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杭州网>> 热点专题>> 杭网聚焦  
 
星光闪耀百花奖
2016年10月09日 17:31:45 星期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冯绍峰、许晴、李易峰、杨颖分获第33届大众电影百花奖表演奖各奖项—— 星光闪耀百花奖

    最佳男主角冯绍峰:

    陈阵让我懂得敬畏自然

    

冯绍峰

    站在第33届大众电影百花奖颁奖舞台上的冯绍峰单薄得如同一张纸片,目光温婉而柔和,与他在《狼图腾》中彪悍的表演大相径庭。冯绍峰从不否认,自己对陈阵这个角色付出了太多的心血,而百花奖最佳男主角的荣誉,或许是对他付出的最好回报。

    为了让影片的效果更加真实,《狼图腾》剧组邀请世界顶级驯兽师安德鲁花费4年时间,先后驯养了三批蒙古狼。尽管距离《狼图腾》拍毕已经两年有余,但冯绍峰至今仍铭记自己在大草原上与狼相处的8个月时间:“狼教会我,对自然、对动物要有敬畏之心,不能把它们当成宠物,要与它们平等相处。”

    冯绍峰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去跟小狼见面前,心情异常兴奋,安德鲁却对他说:“千万别太兴奋,不然狼是不会喜欢你的。狼第一眼的感觉很重要,这决定了它将来是爱上你还是吃掉你。”听了这话,冯绍峰顿时紧张万分:“那感觉,简直就像去相亲似的。”

    面对野性十足的小狼,冯绍峰笑称自己塑造人物的核心任务就是努力成为“狼爸”。“要取得狼的信任,真的不是这么容易。”在戏里,他不仅给小狼崽建造温暖的小窝、喂食,还教它游泳、辨别陷阱等生存技能;在戏外,他也尽职尽责地料理小狼的起居饮食,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打扫狼圈,与狼演员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在内蒙古广袤的大草原上,拍摄条件十分艰苦。冯绍峰回忆,剧组为了保护自然生态,并没有开车前往拍摄地,而是安排全体演职人员徒步爬上一千多米的山坡。“我们穿着蒙古鞋,特别滑,加上草地上有露水,真的比攀岩还累。”第一次爬上去后,冯绍峰累得直不起腰,别说演戏,就连走路都没力气。“不过支撑过3天以后,大家就慢慢适应了。”冯绍峰说,自己逐渐体会到了苦中作乐的感觉,“硬件设施是不行,但是草原上的蓝天、白云、绿草是住在城市里享受不到的。”

    在拍摄过程中,导演让-雅克·阿诺多次向冯绍峰强调:“我接受任何表演体系,只要你能做到,我都会接受。”在与法国大导演合作的过程中,冯绍峰学会了敞开心扉。“他工作时很开心、很投入,经常说着说着就手舞足蹈起来,像狼一样趴在地上示范。”当时冯绍峰心里想,这位老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精力?后来的8个月,阿诺导演竟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工作状态。“最终我发现,这源于他热爱一切——爱自然、爱动物、爱电影,也爱剧组的每个工作人员。”

    冯绍峰将“狼图腾”三个字理解为一种精神:“蒙古草原狼的性格与草原上一些游牧民族特别像。虽然他们都很强壮,却十分安静温和,不怎么说话,不轻易发脾气,就像猎人一样,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主宰自己的命运。”因为对陈阵这个角色的精彩演绎,冯绍峰成功地主宰了他的命运——今后再讨论演技堪忧的花样美男时,肯定不会有人提起他了。

    最佳女主角许晴:

    话匣子让我发现另一个自己

    

许 晴

    电影《老炮儿》中许晴饰演的话匣子,如同热血江湖中的一抹柔色。无论以往的银幕形象还是真人秀中展现的率真性格,许晴给人的印象一直是远离凡尘俗世的清雅,但《老炮儿》中的话匣子着实让人大吃一惊——她会咆哮、会爆粗口,泼辣飒爽中沾染着市井的烟火味儿;她充满风情却不轻佻,像一坛窖藏多年的好酒,浓郁醇厚,后劲十足。

    “管虎导演说,话匣子这个角色让我原形毕露。”许晴这样打趣,随即又一脸认真地感谢管虎发掘出自己身上的痞气与匪气,“这也让我发现了另一个自己,作为演员而言,这是很幸福的事。”在许晴看来,话匣子这个人物既单纯又复杂,“在外放的表象之下,却是个最普通的女人,对幸福和安稳有着真实的渴求”。许晴用精准的演技将话匣子的平凡与高尚演绎得打动人心,在赢得观众赞许的同时,也赢得了百花奖最佳女主角殊荣。

    作为一个典型的北京胡同大妞,话匣子既要有年龄感,又要有沧桑感,心里要美,外表则要接地气。许晴虽是北京人,却是部队大院里长大的孩子,跟“胡同串子”完全没结过缘。表演时,一口纯正的“京片子”竟一度成为对许晴的挑战,管虎更是要求她演出烟火气很重的“大娘们儿”的魅力。

    在渲染江湖热血、男儿豪情的《老炮儿》中,话匣子的存在显得十分特殊——她是矛盾的调和者,是麻烦的处理者,更是六爷内心最柔软的依靠。“话匣子与六爷是彼此照应的伴儿,用北京话来说叫‘傍家儿’。他们之间没有矫情的情情爱爱,在耍贫犯贱的表面下,是坚定的互相依赖。”管虎曾如是道出片中的人物关系。

    不像闷三儿的无条件拥护,话匣子对六爷并非百般顺从,而是有着自己的主见和坚持。但当六爷怀揣着规矩不妥协时,她又是他最后的退路和依靠。“六爷与话匣子的情感,是大爱,是每个男生女生都会想要的那种情感。”许晴说。在最后一场重头戏中,六爷高举军刀颤颤巍巍地奔跑、咆哮,在冰湖面反射的晨光中,颇有些英雄迟暮的悲壮。远景处是话匣子半掩在黑色披肩中的苍白的脸,她的眼泪让观者深深跌入悲伤的情绪之中,不自觉间也已泪眼朦胧。

    在许晴眼中,《老炮儿》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部青春片。“缅怀的是现在年轻人没有经历过的上一代人的青春。”她说,“这部电影不是在说教,而是想跟年轻一代做朋友,让他们了解另一种青春。尽管每个时代都不一样,但是青春的精神却是相通的,它们都与热情、义气与爱息息相关。”

    最佳男配角李易峰:

    晓波让我明白“理解万岁”

    

李易峰

    在第33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所有获奖者中,争议最大的恐怕要数李易峰了。他在电影《老炮儿》里饰演一个桀骜不驯的“小炮儿”,这个角色帮助他击败了《烈日灼心》中的段奕宏和《寻龙诀》里的夏雨,摘得最佳男配角殊荣。对于很多质疑者而言,李易峰的演出属于电视偶像剧层次,根本无法同段奕宏和夏雨充满电影质感的表演相提并论。

    在颁奖典礼后台,面对记者们的“围攻”,李易峰表现出了一种谨慎的谦虚。“我第一次入围电影奖项就拿奖,这是对年轻演员的鼓励。我与前辈比还有很大差距,这个奖项对我的努力是个认可。”他还自称是从观众中走出来的演员:“在电影圈我还是被选择的状态,只要角色不重复,我就愿意去尝试。”

    不可否认的是,《老炮儿》中的李易峰与过去的自己相比确实有了进步。六爷常念叨一个理儿:小对老要有规矩。这个“小”说的是“约架要有规矩”的“小爷儿”小飞,更是“半年没见着踪影”的“小炮儿”晓波。在影片中,晓波曾一脸愤懑地对父亲吼“反正你是我爹,反正你爱打人,反正你现在也打不了别人……”,李易峰以一种外放的姿态对阵冯小刚内敛的表演,虽然略显浮夸,但质朴本色。

    影片开拍前,出生在成都的李易峰曾为不会说北京话而苦恼万分,还专门找来老师教自己语言。后来导演管虎安慰他说:“不要把压力放在语言方面,影片讲的是新旧两代的父子关系,只要把人物关系演好,戏就成了。”这让李易峰豁然开朗:晓波是生长在胡同里的新一代,在“富二代”小飞面前,他是一个犯不起事儿的小老百姓;但在父亲六爷面前,他又是一个有着强烈代际冲突、无法跟父亲沟通的儿子。

    “现在大部分中国年轻人并不清楚长辈们追求的是什么,他们也不在意。”李易峰认为,《老炮儿》深刻展示了两代人之间的异同,以及因此而产生的不可避免的摩擦,“说老实话,长在大城市里,我曾经就是个非常自我、不用理会父母意愿的孩子。尽管我现在总想着有时间应该多陪陪父母,但也就只是想想而已。”叛逆的晓波让李易峰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是一个愤世嫉俗的孩子,不理解父亲,可内心深处却又把父亲当成这世界上最亲最近的人。”

    从曾经的默默无闻,到如今的大红大火,李易峰要做的不仅是提升演技这么简单。当被记者问起,如何在蹿红后保持平和心态时,李易峰表示成名之前默默打拼的7年是自己最为宝贵的阅历。“与过去相比,现在我耳边有更多的声音,有时甚至会影响我的判断。”李易峰说,幸亏自己不是一夜成名,而是经历过许多事、遇到过许多人,“这让我更加清楚今天的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也让我更加坚定。”

    最佳女配角杨颖:

    丁思甜让我体味另一种激情

    杨 颖

    穿上军装前,几乎没人相信杨颖能化身为上世纪60年代的女知青。她洋气的外表和单薄的身躯,怎么看都与《寻龙诀》中的丁思甜这个人物相去甚远。从出道之日起,针对杨颖的质疑就从未间断,而当丁思甜为她获得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个人表演奖项——百花奖最佳女配角奖后,质疑的声音也并未就此偃旗息鼓。

    因为经常在影片中饰演一些性格并不鲜明的漂亮女性角色,杨颖被很多人认为是“花瓶”型演员的代表。然而在《寻龙诀》中,她却努力颠覆着过往的形象,无论是充满才情的女知青丁思甜,还是邪魅诡秘的“神女”,杨颖都诠释得比较到位。“一个纯真而勇敢,一个凄惨而阴郁,我需要在同一部影片中诠释两种完全不同的性格。”杨颖说。

    生活在“文革”时代的丁思甜,是一个自信而独立的文艺女青年。“她家庭成分不太好,但她有自己独立的想法,不会随波逐流,这一点其实跟现在的女孩子很相似。”杨颖坦言,影片中自己最喜欢的还是女兵造型,“小时候我见过妈妈的一张旧照片,上面的她还很年轻,扎着两根辫子,戴一顶镶着五角星的帽子,漂亮极了。看到丁思甜的造型,我感觉瞬间回到了妈妈年轻的时代。”

    尽管只在剧组停留了两个月,杨颖却始终不敢懈怠。为了还原丁思甜的形象,她不仅读毛主席语录、唱红歌,还学了一个月手风琴。“乌尔善导演给我看了很多表现‘文革’的资料片。”杨颖说,“最直观的感受就是,那时候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坚强’二字,每个人都激情昂扬。”

    在《寻龙诀》中,丁思甜在草原上拉手风琴的唯美镜头令人记忆犹新。杨颖为了这3秒钟的戏,专门练了30多天手风琴,每天都弹同一首曲子。“练了一个星期后,终于能完整地弹第一段曲谱了,我就跟乌尔善导演说,要不咱们偷偷懒,就弹第一段吧。导演无情地拒绝了我,说不能这样敷衍了事。”杨颖说整个剧组严谨的创作态度,始终鞭策着自己。

    影片的后半部分,杨颖从丁思甜变身为“神女”,她不得不面对一个全新的难题——穿着跟自己体重相等的戏服演戏。“那衣服重的,我穿上去整个人都往前倾。”片中躺在棺材里那场戏,一拍就是四五个小时,偏偏杨颖身下的那块木板又特别硬,再加上衣服后面镶了块铜片,压得她的后背都快碎了。

    忆苦思甜,过去为拍戏所受的苦,在今天获奖后终于得到回报。谈及未来,杨颖只是淡定地表示:“以后我会像对待丁思甜一样认真对待每一个角色,不辜负观众们的期待。”

作者:李 博 编辑:陈俊男
 
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