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杭网原创 | 房产 | 汽车 | 图库 | 宽频 | 娱乐 | 旅游 | 数码 | 体育 | 家居 | 公交 | 时尚休闲 | 消费头条 | 新闻 | 论坛
 
所在位置: 杭州网> 热点专题> 2016年专题> 运河故事·杭州声音> 运河故事
砥砺前行 张书恒与大运河的漫漫八年申遗路
发布时间:2016-08-04 16:09:20 星期四

  

    杭州网讯“钱塘自古繁华”,杭州的兴盛离不开运河的滋养和哺育。

    2014年6月22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经过两天的等待,小木槌郑重落下,中国大运河当选中国第32项世界文化遗产。

    梦圆多哈,载誉而归的大运河,缓缓流淌向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如今,两年时间已过,大运河申遗成功“翻盘”的这48小时依旧深深印在张书恒心里。

    当年评议遗产大会,中国的大运河项目排在中间阶段评议,“到中国的之前我已经在电视前守了两天了,中国好几次被插队,所以时间一再往后拖。”

    “当同意的响锤落下的时候,心里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张书恒说,那种心里起起伏伏的等待心情,就像要迎接大考成绩一样。

    说是大考可一点儿也不夸张,漫漫运河申遗之路,张书恒走了八年之久。她全程参与了大运河申遗筹备工作,大运河申遗专家来考察时浙江省的考察主讲人就是她。

    幕后揭秘 流动的大运河如何申遗?

    谈起与大运河申遗有关的事情,张书恒对其中的细节依旧如数家珍。

    大运河涉及范围广、规模大,实际超过两千多公里,涉及的遗产种类多,难度是可想而知的。

    国家文物局连同相关的八个省共投入了两千多人来进行调查,从市级、县级等方面进行全面的调查,各省市也成立了大运河申遗领导小组来进行专门的跟进。

    “浙江省在大运河申遗方面做得是比较好的,很多其他省市的领导来杭州取经。”张书恒说到这里,感觉十分骄傲。但是大运河资料调查时的辛苦是不言而喻的。有一年杭州的夏天十分炎热,气象温度达到了四十多度。他们乘坐垃圾捕捞船沿着运河进行采样调查。“船面上的温度真是烫的吓人,”提起这个张书恒记忆犹新,“还有船上堆放的垃圾和高温一同伴随我们的工作”。

    张书恒说道,浙江省政府在天气最炎热的时候颁布了相关的条例,普通职工可以休假半天,工地只能在三点半之后开工,而那个时候他们依旧奔跑在为运河申遗成功而调查的路上。他们也曾开玩笑说,估计自己是唯一奔保护波在外的文物工作者了。

    忆往昔憾事 30年文保氛围渐入佳境

    张书恒有一件十分遗憾的事,让她记了很久。80年代初的时候政府打算对中东河进行修缮,打算将河道上的桥梁全部拆除重建。

    张书恒和当时研究院所长王思伦先生在会议上提出保护河道、保护桥梁的意见,却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可与赞同,最终桥梁全部拆除重建只保留了名字。

    张书恒表示没能将中东河好好保存让她感觉十分遗憾,“这件事让我映像十分深刻,幸好之后在对于大运河申遗的保护工程中将中东河纳入了保护范围,让它得到了保护。”同时,她也在反思自己,是不是自己的工作做得不够充分,“如果我们的保护工程更早启动的话,我们一定可以保护更多的文物。”

    不过在大运河准备申遗的时候,相关城市领导的观念已经有了很大的转变,大家统一意见全力配合与支持大运河的申遗工作。

    还河于民 申遗是为更好地保护

    而令张书恒印象最深刻的,却是老百姓们观念的转变。浙江沿线保护了大量的历史街区,海宁长安镇、杭州桥西历史街区、西兴老街等等,这个过程会涉及到老百姓方方面面的利益,张书恒讲述了发生在西兴历史街区的让她印象深刻的一件事。

    西兴老街所处位置十分重要,是钱塘江两岸的一个运口,大运河跨过钱塘江的第一个运口就是西兴老街,这个运口的形成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但是随着渡口的衰退,在这里生活的老百姓越来越多,河道的被占用率越来越高,根据申遗要求需要对这些方面进行整治。

    “有一对老夫妻,有八十多的高龄了,住在西兴闸边上的一户老宅。一开始我们去做工作的时候不理解,有时我们说了一两个小时都不回应我们。”张书恒忆起这一对老夫妻,眼里浮起了笑意。“经过长期的思想工作,他们开始配合我们的工作,主动地为我们工作提供便利。”张老师表示,整改工作争取做到老百姓和政府都满意,所以对于老百姓们提出的意见和建议都会认真考量。

    “在整改快结束的时候两位老人提出夜里上厕所不方便,经过实地的考察之后,整改小组在地下铺了管道到两位老人家里,为他们搭建了简易厕所,既解决了他们的难题,也使我们的整改工作得以顺利进行。”张书恒在这个过程中深刻体会到老百姓观念的转变,从不理解到理解,从反对到支持,最后整治完成建筑显现出它历史的古朴时,西兴的老百姓们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全程参与 8年大运河申遗之路

    张书恒是大运河申遗专家来考察时浙江省的考察主讲人,她需要准备好整个浙江省与大运河相关的资料信息,以便为考察专家做充分的讲解。

    “因为全程参与了大运河的申遗准备工作,所以我知道大家为此付出了很多精力。”张书恒说着最让她紧张的事情:“如果因为我讲解出现失误的原因导致申遗没有成功,那我真的是不敢想象。”同时来考察的专家具体从事哪方面的研究、会询问什么问题都不清楚,所以张书恒需要准备的十分全面以应对不同的问题。

    “幸好我们国家在这之前已经有了四十几个遗产申报的经验,对于考察专家的行程安排的十分周密,精确到在哪个景点会待多久,所以整体考察是十分顺利的。”张书恒说到考察时的详细情况。“考察专家对于遗产保护等问题及准备工作询问的十分细致,在西兴老街的时候有很多居民来围观,专家还和居民们一起合影留念。”老师说到这里十分的开心,老街居民和他们一起为大运河申遗高兴着。

    最终将考察人员送离的时候,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因为长达9年的工作终于汇报完毕,但是接下来将要面临的是等待结果的煎熬。

    坐等捷报的情绪,犹如在薄雾弥漫的夜晚等待江上的一班客船,船上的灯火透过薄雾若隐若现,船只却迟迟不现身,细雨打湿了脸。

    前方消息传来,21日发生了多次意外,中国好几次被插队,所以时间一再往后拖。

    6月22日14时33分,经历两天的等待和波折,当同意的响锤落下的时候,张书恒心里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中国大运河项目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至此成为中国的第46个世界遗产。

    原汁原味 富义仓修缮最大程度上保护原址

    “北有南新仓,南有富义仓”。富义仓位于京杭大运河主航道与胜利河交汇处,是目前地面上遗址保存完整,规模最大的古代粮仓之一,占地3000平方米,是大运河杭州段首批遗产点之一。

    但在修葺之前,张书恒看到富义仓是这个样子,“当时富义仓有点破败,前面的院子垃圾堆得有半人高,侧面有两个建筑被烧毁了。一次大台风很多瓦砾都被刮走了,屋顶上只盖着篷布。”

    “作为中国大运河的重要遗证,只有将富义仓完整的保护才能让更多的人了解它。”

    2005年富义仓由张书恒设计并翻修。在设计的时候,张书恒最大程度上保护了原址,这也使得工期时间较长,不能在原定时间内完工。

    “当时有人提出直接拆掉重建。我知道富义仓的重要性,所以我坚持我自己的意见。”也正是因为张书恒的坚持,使得现在的富义仓最大的保留了其历史性。

    印度的考察员来进行申遗考察的时候,在富义仓停留了很久,对于富义仓的情况问的十分细致,修缮时的材料和技术都是她十分关心的事。“她还问我这个仓这么高,粮食是怎么进来的?”张书恒老师对这些印象十分深刻。

    “幸好我在做设计的时候做了大量的调查,我就告诉她是一包包倒进去的。”考察员对于墙面的颜色、建筑的细节观察的十分细心,整体了解完之后对于富义仓的项目十分满意,没有辜负张书恒对富义仓花费的心血。

    如今,走进富义仓,那些历史遗迹讲述着一个个绝妙的故事,穿梭在每个门洞与小道之间,仿佛回到了古时丰收的喜悦之间。

    运河申遗的8年工作,只是张书恒36年文保工作的一个缩影。她还参与过胡雪岩故居、杭州北山路、南山路等的设计修缮工作。这些流动的遗传,古老的建筑得以完整留存,是对文保工作者的最大肯定。而今,褪下荣光,漫漫文保之路,张书恒老师仍在砥砺前行。

来源:杭州网    作者:见习记者 韩璐/文    编辑:颉月娇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1041366号-1
法律顾问: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