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佛塔,一个梦想
发布时间:2017-08-11 17:56:02 星期五   

自古至今,人们对于一座建筑物交织着如此之多的感怀,恐怕非雷峰塔莫属了,尤其是(2016)G20在杭州召开,各国媒体聚焦西湖,使得这座世人心中的佛塔霎间播扬到了全球,那张各国首脑在塔前合影的照片,使西湖迅速成为一个时代创始的座标,不由梦想翩翩,东方古国终于再次奋起,雄视全球了。杭州也将随着雷峰塔衬映的湖光山色而永驻世人心中。当今,很少有一座建筑物的恢复与建造,能引起如此之多争议,如此之多情怀。

纵观史册,无论是雷峰塔的巍然耸立,还是轰然倒塌,甚或,夷为一片废墟,都会引起如此之多的唏嘘!

近年来,余数度登塔赏景,纵览湖山,似有五味杂陈之感。余观海内胜景,数不胜数,莫若雷峰塔之巍也。

宝塔立于湖畔雷峰之巅,飞阁流丹,黛檐翘角,雕梁画栋,傲然屹立,雄视西湖。景观之胜,难于比拟。游人登临观景,犹如湖水踩于足下,峰峦垂手可得。微风徐拂,雏燕低飞,不由心神荡漾,思绪泉涌,忽有飘然出世之感。

每当风起云涌之时,极目远眺,万顷波涛,卷起阵阵浪花,风吹树摇,势若千军万马呼啸而过,似有“会当凌绝顶"之念。湖上风情,四时皆宜,惟拂晓为最。晨曦初露,雨后乍晴,登塔赏景,红日喷薄而出,雾气滚滚而来。

余扶栏观赏,纵目眺揽,朝霞万丈,光芒四射,烟波浩瀚,茫茫苍苍,风拂水漾,宛若苍海之波涛飞扬,令人叹为观止。

初春,登斯塔,则另有情趣。纵观湖山,群峰吐翠,晓芽初露,人稀塔寂,幽远清僻。余扶栏静思,千年苍桑,仿佛过眼烟云,去国怀乡之情油然而生。远眺湖山,峰峦叠起,碧波荡漾,心旷神怡。余倚窗而坐,一碟嫩笋,一壶香茶,一位知己,空谷幽兰,品茗当歌,人生足矣。想当年,春意犹浓,同学少年,书生意气,才情洋溢,壮志未酬,更待何时?

仲夏,斯塔耸于云雾之中,上冲九霄,倚空如悬,下临无地,气势瑰伟。立于塔中,极目横空,景观之奇,无与伦比。未久,天色突变,山雨欲来,风声鹤唳。环视湖上,瀛洲三岛,飘然云雾之间,时隐时现,景色之神,妙不可言。霎时,浊浪滚滚,云飞雾腾,宛若钱江怒潮,汹涌澎湃。顷刻,楼塔淹于大雾之中,风驰雨骤,天昏地暗。

几位游客初来乍到,惊慌失色,几有“黑云压塔塔欲摧"之感,叹道:“湖上风云,变幻无常,莫非僧人法海持杖率众,腾云而来?莫非白娘子正在塔下哀泣?"其势之险,其塔之惊,其景之神,莫可言状,蔚为一方奇观。

观湖上气象之万千、风雨之不测、景色之神奇,不觉思潮叠起:百年苍桑,宛若东流,光阴似箭,岁月蹉跎,福禍喜忧,骤然而生,飘然而去,非人所及也!

暮秋,登斯塔,风吹水漾,梧黄枫艳,五彩缤纷。举目远眺,群峰突兀,云蒸霞蔚,恍若浓墨重彩之油画也。黄昏时分,晚霞绮丽,变幻无常,稍纵即逝,一时竟有人生莫测之兆。夜晚,扶栏望月,则别有一番情趣:明月高悬,洒遍湖山,幽幽古乐,漾漾烟波,黝黝峰影;天涯咫尺,月宫比邻,一时竟有登天摘星揽月之念。观湖山苍茫,尽在朦胧之中,思乡恋家之情油然而生: 抚今追昔,青春易逝,人生多折,好梦难圆;忧于家国,眷于儿女,百感交集,沧然而涕下!

寒冬,登塔观景,朔风遒劲,湖上飞雪,形同北疆。立于塔楼,满目萧瑟,万里雪飘,千山封冻,白雪皑皑,湖波凝霜,六桥横卧,宛若天宫。余扶阶而上,忽有冲天之志。扶栏俯视,湖水蔚成静波,幽岭旷寂,孤雁单飞,人有高处不胜寒之感。

观万山琼枝,晶莹剔透,人间若有仙境可揽? 非西湖莫属。

来源:我的西湖记忆   作者:文:龚玉和 摄:快拍小友@沧浪亭   编辑:许佳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