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传媒学院摩登舞队:以“舞”为马 不负韶
发布时间:2017-08-30 17:12:02 星期三   

    “舞不是一种答案,而是一种无止境的探索,你并不会因年纪渐长而无法跳舞,却因不再跳舞而年老。”从牙牙学语时的手舞足蹈到风靡全国的广场舞,舞蹈作为一项艺术贯穿着我们的生活,而在广大平常人眼中,体育舞蹈作为一项体育竞技却难比田径赛场热血,但依旧有这么一群人热爱并坚持着。

    创立于2011年12月的浙江传媒学院摩登舞队就是这样的存在。这支队伍的创立者是担任体育舞蹈国家一级裁判、一级教师、一级社会体育指导员的朱萍老师与一群热爱摩登舞的学生们。

    始于竞技的荣耀

    “因为兴趣加入的学生相对来说接触拉丁舞较多,摩登舞较少,所以招进队的学生基本上都是零基础,作为教练要手把手地去教,队员们才能在课后进行自主训练”,朱萍老师说道。

    即便创立五年来,因舞队自身特殊性质,再伴有音乐节奏,训练仍有很大的困难。前队长曹保勇说:“坚持是我们训练之中最需要的。舞队的训练强度很大,每周三次每次长达两三个小时且中间少有休息的团训,加上每天早上风雨无阻的早练是非常辛苦的。但我们的队员还是很努力的坚持下来了。”除去日常的训练,赛前教练包括队员自身都会有更严格的要求,努力提升自己的体能,以及重复练习相同的套路动作。

    摩登舞比赛不仅需要专业能力的实质,更多的需要时强硬的心理素质。作为整体出征的队伍,大部分时间会离开自己相对熟悉的环境,到他乡进行比赛。需要面对的不仅是赛前的紧张,更多的是经验上的传承以及生活各个方面的彼此需要。很多老的队员会自觉传授自己的比赛经验,照顾新队员对于比赛的彷徨。“作为队长早起叫醒队员,为他们准备和提醒是我的职责。其实很多时候队员们彼此就会相互照应,给不会化妆的队员化妆等等,大家都是很自觉地在帮助和完成。”

    就是这样一支年轻却不失努力和温暖的舞队,在2017年,国大(中)学生体育舞蹈联赛大学专业院校C组校园维也纳华尔兹团体舞中获得第一名,双人单项狐步第一的成绩。对于2017年之后的省赛,国家比赛都保持着直前的勇气与信心。

    忠于舞蹈的魅力

    从2016年5月开始,由浙江传媒学院体育舞蹈队主办的体育舞蹈专项晚会成为了舞队每年的传统。2016年的“玫涩情花,瑰丽年华”以及2017年的“一生瑰语,三世天涯”都在校园内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每一届晚会都以爱为名,祈愿人们可以在爱情中找到自我,找到彼此的依偎;而对于每一位队员,每一位热爱摩登舞蹈的人来说,在晚会,在舞蹈的过程中实现的是超越现世的关爱。

    为了使晚会呈现出更好的效果,每一位体育舞蹈队的队员都身兼数职,亲力亲为。在两三个节目的排练之外,同时还身兼导演或者是外联等晚会幕后的很多的工作。

    “那一段时间为了方便大家,都是把不同节目的时间错开排练,每个人又有两三个舞蹈,所以基本上一个下午都会泡在体育馆内。”

    “因为时间不当,我们彩排的时间被挤掉了,大家虽然很辛苦但还是留在小剧场刷夜,一遍一遍排练走台。就是回去的同学也会很早的就赶来,带来衣物还有早餐。”

    “晚会结束之后,一下子闲了下来,反而有点不太适应了。”

    队员们讲起那一段忙碌的日子,回想与体会到的更多的是辛苦外衣之下的成长与感动。晚会也好,队员也好,都像是他们熟悉热爱的舞步一样,柔软却不失力度。

    陷于团队的温情

    “用一句话形容朱萍老师太多了,两个字就够了,那就是猪妈。一定是猪八戒的那个猪。”前队长曹保永说。

    “无论是训练,还是日常生活中,猪妈都像妈妈一样照顾这我们。”14的老队员薛英荻这么形容。

    “朱朱姐就是我们的贴心大姐姐,我们平常都会喊她猪妈。”16的新队员张凤说道。

    在采访中所有的队员都把摩登舞队形容成了一个温暖的家,不仅仅是舞伴队员之间的感情,更多的还是舞队核心朱萍老师起到的引导的作用。在训练时严格的老师,在日常生活中有时却会有一点小迷糊;对他们的关心也不局限于训练,学业、生活、感情的方方面面都会给予队员关心。

    “我有一团队的小猪仔,队员们在母亲节的时候为我送上蛋糕,我都把母亲节当做自己的生日了。”

    舞队从一个普通的队伍,从而成为了让每一位队员感到温馨,为之坚持的家庭。队员们因为教练,因为彼此,而为之感动和骄傲。

来源:第十三届全国学生运动会筹委会   作者:张雨虹 孙文 毕雯雯   编辑:余彦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