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杭网原创 | 房产 | 汽车 | 图库 | 宽频 | 娱乐 | 旅游 | 数码 | 体育 | 家居 | 公交 | 时尚休闲 | 消费头条 | 新闻 | 论坛
 
所在位置: 杭州网> 热点专题> 2016年专题> 运河故事·杭州声音> 运河故事
运河古船飘摇无声 古稀痴翁著书有情
发布时间:2016-08-04 16:00:31 星期四
 
 
71岁老人朱惠勇20多年潜心研究中国古桥梁、船舶文化,至今已发表420余万字作品
 
 
朱先生的家面积不大两室一厅,家里最多的就是书
 
 

    杭州网讯 南方房屋傍水而建,小桥流水,白墙黛瓦,这不仅是一种因地制宜的智慧,更是顺应自然的生存之道。南方人见惯了河网密布,见惯了雨水磅礴。在杭州每到汛期,总能见到运河边人头攒动,拱宸桥上个个俯栏望水。河面笼罩着一团白色的薄雾,细雨霏霏。雨从河边人家的瓦当上,滴落在青石板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

    南方人和船有一种剪不断,理还乱,冥冥注定的缘分。看到船总有说不出的兴奋,想起家乡船头的水老鸦,想起月光打在河面上用力划船去追赶,每每将脑海中陈旧不堪的木船“翻出”,和眼前新船做比较,有时记忆远去了就不会回来。

    为了延续古船历史前进的轨迹,71岁老人朱惠勇20多年潜心研究中国古桥梁、船舶文化,至今已发表420余万字作品。没人能想到,拥有如此不凡成就的他,是一位从中年起双耳失聪的残疾人,他的笔名叫“无声”。

    与船结缘

    朱惠勇是湖州德清人,约好10点半见面,他已在小区门口等候。初见朱先生,虽年纪不轻,身板却是笔直,步履生风。“我们住在老小区,地方不好找。”

    朱先生的家面积不大两室一厅,家里最多的就是书,他戴上酒瓶般厚度的眼镜,打开书橱扯着嗓门介绍。

    我们将问题写在纸上,他每一次回答,都像一面被敲响的锣,在这个面积不大的房间里回荡。听说听力不好的人,说话时往往会特别大声,这是他们的礼貌:自己听不清,生怕别人也坠落在他无声的世界,所以把声音放大一些,再大一些。

    朱先生说起过往如数家珍,打从爷爷那一辈起外出创业,落户到同样是“小桥流水、叶叶飞舟”的德清县新市镇。朱家已吃了三代船家饭,祖父、父亲摇了一辈子的船。

    他童年一大半时间在船上度过,看到船他先找船眼睛,船眼睛分为三种,一种是“龙眼”,一种是“凤眼”,一种是“蝌蚪眼”,看上几眼就能把不同船舶的构造印入脑海。他对船歌、船谣、船谚有种偏爱,听得如痴如醉,久久不能忘怀。

    运河之情

    船流动性比较大,随着时间的流逝,几乎历朝历代都是重桥而忽视了船,这也造成了我国船文化缺失的现状。朱惠勇说:“中国有8千年的船文化历史,沉淀相当深厚,但我国却无书为它作传。”

    说起和运河的缘分,要从一出生算起,在进入世界遗产名录的27段运河河道里,德清河段隶属“江南运河杭州段”。但进一步“亲密,要从一场“不打不相识”的误会开始。

    2006年朱先生看到杭州出版社出版的《杭州运河桥船码头》书中竟然直接摘抄了自己写的第一本书《中国古船与吴越古桥》中的内容,事先并未告知。他觉得这样的做法欠妥,便写了一封信给该书主编、时任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王国平看到信后马上批示有关单位尽快回应。

    “后来文物保护中心的人专门赶过来看望我。”朱惠勇说,对方赠了书给他,而他将两幅古船的画作为回赠。之后,运河丛书在酝酿时,中心便向朱惠勇约稿。

    《杭州运河船》一书是杭州出版社出版的运河(河道)丛书之一。“我写了20多本书了,这是我写过最难写的书。”生活在航船世家的朱惠勇这次也犯了难,因为可查的文字资料少,木船又随着时代更替逐渐消失,很多都没有保留下来。

    为了寻找各种素材,他的足迹遍布了沪、苏、浙、皖、鄂、渝等地区。三年前,他与老伴去三峡,为了拍到纤夫石,他们在客轮上守候了整整一天。后来,还是船员帮了大忙,才找到纤夫石,激动无比的他,拿起相机一阵狂拍。

    朱惠勇偶尔会到浙江图书馆查找资料,起先不知道具体路线,再加上耳朵不好,问路只能用纸笔写出来,花费时间较长。后来想了个办法,他买了一包烟,找人问路时就递根烟,再问路。

    经过6年多的积淀,全书24万多字共包含11个大类120种船编著完成,填补了我国千年以来船文化的空白。书中有许多古船的绘图都是朱惠勇自己花工夫画的。他翻开内页展示了一笔一画工整画出来的古船,生动还原了杭州运河里飘摇的那些古木船。

    无声坚守

    “我业余爬了十几年方格子,写了一些杂七杂八的文章。失聪后,一股难以名状的悲痛、忧郁在心头洄潆,我常独自发呆:生命本就是脆弱的。我应该面对现实,人体残了,志气不能残!耳朵聋了,著书立说决心不移!”朱惠勇在个人随笔中写道。

    二十多年来,这份无声的坚守,令人感动。朱惠勇说,思考可以是无声的,写作也可以是无声的,这并不妨碍我追寻梦想。

    “当我抱着一颗敬畏的心,眼里的每一座桥,每一艘船,每一块石碑都充满着感悟,一丝苍凉和无边的寂寞远远地离开了我的心灵,只有充盈让我在敬畏之外坐下来,静静地聆听,没有任何话语可以替代。正是在这样无声的世界里,我有了更多对于历史,对于人生的张望和思索。”

    这位古稀老人体力已有些不如从前,有几个瞬间点头抽搐。但他对中国古船文化的研究还在继续,与运河的缘分还在继续。

来源:杭州网    作者:记者 柴溢 韩璐    编辑:颉月娇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1041366号-1
法律顾问: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