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汽车 | 图库 | 宽频 | 娱乐 | 旅游 | 数码 | 金融 | 体育 | 家居 | 公交 | 时尚休闲 | 消费头条 | 新闻 | 论坛
  最近,微信朋友圈里晒出了一张在线辅导老师王羽的课程清单,惊呆了很多人:2617名学生购买了一节单价9元的高中物理在线直播课,扣除20%的在线平台分成后,王羽一小时的实际收入高达18842元。这个薪资简直超过当下火热的网络女主播(网红)。
 
 
有教师一晚上就赚10万多元
    南京的媒体采访发现,在线辅导教师确实存在如此高的收入。当地某高校一位在线辅导平台兼职教英语的靳老师说,她的课最多一次1700多人团,单价1块钱,一个小时收入1000多元。同时,她还上固定人数(400人)的班课,这两个月已经挣了将近五万元,比本职工作的收入高得多。
   有家在线教育平台,全国有五十多家运营中心,平台上有位杭州的英语口语老师,上课很火,粉丝很多。她在线下的课程,每小时收费在1000元以上;线上一年100余节课收费3000多元,200多人来买,每周上2小时课,一年收入轻松超过60万。
  前段时间这家教育平台的北京总部有个老师讲考研英语,先上了一节免费体验课,报名11000多人,8000多人到课,当晚课后,有1000多人买下他的视频录播课程,单价99元。这么一算,当晚他就赚了10万多元。
 
在线教育老师时薪过万不稀奇
  淘宝教育总监房卉林介绍,课程价格由开课老师自己定,授课模式有直播和录播两种,课时费也从几元到几千元一节不等,有些老师的课程费甚至定在万元以上,这取决于开课老师本身的名气和内容质量。
  “如今淘宝教育一年的付费用户量已超过1000万,对于一些热门直播课程来说,一次吸引上千人听课并不少见。曾经有老师开设的考研课程,在线听课人数有5万人,如果这节课收费10元/节,按照一节课60分钟计算的话,这个老师的时薪能达50万元。所以时薪过万并不稀奇。”房卉林表示。
  新东方早在2006年就盯上在线教育市场。与其他在线教育平台不同的是,新东方的授课老师全都出自本家。新东方(杭州市场)市场总监张磊表示,老师课程的售价是平台和老师协商议定,单节课程的总收入上万是常态。
 
盘发、健身、手工课也能在线学
  提起在线教育,人们的第一反应可能就会联想到语言、学科或职业培训,但其实,如今的在线教育也在悄悄发生变化。
  杭州科发资本投资总监尹少锋对在线教育投资情有独钟。这两天,他正物色一个在线教育的项目,这是公司自2011年创立以来投资的第8个在线教育项目。
  在他看来,兴趣类课程已经成为眼下在线教育新的突破点。此外,不少平台还中意特色门类的课程开发,这或带来新的市场空间。
 
    去年七月,浙江省教育厅发文整治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的有偿补课现象。违规有偿补课的中小学校或在职中小学老师,年度考核、职务评审等方面一票否决,情节严重的校长会被免职,老师会被开除。这其中,在线辅导这样的新生事物没被列入禁止的情形。
    记者联系了浙江省教育厅相关工作人员,他说,上述“时薪过万”的这条新闻里,老师上课的地点、时间、内容,以及谁在听课等信息都不清楚,很难断定这位教师的行为是不是属于有偿补课。
南京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明确对媒体表示,在职中小学老师不能从事收费的在线辅导。
这位负责人说,南京市教育局曾出台《关于禁止中小学在职教师从事有偿家教的规定》,虽然在线辅导是新生事物没被列入其中,但这属于 “在校外社会力量办学机构兼职从事学科类教学、文化补习并从中获取报酬”一类,所以是被禁止的。
 
    杭州一些初高中老师说,在线教育和以往的传统补课,可能性质上有点不一样,但如果是有偿给自己的学生补课,那确实是不合适;如果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兼职,不影响正常教学,无可厚非。
一位初中学校校长说:“老师课堂不教好孩子,非要把内容留到课后收费教,这就不对。但如果课余时间进行在线辅导,收费低廉,能让处于教育洼地的孩子听到优质的课,这也是件好事。”
 
 
  在线辅导没有房租、场地、人数的限制,给教师的报酬相对比较高。教师不用跑到某个校区去上课,有台电脑,装上摄像头、一个麦克风,有网络就可以了。在宿舍、实验室、办公室都可以上。
   一位教育培训机构的资深教师说,在线辅导有三个特点:一是节奏短、平、快,短期课程比较适宜,比如每周两三次课,一个月完成。如果超过三个月,接受的人就越来越少,这有点像去健身房锻炼,时间久了,很难坚持;二是学习课程的接受者要有自学能力,一般来说,高中以下的在线教育不太适合;三是收费低廉。
优点
  靳老师说,在线辅导优点在于效率高,学生在线上课,看不懂的地方,可以随时回放多听几遍,不像老师讲课,没听懂就过去了。同时学生可以以1块、5块这些极低的价格享受到1对1辅导的效果,非常吸引人。而且线上老师多,可随时换,更换成本低。
 
缺点
    当然在线辅导也有缺陷,“互动性上差一点”,靳老师说,传统课堂一个班通常30人到50人,大课也就100多人,可以照顾到大多数学生,但在线课堂,因为人数特别多,有一些学生就兼顾不到。
 
在线教育风头正劲 专家称风靡之下亦有隐忧
    “三好网”CEO何强等业内人士认为,随着科技的发展,软硬件、VR虚拟现实等技术的更新对在线教育的发展起到促进。“在线教育的巨大潜力在于:线上教育对碎片化的时间和信息进行了深度整合,力争满足信息获得者的个性化需求。”
  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承波说,在线教育并没改变教育“传道、授业、解惑”的本质,互联网提供的是一种更便捷的手段,对教育本质及内容还应是学界关注的问题。
  记者在登录百度传课平台后发现,不少在线课程的授课教师为兼职教师。一门“高考分类精讲”的课程介绍中,授课教师杭老师为某重点中学的数学教师,并曾在上海、北京等学校任教。
  针对从事在线教师的身份问题,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也提出他的担忧,“如果在线教育授课教师本身是在校教师,那么兼职在线教育平台授课其实还是可以归为‘家教’,按规定是不被允许的,他们的精力会逐渐向网络授课倾斜,导致本职工作的质量受到影响。”
 
 
在线教育如何防止“昙花一现”?
  熊丙奇认为,在互联网时代特征显著的“口碑经济”下,在线教师授课可以得到学生的检验,质量好、能提高成绩,也就能获得高人气、高收入,这将激励教师不断提升自己。另一方面,教育主管部门需对在线教育业态进行适当把控,保证教育质量,并且杜绝教师兼职现象,推动整个行业的健康、规范、稳定发展。
  首都师范大学教育技术系副教授方海光建议:一方面国家应当制定专门的行业标准和评估办法,将网校的准入门槛、师资力量和授课纲要等内容都纳入到监管范围之内,推动其健康、规范、稳定发展;另一方面,“网校”应从完善教育质量的角度出发,避免对教师进行类似“造星式”的过度包装,在公司盈利和教育情怀之间找到平衡点,保证教育质量。
 
 
平台若想安身,得先攻下“师资保障”山头
    张磊表示,目前国内的在线教育平台超过百家,但大多数尚不成熟。平台若想安身,得先攻下“师资保障”的山头,教学质量的优劣也会促使行业间的优胜劣汰。他直言,“未来,在线教育不见得会百花齐放,定会有一大批缺乏竞争力的平台被淘汰,行业也会往更加规范、生态的方向发展。”
  说到在线教育的未来,张磊和尹少锋都提到一个词,体验。“服务和体验是接下来在线教育的主攻点。传统线下培训,一个老师授课最多覆盖百来个学生,而在线教育可以让一个老师可以给全市的学生上课,课时费也数十倍甚至百倍地减少。但是,如何让学员在线上享受到更多的互动和交流,这是大多数在线教育平台思考的事。”杭州科发资本投资总监尹少锋还有自己的畅想,未来说不定还能用上VR(虚拟现实)等智能技术,使在线教育的体验大大改观。
 
  客观地说,“在线教师”是三方得益的教辅范式:一方面,它为培训机构节省了场地、管理成本,乃至应付各种检查与暗访的“风险成本”;另一方面,参与辅导的老师也更方便,躺在被窝都能随时辅导,且游走在“在职家教”政策边缘,较为安全。更重要的是对于家长与学生来说,不需要风雨无阻去培训中心上课,成百上千的课程经费一下子变成了几块钱、几十块钱,而且还可以精挑细选,性价比如坐火箭般飞速飙升。
  勤劳致富并不是坏事。真正的问题在于以下两个层面:第一,这样的辅导,如果是在职教师参与,该如何定性?第二,当在职教师于在线服务中“尝到甜头”,相较于一堂课数万的收入,他还会在乎每月几千块钱的本职工作吗?这些年,自上而下禁绝“有偿家教”,但真相如何,看看各大城市培训机构的招贴,怕是“天凉好个秋”而已。老顽疾,治不好,不过一个“钱”字。如今,“在线教师”令收益打滚儿翻倍,如何能一刀切地风轻云淡起来?
  最值得反思的是,当社会机构创新出“在线教师”有偿服务,公立学校的课外辅导却仍停留在“自习室阶段”。除了赚钱而备受诟病的“家校通”算是搭上了信息化的班车,为什么时间与精力都够得上的各级学校,不肯在信息化教育中往前多走一步?试想,如果每个学校的优秀教师都能在网上义务为该校学生提供适度的在线辅导,家长和学生又何苦在千万个培训机构面前眼花缭乱而选择困难?
 
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策划、编辑:程慧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