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汽车 | 图库 | 宽频 | 娱乐 | 旅游 | 数码 | 金融 | 体育 | 家居 | 公交 | 时尚休闲 | 消费头条 | 新闻 | 论坛
 
    
      
     会“吐槽”、擅长搞笑也是生产力?没错。靠短视频“吐槽”在微博汇聚800多万粉丝人气的网络红人“papi酱”近日获得了1200万元投资,投资方为罗辑思维、真格基金、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3月21日,罗辑思维宣布与papi酱联合拍卖广告,广告主可以在短视频中露脸。这起投资被业内视为首例网红成功“变现”案例。
             红的原因
    颜值与槽点并存,“嘻嘻哈哈就说到了我的心坎里”。
 
            淘女郎
    美女美装千万身价——“网红经济”不仅是靠脸吃饭。
 
              网红的自述
    红是一种乐趣,生意才是长久。
 
            网红的多样化
    TA们也可以是网红:这8个姑娘是杭州最早的网红!
    
      
     “网红的火热只是开始,主宰当下一切的,说到底是网生环境下内容重新获取流量分配主导权的新生态。”在孙鹏看来,这场内容新生态的盛宴,网红或许只是一道前菜。
     网红如何成为一门生意?业内认为,最关键的动力在于流量变现,而变现的方法就是将粉丝的热情转变为购买力。这一新兴产业的快速崛起,是互联网新经济业态多元化的一个缩影。
 
短视频崛起,将在网红传播中发挥重要作用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市场营销系助理教授林宸表示,短视频的地位将日益突出,脸谱(Facebook)接连收购几家短视频公司,如今短视频广告已占到脸谱广告一半。未来国内也将迎来短视频的爆发。
 
原创成为网红经济新势力
    林宸表示,随着市场的成熟,仅凭“网红脸”刷淘宝店的模式将受到挑战。未来网红经济将日益细分化、差异化,类似papi酱这样的优质原创内容将越来越多。
网红将从个体团队转为公司化运营
    沈阳表示,网红本身具有很高的流量。但为了维持质量、扩大影响,网红将从个体到团队公司运营的方向发展,更多网红创作公司会出现。业内也普遍认为这是papi酱愿意接受投资的原因。
 
网红将推动热门IP(版权)变现
    张毅表示,网红本身就是热门IP资产,具有商业变现价值。易观智库互动娱乐事业群总经理薛永峰表示,自媒体网红是跨界的,其价值能够体现在网络经济的各个方面,因此受到不少投资人青睐。
 
网络直播
     “网红经济”成为今年的现象级热词,网络直播更是异军突起。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已经接近200家。而到了今年,大量创业者和热钱在直播行业涌动。映客、熊猫、斗鱼、虎牙等诸多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甚至连腾讯优酷等互联网巨头,都高调进入直播领域,可谓是进入了直播的战国时代。
 
 
网红加工厂
    
    杭州九堡到处林立着灰色外墙的工厂大楼,每幢楼里都聚集了一批中小规模的服装企业。这里曾是知名的淘宝女装集散地,孕育了榴莲家、莉贝琳等淘品牌,运营这些品牌的团队如今还在,却通过另一种方式与电商发生关系,名为孵化网红。
     网红变现渠道仍然局限。林宸表示,比起服装行业,其他行业网红变现平台还没有真正做起来。比如优酷土豆,很多自媒体在这个网站放视频,结果粉丝都聚集在微信公号、通过微店一站式电商变现,但优酷土豆本身并没有从中获益。未来,各平台如何在网红经济中取得收益、缔造“生态圈”,仍需探索。
     沈阳表示,网红最受关注的是其个人风格,而商业化介入后,其个人风格能否依旧,也需要持续观察。从过去的经验看,网红一般是“各领风骚三五年”,是否会形成“现象级”发展趋势很难说,因此其能否形成持续的商业价值,也需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张毅同时表示,资本方多年以前就已经关注网红,但一直存在顾虑,如网红不确定性强、用户热情持续时间短等。
 
 
网红为何放弃社交网络
     在最后时刻,埃森娜不断回忆起自己3年的“网红”生涯:最初的兴奋,成功的喜悦,伪装时的挣扎,替赞助商诱导粉丝消费时的罪恶感,对“点赞”和“播放量”上瘾般地不能自拔……
 
 
徐小平:不具备成为网红的潜力就不要创业
     徐小平认为,每一个创业者都应该、都可以成为网红。如果不具备成为网红的能力、潜力、魅力、影响力,那就不要创业了。
 
如何摆脱速朽宿命
     姜奇平认为,“网红经济是可持续的、也将成为常态化,但单个网红的持续走红是不可能的。” 刘磊也对网红经济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他表示,虽然目前变现模式还是相对单一,盈利模式也在摸索过程中,但只有需求一直存在,行业就不会死掉。网红市场的乱象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优胜劣汰。
网红经济应有益于公序良俗
     正因为网红的一举一动和无数互联网用户的“体验”息息相关,决定了人们不能仅仅将其作为一种商业模式,还应作为需要引导和规范的社会文化现象。在这一过程中,网红需要善意运用自身影响力、主动维护社会公序良俗,让网红经济真正成为创业创新时代的一道风景。
“黄金时代”还是“泡沫宿命”,“内容为王”是根本
     无论通过何种媒介走红、变现,现象级“网红”成功的原因只有“内容为王”。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所所长张宝义认为,不少“网红”将分散的信息整合再加工,通过可读性强的小情景剧切入,以贴切人们心理需求的方式实现再传播。“不能为了取悦受众而低俗媚俗,保持持续不断的高水准内容生产,才能在更迭迅速的网络时代立足。”
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策划、编辑:许佳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