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安吉老党员弥留之际写下遗书:最后的党费,请转交组织红船载起中国梦 庆祝建党95周年_杭州网
所在位置: 杭州网>热点专题>2016年专题>庆祝建党95周年>浙江动态>
浙江安吉老党员弥留之际写下遗书:最后的党费,请转交组织
发布时间:2016-07-01 11:21:43 星期五   

    【摘要】 一张皱巴巴的医药单背面,几行歪歪斜斜的字:“……这点钱也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党费(500元)了,我的心是党的,请交给组织。”83岁的季长水在弥留之际颤颤巍巍写下了这段文字。

     一张皱巴巴的医药单背面,留下几行歪歪斜斜的字:“……这点钱也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党费(500元)了,我的心是党的,请交给组织。”

    83岁的季长水在弥留之际颤颤巍巍写下了这段文字,几天后这位浙江安吉县杭垓镇唐舍村的老党员就去世了。直到家人在整理他的遗物时,这份特殊遗书才被发现。

    这位有着56年党龄的村支书,近50年都在操心村里的事,时刻把群众的安危冷暖放在心上,重病期间也不忘作为党员的责任。

    

    季长水老人的遗书和生前读过的党章

    出殡后发现一张皱巴巴的遗书

    最后几个字已歪歪斜斜不成样子

    唐舍村是浙江安吉县最偏远的乡村之一,往西走几步就是安徽地界了。

    83岁的季长水老人曾担任过村里26年的老支书,今年6月11日,老人因病在家里去世。

    就在出殡之后,已经哭成泪人的74岁老伴儿陈彩英开始整理他生前的遗物。她在卧室床头柜抽屉里找到一本黑色的笔记薄,打开之后,里面掉出一张皱巴巴的医药单,单子的背面还写着几行字,正是季长水生前的笔迹:

    亲爱的党支部,根据我的病情和目前的情况,可能为时不会太久了。坦言说,人固有一死,任何人都抗拒不了,到此地步只有面对现实,正确对待才是。

    亲爱的党支部、村委会全体同志,按年岁我是你们的长辈,多年来大家对我的尊敬,的确是终身不忘,深表感谢。

    这点钱也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党费(500元),我的心是党的,请交给组织。

    这封简短的遗书没有来得及写落款,一开始字迹还算清晰,后半部分笔画有些歪歪扭扭,尤其是最后几个字,如果不仔细辨认,很难识别出来。

    陈彩英老人告诉浙江在线记者,老伴患的是肺癌,每天疼痛难忍,从字迹上看是用尽了力气。

    

    老人生前近照

    老伴回忆:他睡前除了读报纸就是看党章

    封皮的烫金党徽都被磨掉了

    陈彩英回忆说:“老伴生前再三交代我这本簿子不要弄丢,要保存好,我那天拿出来看看,才发现这个(遗书),我要是早发现,开追悼会的时候就拿出来了……”

    这封遗书是什么时候写的?陈彩英和女儿季丽珍都说不出具体的时间。季丽珍说,爸爸是5月28号从县医院出院回家的,他6月11号过世,遗书应该是去世前几天写的。

    83岁的季长水早年曾参军入伍,由于在部队的成绩突出,表现优秀,于1960年11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退伍回村后先是担任了村里的民兵连长,后来又担任了村支书。

    截至今年6月去世前,季长水已经是拥有56年党龄的老党员了。现任村委会主任张有平告诉记者,“老季叔”一直都是村里党员们的榜样,在村民当中很有威信,是一个铁面无私的好书记。

    按时缴纳党费,是党员应尽的义务。实际上,遗书里的这笔钱是特殊党费,因为常规缴纳的党费,老人在去世前不久刚交过。“5月还在医院里,他脑子清楚的时候就催我去把党费交掉,后来交过了,他在犯糊涂时还催我交。”陈彩英说着说着,泪就顺着脸颊趟了下来。

    在老人的遗物中,浙江在线记者发现几本不同时期的党章,其中1997年出版的一本,纸页都已卷起,封皮的烫金党徽都被磨得看不见了。

    陈彩英说,老伴儿自费订阅了各级党报,睡前最喜欢的除了读报就是翻阅党章。张有平说,“老季叔”找他谈心的时候,也常跟他说,要时常翻翻党章,遇到事情,才能有底气。

    国家招考教师,他却让女儿把名额让出来

    最后遗嘱:带头响应殡葬改革

    谈起父亲,女儿季丽珍的第一反应就是,“他对全家人都很严,绝对不允许拿公家的东西”。怎么个“严”法?村里的退休教师钟根发讲了一个故事。

    很早以前,村里公办老师不够,请了三位代课老师。三个人中,季长水的大女儿季玉萍学历最高,只有她是高中毕业,其他两人是初中学历。后来,国家要招考正式老师,村里只有两个名额。本来首先应该招聘他女儿,可季长水却要求女儿主动退出了,还留下一句话:“要是别人家的也就算了,可她是我的孩子,党员干部总不能跟村民抢吧,还是把名额让出来。”

    钟根发说,因为这一次的“让”,改变了季长水大女儿的一生,如今季玉萍依然是在家务农的家庭妇女。

    这五十年来,季长水宁愿自己吃亏,一直把村里人的利益放在首位。

    村民潘有珍不会忘记70年代这位老支书带大伙儿修公路的情景。

    此前,村民进出大山只有一条2公里长的羊肠小道,3000多亩毛竹山的竹子,只能靠人工运出。那样的年代,修一条通往山区自然村的公路是从来没人想、也不敢想的事。

    可季长水却排除重重阻碍,再三争取,带领大伙儿修建了一条5米多宽的公路。从此,山上的毛竹可以直接用拖拉机运出去来,村民的日子也过得越来越红火。

    大到村务决策,小到百姓家常,季长水用他的双脚走遍村里的角角落落。从村干部岗位上退下后,他依然十分关心村里的发展,成为村监委的一员。即使生病期间,他也坚持参加党员活动。2009年唐舍村创建美丽乡村,70多岁的季长水几乎每天都要到工地上去转转,看进度,查质量,像爱护自己的家一样爱护着村子。

    在生命的最后,季长水给家人留下遗嘱,一定要响应殡葬改革,简单办理后事。

    村委会主任张有平说,“老季叔”是村里,也是镇里第一个响应殡葬改革,移风易俗、从简入葬的老人。季长水的追悼会没有锣鼓乐队,简单的哀乐和悼词成为这位老支书一生的句点。

    

    老人担任村支书期间穿过衣服满是补丁(左一是女儿季丽珍,右一是老伴陈彩英)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记者 李鹏 制图 吴盈秋 编辑:汪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