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建工地上的“农民博士”:等工程收尾,再好好陪家里那小子
发布时间:2016-06-14 07:21:09 星期二   

    

王志达(左一)虽然是博士,但是没架子,跟农民工一样肯吃苦。朱卫国/摄

    杭州城建铁军中,有一位博士工程师王志达。他呆过的工地,大家都喜欢热情地叫他“王博”。

    不过,我第一次见到他,却很难把眼前这个瘦高黝黑的汉子和“博士”联系起来。他蹲在刚刚铺好沥青的路面上,用大手掌在侧边比划着。衬衫后背湿掉大半,裤子上一层厚厚的灰,脚上的运动鞋爬满泥巴,看上去就是工地上的一个普通农民工。只有鼻梁上的这副眼镜,带来一些斯文气,显得和多数工人有点不同。

    所以,王志达又有一个雅号:“农民博士”。

    路基厚度够不够

    用手一比就知道

    2009年王志达在浙大取得博士学位后,就进入了杭州市政公用建设开发公司,一呆就是7年。期间做过的工程数不过来,有河道,也有道路。每一次的项目,王志达都给自己一个目标:要做就做精品。

    2015年他开始负责G20峰会项目的育英路、东文教路。这些道路都不算大型工程,但是王志达说,不管大小,都得认真做好。

    东文教路从石祥路到绍兴路,2163米。虽然不长,但沿线有6个学校。所以大型机械作业几乎都不能用。还有沿线单位的沟通协调,业内人都认为,这样的工程最难“啃”。

    为了这条路,周一到周五,王志达几乎都在跑协调,但再忙也要抽空到工地上看看施工;周六周日,都耗在工地上。自从去年工程开工后,给自己和家人的时间几乎为零。

    “虽然我们只是建设方,按理不用管那么细,但你必须认真负责做好榜样,这样上下才会引起重视。”在王志达看来,做精品工程,每一个细节都不能放过。

    就像家装最要紧的是埋管线,做道路,核心也是在地下。地下雨污水管有1000多根,每根都要亲自检查一遍。检查出来质量不过关的,他全部都退了回去。

    还有这个窨井盖口,“这些结构,我们都要求里面要架框架做标准。虽然从路面看不到,但必须要求做规范。”

    博士总是带着点书卷气,不过跟着王工在工地现场走一圈,你就知道,他真是既接地气又懂行。路基厚度够不够,他手掌一伸比一下就知道,“做了7年工程,这个是基本功。做工程就好比做专业课题,理论都来源于实践,基本功要练扎实,最有效的就是亲自去现场学。”

    大年初一就往工地上跑

    通宵是家常便饭

    王志达每天必做的一件事,是骑着自行车在工地转一圈,发现问题就拍下照片,发到工程微信群里。

    “王博啊,我们工地上最劳心的就是他。”负责管理的施工经理张国群一提到王志达,言语里除了肯定还有佩服。他说自己所在的建设公司,在杭州做过的工程数不清,但是像王志达这样既专业又负责的建设单位负责人,还是头一回碰到。“他对现场很了解,又懂专业知识,而且经验很丰富,能迅速提出方案,解决问题。”

    对于王志达的专业水准,张国群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污水管要穿过石祥路口,却遇到岩层过不去。“王博读的专业是岩土工程,因此他对地下的深基坑、地基等问题非常在行。那次石祥路口的问题,他差不多在现场跑了一星期,每天查看现场,分析地下结构,最后挺顺利就解决了。如果放在其他人身上,可能就会推给设计方来出方案,耗时间不说,还不一定管用。我们这个工程能这么有效地推进,还多亏了王博。遇到他,算是我们搞建设的有福气。”

    王志达虽然是博士,但是没架子,跟农民工一样肯吃苦,这最让张国群佩服。“中午我们都吃好饭了,他来晚了,随便就着剩菜剩饭就解决了。他几乎是吃住在工地的,这里有简易的床铺,他经常加班完了就直接睡下了。”

    对于这点,桥梁组的班组长姚忠法也深有感触:“一般的甲方单位负责人,一周或者一个月跑一次工地,都是很正常的。王博不一样,我几乎每天早上都能见到他。像我们去年年底做桥梁地下结构,最关键也是最难的时候,王博几乎每天和我们一起在工地熬通宵,真是劳心,也真是没架子。看到他这么负责认真,我们也和他一样想把工程做到最好。”

    对于这些赞誉,王志达笑着说:“做工程,最辛苦的就是他们,真的要设身处地站在他们的角度多想想。”工程工期紧,今年过年都基本没放假,王志达在河北的爱人到杭州过年,一家人吃完年夜饭,初一一大早他就直奔工地了,“好多工人们过年都没回去,来和他们聚聚聊聊。”

    王志达说,做工程这么多年,最觉得亏欠的就是儿子,几乎隔几天才见到一次。今年六一节,儿子是外公外婆带去参加活动的,儿子回来就哭了:“其他人都是爸妈一起去的,就我不是。”

    说到家人,一直微笑着的王志达有些动容地摇了摇头,“等工程收尾了,好好陪陪这小子。”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本报记者 余雯雯 本报通讯员 陈铁女 编辑:李媛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366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05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2]0867-091号 | 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1041366号-1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法律顾问: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马宏利
城建工地上的“农民博士”:等工程收尾,再好好陪家里那小子
发布时间:2016-06-14 07:21:09 星期二   

    

王志达(左一)虽然是博士,但是没架子,跟农民工一样肯吃苦。朱卫国/摄

    杭州城建铁军中,有一位博士工程师王志达。他呆过的工地,大家都喜欢热情地叫他“王博”。

    不过,我第一次见到他,却很难把眼前这个瘦高黝黑的汉子和“博士”联系起来。他蹲在刚刚铺好沥青的路面上,用大手掌在侧边比划着。衬衫后背湿掉大半,裤子上一层厚厚的灰,脚上的运动鞋爬满泥巴,看上去就是工地上的一个普通农民工。只有鼻梁上的这副眼镜,带来一些斯文气,显得和多数工人有点不同。

    所以,王志达又有一个雅号:“农民博士”。

    路基厚度够不够

    用手一比就知道

    2009年王志达在浙大取得博士学位后,就进入了杭州市政公用建设开发公司,一呆就是7年。期间做过的工程数不过来,有河道,也有道路。每一次的项目,王志达都给自己一个目标:要做就做精品。

    2015年他开始负责G20峰会项目的育英路、东文教路。这些道路都不算大型工程,但是王志达说,不管大小,都得认真做好。

    东文教路从石祥路到绍兴路,2163米。虽然不长,但沿线有6个学校。所以大型机械作业几乎都不能用。还有沿线单位的沟通协调,业内人都认为,这样的工程最难“啃”。

    为了这条路,周一到周五,王志达几乎都在跑协调,但再忙也要抽空到工地上看看施工;周六周日,都耗在工地上。自从去年工程开工后,给自己和家人的时间几乎为零。

    “虽然我们只是建设方,按理不用管那么细,但你必须认真负责做好榜样,这样上下才会引起重视。”在王志达看来,做精品工程,每一个细节都不能放过。

    就像家装最要紧的是埋管线,做道路,核心也是在地下。地下雨污水管有1000多根,每根都要亲自检查一遍。检查出来质量不过关的,他全部都退了回去。

    还有这个窨井盖口,“这些结构,我们都要求里面要架框架做标准。虽然从路面看不到,但必须要求做规范。”

    博士总是带着点书卷气,不过跟着王工在工地现场走一圈,你就知道,他真是既接地气又懂行。路基厚度够不够,他手掌一伸比一下就知道,“做了7年工程,这个是基本功。做工程就好比做专业课题,理论都来源于实践,基本功要练扎实,最有效的就是亲自去现场学。”

    大年初一就往工地上跑

    通宵是家常便饭

    王志达每天必做的一件事,是骑着自行车在工地转一圈,发现问题就拍下照片,发到工程微信群里。

    “王博啊,我们工地上最劳心的就是他。”负责管理的施工经理张国群一提到王志达,言语里除了肯定还有佩服。他说自己所在的建设公司,在杭州做过的工程数不清,但是像王志达这样既专业又负责的建设单位负责人,还是头一回碰到。“他对现场很了解,又懂专业知识,而且经验很丰富,能迅速提出方案,解决问题。”

    对于王志达的专业水准,张国群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污水管要穿过石祥路口,却遇到岩层过不去。“王博读的专业是岩土工程,因此他对地下的深基坑、地基等问题非常在行。那次石祥路口的问题,他差不多在现场跑了一星期,每天查看现场,分析地下结构,最后挺顺利就解决了。如果放在其他人身上,可能就会推给设计方来出方案,耗时间不说,还不一定管用。我们这个工程能这么有效地推进,还多亏了王博。遇到他,算是我们搞建设的有福气。”

    王志达虽然是博士,但是没架子,跟农民工一样肯吃苦,这最让张国群佩服。“中午我们都吃好饭了,他来晚了,随便就着剩菜剩饭就解决了。他几乎是吃住在工地的,这里有简易的床铺,他经常加班完了就直接睡下了。”

    对于这点,桥梁组的班组长姚忠法也深有感触:“一般的甲方单位负责人,一周或者一个月跑一次工地,都是很正常的。王博不一样,我几乎每天早上都能见到他。像我们去年年底做桥梁地下结构,最关键也是最难的时候,王博几乎每天和我们一起在工地熬通宵,真是劳心,也真是没架子。看到他这么负责认真,我们也和他一样想把工程做到最好。”

    对于这些赞誉,王志达笑着说:“做工程,最辛苦的就是他们,真的要设身处地站在他们的角度多想想。”工程工期紧,今年过年都基本没放假,王志达在河北的爱人到杭州过年,一家人吃完年夜饭,初一一大早他就直奔工地了,“好多工人们过年都没回去,来和他们聚聚聊聊。”

    王志达说,做工程这么多年,最觉得亏欠的就是儿子,几乎隔几天才见到一次。今年六一节,儿子是外公外婆带去参加活动的,儿子回来就哭了:“其他人都是爸妈一起去的,就我不是。”

    说到家人,一直微笑着的王志达有些动容地摇了摇头,“等工程收尾了,好好陪陪这小子。”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本报记者 余雯雯 本报通讯员 陈铁女 编辑:李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