之,今天的二审似乎是一审的翻版,双方的辩论也似曾相识。虽然辩护律师邓继祥依然如4个月前在杭州中院那样,发表了大段大段详实的辩论意见,但多次遭到旁听席上死者家属的不满:这些话你说这么多遍有什么用?

    法官也多次提醒邓继祥律师,希望他能简化发言,尽量谈与一审不同的新观点。

    庭审一直持续到晚上,但没能产生新的关键证据与争议焦点。

    李丽娟在法庭上上的表现也如同当初,在提到三名消防队员时,她失声痛哭,后来在自我辩护阶段,她又抽泣不止,“我确实放了火,没什么好说的,我对不起他们,在萧山看守所的400多个日夜……”

    法庭将择日宣判。


来源:杭州网    作者:记者 陈少思 通讯员 张兴平 王华卫    编辑:陈焕    

策划 编辑:杭州网新闻中心  网页设计:罗凌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