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汽车 | 图库 | 宽频 | 娱乐 | 旅游 | 数码 | 金融 | 体育 | 家居 | 公交 | 时尚休闲 | 消费头条 | 新闻 | 论坛
     
     
 
    截至2015年,中国单身人口达到2亿,全国独居人口从1990年的6%上升到2013年的14.6%,单身独居群体日益庞大。我国青年男女的婚龄正在推迟。
    一面是年轻人想过“一个人的精致生活”,一面是父母长辈的的心急如焚,于是,“每逢春节倍催婚”也成了一些家庭的“保留节目”。
    形成一个健康的婚恋观,成了越来越多家庭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单身人群现状调查报告:北京女深圳男“落单”严重
    对于“单身狗”来说,春节就是一道难迈的“坎”,七大姑八大姨在这个时候都充当起了“媒人”,7天长假将“不是在相亲就是在相亲的路上”。昨天,珍爱网发布《2016单身人群现状调查报告》,报告显示,全国单身男女分布失衡,北京女、深圳男落单严重;28岁“轻熟女”及33岁“优质男”最受欢迎;春节期间一线城市单身人群遭遇“赶场式”相亲;近半数男女脱单陷“单身亚文化”误区;销售女、IT男成最易落单职业。
伤不起!10天8场相亲 下沙女大学生逃回校园
    距离大学开学大约还有近半个月,就有不少学生急着想逃回学校。因为寒假父母安排了多场相亲,已让她们招架不住。
    春节才过完,相亲却没有停止,不要小瞧了父母的战斗力,下沙一名女孩在10天里被父母安排了8场相亲,连喊“伤不起”。
    据国家民政局最新数据,目前我国单身成年人已经超过2亿,其中未婚的达1.4亿人,20-24岁年龄段最多,有8320万人。春节期间最为感受到“相亲”压力的人群,按城市排名主要分布在北上广深,按省域排名则主要分布在华东和华南地区,浙江位居榜首。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聚焦变迁中的婚恋观
父母长辈

传宗接代,受传统婚恋观影响重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李银河表示“在中国古代,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如果有谁说不想结婚了,那家长肯定急了,所以现在家长都在逼婚。在他们看来,结婚就是传宗接代,这就形成了代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中国人的人格建构模式中,只有子女进入婚姻并完成血脉的延续,父母才完成“任务”。给孩子找对象使尽早成家,成了中国家长肩头卸不去的重担。

多相几个总有合适的
    下沙10天相亲8场的小孟虽然相亲屡次失败,但小孟父母没有放弃,他们依然认可相亲对于交友的作用:“这跟古时候的‘盲婚哑嫁’不同,多相亲几个总能找到合适的。”

女性年龄是地道坎儿
    面容姣好的柔柔从大二相到大四,每逢春节就相亲,“妈总说女人再漂亮,一旦过了25岁就走下坡路,或许就没有多大市场了。”柔柔的母亲认为:“女性无论条件多好,年龄都会成为一大限制,这是我要女儿早早相亲找对象的原因。”又有才,颜值又高的好男人绝对抢手,趁年轻有资本的时候抓住了那是缘分,抓不住就要努力了。

门当户对最靠谱
    大多数父母认为门当户对最靠谱,双方家庭背景、经济状况、工作性质、工资收入、房子车子等物质条件,是父母关注的重点,而单身男女则更注重双方的眼缘。

 
年轻人

工作忙、社交圈窄,没心思恋爱
    “上班后才发现,工作繁忙,根本没精力也没心思恋爱。”小许说,自己是单位里的小辈,加班是“家常便饭”,好不容易有时间休息,更愿意看看书、听听音乐。
    “工作后,跟书、跟文字打交道比较多,跟同事以外的人接触比较少,社交圈变窄,很难接触到合适的男青年。”小许自我分析说,快节奏工作导致年轻人生活圈缩窄,而且现代社会高度竞争,人越忙碌,越少有闲时闲情去耐心地了解一个人、爱一个人。

得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才能结婚
    在深圳一家银行上班的王先生“女朋友父母要求,结婚一定要有一套新的婚房。幸好老人家没要求我必须在深圳有一套新房。否则,以我一个年轻人的收入,近几年内还不一定凑得起深圳房子的首付。”王先生说,工作4年,自己有些积蓄,足够在老家衡阳市区买一套一百多平米的新房。
    王先生说,能理解准丈母娘疼爱女儿的心情,“作为男生,总想着等自己多奋斗几年,多赚点钱,让另一半的生活过得好些,再好些。”

恋爱结婚不是为了完成人生KPI
    名校硕士、个性开朗、相貌姣好、打扮时尚……一直以来都是亲友交口称赞的“优等生”小张,却因为“还没找对象”,成了父母眼中婚恋“大考”的“后进生”。在小张看来,现代女性有自己喜欢的工作,有朋友圈,经济自足、生活充实,婚姻的经济功能减弱,它并不是一件到了某个时间节点必须完成的事。
    “多等等没关系,关键还是看彼此是否有共同的价值观和追求。”

 
 
 
中青报:催婚逼育?春节过完了,观念战争打得怎么样了?
    婚育问题是观念战争的重灾区。一般家庭聚少离多,你千里迢迢赶回去,希望能够与父母共度几天美好时光,但经常事与愿违,父母三句话不离催婚逼育。他们总是希望通过干涉子女的生活,来继续确认自身依然具备强大的支配能力——你是我生的,你就应该听我的。
    时代已经过河,有的父母还在摸石头。如果父母一辈不保持与时俱进的学习心态,固守自己的生活经验,他们不仅跟不上这个瞬息万变的新时代,还将酿成与子女之间的一场又一场观念战争。观念战争有时是子女主动发起进攻,试图用新思维摧垮旧经验。指望毕其功于一役,是观念战争白热化的根本原因。
 
南方网:女大学生的“10天8场相亲”为何会出现
    现代社会的一个典型特征就是理性化和工具化,人们总是试图以最小成本获取最大收益,总是渴望事半功倍。一旦相亲对象不契合自己的婚恋观念或者达不到自己的择偶标准,一些单身男女就迅速地转身离场,继续下一轮相亲。这种蜻蜓点水的相亲方式表面上看提高了相亲效率,实际上却可能会让年轻人错过合适的婚恋对象。
    尚未完成学业的女大学生,为何也参与到“赶场式相亲”中来?面对“父母心”的道德捆绑和亲情感化,许多女大学生往往会妥协和退让。
 
中青报:90后不拒绝相亲 对爱情有更高期待
    青年作家蒋方舟写过文章讲述自己有限的相亲经历。她认为,人在答应相亲的一刹那,就把自己摆在一个被面试的位置上不能动弹。这大概点出了一些人吐槽相亲的真实想法——一旦参加相亲,就把自己放入了某种被动境地,自己所有的条件都仿佛要受人检阅。相亲成功固然好,但是底牌出尽,未来少了回旋余地;相亲失败,情不投意不合,简直成了一场互相伤害的灾难。
 
红网:读懂10天8场相亲背后的现实焦虑
    每逢佳节忙相亲背后是父母对子女婚姻的现实焦虑。
    首先,父母的焦虑来源于传统的家庭伦理观念。
    其次,父母的焦虑来源于身边“优质资源”的稀缺。
    再次,父母的焦虑来源于择偶标准的代际差异。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婚姻则是两个家庭的事,子女应和家长充分商量和沟通,父母也应当尊重孩子自己的选择,大包大揽只会毁掉孩子一生的幸福。
 
浙江日报:父母不该是相亲的主角
    过年相亲似乎已成春节档的“保留节目”。长辈们乐此不疲,年轻人却叫苦不迭。这次“春节10天8场相亲”的夸张桥段,又一次让我们见识到了一些父母有多疯狂。事实上,作为水深火热“相亲劫”的主角才21岁,远算不上“剩女”。按说,其父母完全不必这般急不可耐才是。
    父母给子女安排相亲,其内容早已超出了单纯的婚恋范畴,而注定是关于代际责任、代际权利的周期性确认。只不过,诸如“春节10天8场相亲”的离谱故事,却向我们预示了另一种可能性:总是迫不及待安置子女人生的家长们,却可能因为自己的沉不住气,最终与儿女渐行渐远。
 
长沙晚报:欢乐春节 怎能折腾成“相亲春节”

    欢乐春节不能折腾成“相亲春节”。我国《婚姻法》明确规定,“公民有婚姻自由”,孩子的婚姻应让孩子做主,即使父母有心做媒,也应征得孩子的同意。从情理上而言,孩子的婚姻关乎他们一辈子幸福,又不是父母跟孩子过一辈子,父母权利再大也不能剥夺孩子找对象的选择权。父母落后的择偶观、婚姻观、世俗观以及陈规陋习,要随着时代变化而变化,才不会“好心办了坏事”,也才是对孩子的一生负责。

 
 

   做为90后的第一波,小编身边有不少同学朋友都已经步入婚姻,组建家庭,有的还有了自己的孩子。近两年很明显的感觉到,要参加的婚礼越来越多了,并且在未来两年,还会迎来高峰。这样的趋势,无形中给单身群体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从小编个人体验来看,在我们上大学的时候,亲戚朋友问起有没有男女朋友的事,父母都还会说“我们还小”、“我们还在读书呢”,似乎并不很着急子女的感情问题。但一旦当我们毕业了,走上社会,开始工作,父母的心一下就急起来了。开始催着你找对象,帮你物色合适的人选。随着年纪的增长,他们对关心单身的我们的感情生活会有越来越多的关心。直至变成一种焦虑。
   父母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这样的思维确实也确实不合理。他们从那个时代过来,带着他们那个时代的观念看如今时代背景下的我们,显然是不合适的。
   父母辈觉得二十七八岁再不结婚就太晚了,这样的时间观念是建立在他们那个年代,二十岁差不多都已参加工作,自然觉得二十七八岁结婚顺理成章。而如今,大多数人上完大学已经二十二三岁,按他们那时工作个七八年结婚,那么三十岁以后结婚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而且,没有一定经济基础和责任意识的婚姻也是对对方的不负责任。到更成熟的年纪结婚,这应该是未来的趋势。
   抛开时间这一点不说,感情的事,通常不是一日萌生,一蹴而就的,婚姻更不是靠几天的相处和简单的观察可以决定的。父母把下一代的结婚生子看做是他们的一个“任务”乃至“心事”,尤其是对女孩子,觉得要交给一个人他们才放心。他们一辈操心了大半辈子,这样想也能理解,但对我们这辈人来说,婚姻不是一个必须要完成的“任务”,我们更看重的是它的情感属性,更希望的是能和一个有话聊能共同进步的对象来让生活变得更美好。与父母更看重家庭、出身等背景条件相比,我们更看重的是对方这个人本身,因此也有了越来越多的“不将就”。
   有个朋友曾和我说:我希望在我婚礼的那天,司仪让我谈谈此刻的感想时,我能说出:“我今天站在这里,不是为了结婚而结婚,也不是因为年龄到了,而是因为你是你,你是对的那个人。”这样一番话。
   “年龄是道坎儿”这样的观念在年轻人中会越来越淡化,结婚的事,急不得。而代际差异需要我们和父母多沟通,慢慢去消除他们的焦虑感。

 
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策划、编辑:汤馨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