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杭州网> 热点专题> 2016年专题> 改变 G20峰会与杭州全景实录
“山峦花海”遇见“水韵绿洲” 彭埠入城口发生巨变
2016年04月29日 14:31:39 星期五

漏夜排队,郎程斌可不是为了买房,而是拆房。

去年11月,杭州已是深秋,夜凉如水。

他家老房子有五层楼高,最下面两层出租,上面三层自住,去年光房租收了10万元。

“你问我拆迁心不心疼?我说不心疼,你肯定不信。毕竟是自己辛辛苦苦盖起来的,花了半辈子心血,跟我半个儿子一样。” 郎程斌在江干区云峰村住了大半辈子,说话实在。

他也知道,杭州要办G20峰会,这回是舍小家为大家。

小半年不见,彭埠入城口有巨变。

从高速公路一望而去,所见之处皆是郁郁葱葱的乔木密林。从城区方向极目远眺,更是一片缤纷绚烂的花海。

外侧的“山峦花海”和内侧的“水韵绿洲”景观区遥相呼应,形成“江城相拥、潮涌彭埠”的美丽景观,彰显韵味十足的杭州特色。

在江干区委书记盛阅春看来,改变的背后,是385户云峰人识大体、顾大局,“当好东道主”的一腔热情。

15天96%签约 86天项目清零

创出一个“云峰速度”

如果把杭州比作美女,彭埠入城口的意义,就是那“第一眼”。

杭州33个入城口,这里流量最大,也最靠近市中心。每天进出的车流量达到4.5万辆次,也就是1分钟约32辆车,每2秒钟一辆。到节假日高峰期,可以达到6万辆次。

改变前的6个月,“她”可真不美。天际线错落不齐,云峰村农居、厂房间杂错乱,广告牌也没有规范设置,特别是由于沪杭甬高速公路、铁路贯穿而过,整片区域被硬生生切开,道路不连贯,区域发展也无法统成一盘棋……

从城市发展的角度讲,改造势在必行。

怎么改?

作为峰会保障项目,彭埠入城口要从景观优化、道路整治、绿化成片等多个方面全面提升“颜值”,扮靓东大门。

光一个绿化,规格就挺高,总面积一共70万平方米,有100个足球场那么大。

这么大面积,云峰村得整村拆迁。

江干创造了一个速度,10天完成100%丈量,15天完成96%签约,86天实现项目清零。

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做细前期 一户一档

垒起来能顶一面墙

彭埠街道办事处主任施红星有三句话,“科学制定政策,深度宣传政策,刚性执行政策。”

最开始,就是入户调查。

家庭成员、社会关系、住户还是作坊,这些基础信息得问得非常细,就连房顶是琉璃瓦还是平屋顶都得登记。

“这次要拆迁了,希望大家提供一些资料。这不仅是配合我们的调查工作,也是未来补偿和分房的依据,数据的真实性也是对自己负责。”第一次入户,社区主任邹红娟一般这么说。

遇到闭门羹是常有的事,“多去几次就好了,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每一户建一个档案,个性问题、实际困难全部写进去,将近400簿档案,垒起来能顶一面墙。

征迁指挥部里,开会忙。

在丈量土地之前,社区班子会、党员代表会、组长骨干会、被征收户代表会,大大小小各个层面的座谈会不下30个。

制订政策,就得广泛听取意见。

这还不包括每天的例会。“指挥部开例会,一般都是半夜,大家外面入户跑一天,遇到问题都带回,集思广益,一个个解决。回家?肯定过了12点。”邹红娟说。

深入宣传 入脑入心

留恋故土是真,环境差也是真

云峰开征迁动员会,盛阅春书记也赶来了。

“头一次开会,台下比台上响。”大家乡里乡亲,你招呼我,我问候你,挺热闹。盛阅春把话筒往嘴边靠了靠,清了清嗓子说,“扮靓入城口,其实是多赢。社会效益、环境效益、经济效益全上去了。”

大家留恋故土是真,但此前的环境差也是真。

318幢房子里,“塞”进了1500多云峰本地人和1.2万外来人口。

最多一户人家,把房子隔成了10多间,一间房两三口人,一幢房子里能挤100多人。“确实可以每天收租金,但环境是真的差,还不安全,也吃不消一直这么搞下去,出了事情,谁负责呢?”

“一到下雨天,村里都臭烘烘的。为什么?生活污水不通市政管网的,每家每户只能造化粪池,下雨天全给你翻上来。”提起基础设施,郎程斌眉头就拧起来。

云峰大厦,村里10%留用地项目。别看楼宇造得挺现代,招商就是不给力。

“也接洽了不少企业,人家一看现场,摆摆手走了,扔下一句话,‘楼里是欧洲,楼外是非洲’。”彭埠街道经发科副科长黄佳凌说。

老百姓想想,也是。

刚性执行 没有例外

自家老娘也吃了“闭门羹”

有段日子,社区书记王水莲没少被自家老娘埋怨。

政策规定,75周岁以上老人可以第一批选房,位置在云峰家园。他母亲只差10多天就能够上条件。

“她身体不大好,两个儿子都在外过渡。她想早点选定安置房,想法很正常。估计在儿子王水莲那里吃了闭门羹,她也来找过我。”邹红娟说。

可王水莲没有通融,不破例。

等大家选完,王水莲母亲终于轮上了第二批,不过之前心仪的边套已经没了。

“这件事,我要给王书记竖个大拇指。”郎程斌说。

签约工作正式启动的前一天傍晚,已经有不少被征收户自觉自愿地来排队,郎程斌也在队伍里。

到晚上8点,指挥部二楼大会场已有50余户前来排队;晚上10点,领取签约顺序号的人数已达80余户;到晚上12点,好多被征收户仍在咨询征收政策和签约腾空编号的规则、程序等相关内容,最迟的咨询到凌晨4点……

“拆迁最怕三个字——不公平。现在,家家户户的赔偿标准全都晒在了桌面上,‘阿猫阿狗’都看得到,公平公正公开,老百姓的思想包袱就放下了。”郎程斌说。

我想,这或许是云峰速度最大的秘诀吧。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记者 万光政 孙钥 江干报道组 吴月华 编辑:李如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366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05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2]0867-091号 | 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1041366号-1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法律顾问: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马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