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过军令状, 再难再累也要做下去”
发布时间:2016-07-08 10:41:43 星期五   

长江实验小学二(2)班 钱宸聿

赵斌现场工作照。

从2012年12月1日进驻浣纱路347—1号起,没有休息天,就成了赵斌的常态。

作为杭州市人民政府督查违法建筑办公室主任,“三改一拆”成为赵斌的新标签。负责对全市清理和拆除违法建筑工作进行督查、考核、协调和指导,同时承担全市“三改一拆”行动牵头抓总、统筹协调的日常工作——从接过这张军令状开始,赵斌只有一个想法:“这件利国利民的好事,再难也要去做,拆改数据提高1个百分点,杭州的美丽就增加一分。”

2013年至今,杭州市的“三改一拆”数据,每年都快速增长。数据增长的背后,是赵斌和他那九人“迷你团队”的迎难而上。

从群众角度出发,问题总有解决办法

“三改一拆”,关键在“拆”。面对这件别人眼中的难事,赵斌倒觉得,“拆的是利益,面对的是老百姓,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近4年中,他处理信访件数千件,当中棘手的事情不少,落实起来更是不易。面对不同的人和事,赵斌就认一个理儿,“我就跟自己和团队说,投诉中的问题,是不是客观存在?如果是,那就马上办。”

前些日子,江干区的一位阿姨找到赵斌,投诉她家小区边上某学校存在违建行为。此前,她已经向属地社区、街道反映过多次,始终没能解决。她找到赵斌,要求市督违办帮她落实。

当过23年的兵,赵斌做事雷厉风行,走起路来都风风火火,但处理群众信访时,他总保持着最大的耐心。

为了解决阿姨投诉的问题,赵斌多次联系属地政府,商量出较为稳妥的解决办法:学校放暑假后,立即启动拆违。这样,既能保证违建被彻底拆除,又能使学校正常教学不受影响。

“要投诉人和学校的师生都满意,就必须把事情做实。”经过这些年的拆违工作,赵斌更觉得拆违就要从群众的角度出发,“其实老百姓都是通情达理的,问题解决了,环境变好了,大家都欢迎。”

做好一件工作,杭州便添一分变化

赵斌的记性很好,他的桌上放着最新的“三改一拆”工作进度情况报告,当中的拆改数据,他早已如数家珍。“到目前一共拆了8387.1万平方米,改了9348.8万平方米。”这些数据,在赵斌眼里是活的,“每个数据都在变,每提高1个百分点,杭州都会添一分变化。”

采访中,赵斌的工作电话响起:“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来电的是40多岁、行动不便的范女士,由于需要停放自己的残疾人专用车,她在家门口搭了个违建。今年的“三改一拆”行动中,属地政府将她的违建拆除了。残疾车没地方停,范女士便找到赵斌,表示自己确有实际困难。

赵斌理解范女士的难处,他尝试联系了属地区政府:“拆违没错,但像她这样的情况,生活上确实存在困难,停车是实际需要,我们不能一拆了之。要想办法帮她解决实际困难,这个也是应该的。”

范女士的事情还在协调,赵斌手边的信访件、批示件又增加了不少。“这就是工作,你得一件件去做好。”

任务一直在加码,再难再累也要做下去

赵斌有多忙?

50分钟的采访,中断过4次:他接了2个信访电话,花5分钟听了一个重要的工作汇报,还接待了淳安县拆违办的工作人员。

“可以坐下来休息半天,这简直是奢望。”这种状态背后,是近4年中,拆违任务的不断加码。

2013年起,杭州市开展“三改一拆”行动;2014年,杭州市开始创建“无违建县(市、区)”,并拿下全省第一的好成绩;2015年,杭州市正式启动“两路两侧”“四边三化”专项整治;今年,赵斌和他的“迷你团队”任务更重——为了给G20峰会提供更好的环境,要对全市18.8万处共计5174.2万平方米彩钢房(棚)进行整治。

任务不断加码,人手只有这些。为此,“迷你团队”几乎全线压上:财务人员不仅要负责进出账,还要负责全市“三改一拆”的数据统计,工勤人员都要负责统计“两路两侧”“四边三化”进展。

累不累?赵斌还是那句话,“接过军令状,再难再累也要做下去。”

小记者感言

今天,我采访了一位赵叔叔,知道了违法建筑就是没有经过法律批准随便建起来的房子。赵叔叔跟我说的很多话我是半懂不懂,但有一句话我听懂了,如果不把违法建筑拆掉,城市就会乱七八糟的。这项工作挺难做的。叔叔的坚持很了不起。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记者 丁岚/文 张之冰/摄 编辑:李媛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366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05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2]0867-091号 | 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1041366号-1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法律顾问: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马宏利
“接过军令状, 再难再累也要做下去”
发布时间:2016-07-08 10:41:43 星期五   

长江实验小学二(2)班 钱宸聿

赵斌现场工作照。

从2012年12月1日进驻浣纱路347—1号起,没有休息天,就成了赵斌的常态。

作为杭州市人民政府督查违法建筑办公室主任,“三改一拆”成为赵斌的新标签。负责对全市清理和拆除违法建筑工作进行督查、考核、协调和指导,同时承担全市“三改一拆”行动牵头抓总、统筹协调的日常工作——从接过这张军令状开始,赵斌只有一个想法:“这件利国利民的好事,再难也要去做,拆改数据提高1个百分点,杭州的美丽就增加一分。”

2013年至今,杭州市的“三改一拆”数据,每年都快速增长。数据增长的背后,是赵斌和他那九人“迷你团队”的迎难而上。

从群众角度出发,问题总有解决办法

“三改一拆”,关键在“拆”。面对这件别人眼中的难事,赵斌倒觉得,“拆的是利益,面对的是老百姓,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近4年中,他处理信访件数千件,当中棘手的事情不少,落实起来更是不易。面对不同的人和事,赵斌就认一个理儿,“我就跟自己和团队说,投诉中的问题,是不是客观存在?如果是,那就马上办。”

前些日子,江干区的一位阿姨找到赵斌,投诉她家小区边上某学校存在违建行为。此前,她已经向属地社区、街道反映过多次,始终没能解决。她找到赵斌,要求市督违办帮她落实。

当过23年的兵,赵斌做事雷厉风行,走起路来都风风火火,但处理群众信访时,他总保持着最大的耐心。

为了解决阿姨投诉的问题,赵斌多次联系属地政府,商量出较为稳妥的解决办法:学校放暑假后,立即启动拆违。这样,既能保证违建被彻底拆除,又能使学校正常教学不受影响。

“要投诉人和学校的师生都满意,就必须把事情做实。”经过这些年的拆违工作,赵斌更觉得拆违就要从群众的角度出发,“其实老百姓都是通情达理的,问题解决了,环境变好了,大家都欢迎。”

做好一件工作,杭州便添一分变化

赵斌的记性很好,他的桌上放着最新的“三改一拆”工作进度情况报告,当中的拆改数据,他早已如数家珍。“到目前一共拆了8387.1万平方米,改了9348.8万平方米。”这些数据,在赵斌眼里是活的,“每个数据都在变,每提高1个百分点,杭州都会添一分变化。”

采访中,赵斌的工作电话响起:“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来电的是40多岁、行动不便的范女士,由于需要停放自己的残疾人专用车,她在家门口搭了个违建。今年的“三改一拆”行动中,属地政府将她的违建拆除了。残疾车没地方停,范女士便找到赵斌,表示自己确有实际困难。

赵斌理解范女士的难处,他尝试联系了属地区政府:“拆违没错,但像她这样的情况,生活上确实存在困难,停车是实际需要,我们不能一拆了之。要想办法帮她解决实际困难,这个也是应该的。”

范女士的事情还在协调,赵斌手边的信访件、批示件又增加了不少。“这就是工作,你得一件件去做好。”

任务一直在加码,再难再累也要做下去

赵斌有多忙?

50分钟的采访,中断过4次:他接了2个信访电话,花5分钟听了一个重要的工作汇报,还接待了淳安县拆违办的工作人员。

“可以坐下来休息半天,这简直是奢望。”这种状态背后,是近4年中,拆违任务的不断加码。

2013年起,杭州市开展“三改一拆”行动;2014年,杭州市开始创建“无违建县(市、区)”,并拿下全省第一的好成绩;2015年,杭州市正式启动“两路两侧”“四边三化”专项整治;今年,赵斌和他的“迷你团队”任务更重——为了给G20峰会提供更好的环境,要对全市18.8万处共计5174.2万平方米彩钢房(棚)进行整治。

任务不断加码,人手只有这些。为此,“迷你团队”几乎全线压上:财务人员不仅要负责进出账,还要负责全市“三改一拆”的数据统计,工勤人员都要负责统计“两路两侧”“四边三化”进展。

累不累?赵斌还是那句话,“接过军令状,再难再累也要做下去。”

小记者感言

今天,我采访了一位赵叔叔,知道了违法建筑就是没有经过法律批准随便建起来的房子。赵叔叔跟我说的很多话我是半懂不懂,但有一句话我听懂了,如果不把违法建筑拆掉,城市就会乱七八糟的。这项工作挺难做的。叔叔的坚持很了不起。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记者 丁岚/文 张之冰/摄 编辑:李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