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乡发展一体化 重构一个大杭州
发布时间:2017-10-12 12:55:51 星期四   

桐庐县江南镇荻浦村百亩花海

临安区板桥镇花戏村文化礼堂

滨江区长河码头城中村改造

余杭区鸬鸟镇菩提谷民宿

制图 焦俊

城乡本有别,城乡亦无别。

在杭州16596平方公里土地上,几十年发生着城与乡之间的深刻变化。16年前萧山、余杭撤市设区,迈出城区扩容第一步,却成为日后杭州城乡发展一体化一大步;6年前,杭州开始实施区县(市)协作制度,城区与县(市)各个层面频频“联姻”,如今,先前规划的“小城之春”,已经硕果累累;5年前,杭州启动美丽乡村建设,之前谁能料到,富阳新修葺的江南乡村东梓关,甚至在海外都被追捧,成为杭州乃至浙江的新名片;4年前,杭州启动最大规模的拆迁改造“三改一拆”,“城中村”的改造给了这种城市更多“留白之地”,也给迈向国际化的杭州更多物理想象空间……

这仅是多年来杭州“城乡一体化”布局下的繁荣现象和良好开端,在更深层面,制度设计以及锐意改革同样表现得可圈可点。此前,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努力缩小城乡区域发展差距,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一项重要任务。”

而在当下,城繁华商贾云集,乡宁静能安吾心,一个城乡理应被有序区别而又统筹发展的大杭州,正在重新构建。

撤市设区四地融杭

9月15日,包括临安市政府在内的6块牌子,谢幕于当地衣锦街398号。取而代之的,是临安正式成为临安区——杭州第十区。

设区之后的临安,已经有融杭“大动作”。近日,青山湖边的滨湖新城正式开工建设,据相关媒体报道,“此地将着力打造为一个对标国际、智慧营造、生态为本、科技时尚、环湖发展的复合型杭州都市区新绿心、临安城市发展新核心。”

这种“复合型杭州都市区新绿心”的定位表述,此前并未出现在临安的城市规划中。临安区委书记卢春强称,“我们提出了‘一年打好基础、三年拉出框架、五年初具规模’的目标任务,要把滨湖新城打造成融杭发展桥头堡,产城融合发展新样板。”

而在2015年2月,富阳先于临安设区。自此完成“县域经济”向“城市经济”跨越的布局——当地随后拿出1.2亿元新增资金,用于民生保障,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失业保险金、失业人员医疗保险补助等25项民生政策,逐步实现与杭州主城区同步并轨。

再往前追溯,2011年,萧山和余杭两地携手撤市设区——5年前,地铁1号线下穿武林广场,首次连接萧山、余杭,两地城区概念被轨道交通坐实并强化,而如今,杭州史上最长的轨道交通“中轴快线”——从余杭西部的未来科技城“洞穿”至萧山机场的规划已经出炉,城乡距离变得无缝对接,也使得当年萧山、余杭的撤市设区行政规划之变,成为全国“城乡发展一体化”最成功的案例之一。

区县协作频频“联姻”

从2011年开始,杭州市委工作会议作出了以新型城市化为主导,进一步加强城乡区域统筹发展的战略决策。而现在,我们看到,在区县(市)协作制度之上,政府企业各个层面的对接频频牵手,一个个规划描绘出令人向往的“小城之春”也已经到来。

5年来,拱墅、高新区(滨江)两地共向桐庐提供协助资金3.18亿元,年均增长15%,而除了“输血”之外,三地更在意“造血”功能——2014年,滨江企业海康威视把生产基地外迁至桐庐,总投资超30亿元,成为桐庐迄今最大的工业经济招商引资项目;另外,富士达特种材料生产项目、英飞特电子LED驱动器等项目也相继落户桐庐……

高新区(滨江)农业局副局长张祖兴说,“近年来,我们鼓励企业推行‘研发总部+生产外移’的城市产业经营模式,引导区内高层次企业向桐庐拓展。习总书记说,缩小地区发展差距,实现区域协调发展,要把促进发达地区加快发展与欠发达地区跨越式发展有机统一起来,这也是我们的工作重点。”

这种协作,始自产业,但并不以产业或经济的发展作为最终目的。通过产业共建,建立起来的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整体格局,所影响的是各个领域的改革和进步——在5个协作组下面,城区的街道和农村的乡镇全面结对,规划、党建、城管、教育、卫生、环保、旅游等各个部门纳入协作范畴,打通城乡之间所有的“经络”。

当年区县协作的“一纸盟约”,就像一条无形的栈道,将主城区与县(市)、城市与农村紧密地串连在了一起,如今结出了累累硕果——截至目前,杭州各地累计到位协作资金20.88亿元,累计实施协作项目1322个,总投资288.37亿元;去年,农民人均收入达到27908元,增长了8.5%,连续13年保持高基数上的快速增长。城乡居民收入比由2010年的2.28︰1缩小到1.87︰1。

此前,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赵一德表示,实践证明,区县(市)协作是以城带乡、以工促农的有效机制,是杭州统筹城乡发展、提升城乡发展一体化水平的重要抓手。要聚焦拥江发展、深化区县(市)协作,以境内235公里钱塘江为主轴高水平打造城市带、产业带、交通带、生态带、景观带和文化带,共同把之江的“之”字写得更优美、更雄厚、更恢宏。

产业交通双双西进

在杭州的版图上,如今有一条被人为划分的“城西科创大走廊”。

其东起地处西湖区的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西至位于临安区的浙江农林大学,途经余杭区的未来科技城,这条总长33公里的直线走廊,上面分布着人工智能小镇、紫金众创小镇、阿里巴巴、梦想小镇、云制造小镇、云安小镇等众多与信息经济相关的项目。

以9月6日挂牌的之江实验室为例,这个由浙江省政府、浙江大学、阿里巴巴共同打造,以网络信息、人工智能为研究方向的科研创新机构,未来将成为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的“核心灵魂”。

杭州城西科创产业集聚区管委会主任李玲说,“大走廊要打破行政壁垒、协同发展、汇聚各种创新要素,做好创新链、产业链和资本链,打造一个功能复合、生态良好的有机空间,最终形成一个孕育原生创新的生态体系。”

如果仅从行政区域划分,这条横跨三区的“科创走廊”,确实打破了传统行政壁垒,成为城乡一体化的另一种共进典范。如今,整条文一路向西再西,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局面,而带给三地的产业变化,也是日益显著。

另外方面,交通西进,更被老百姓期待。正在建设中的杭黄高铁,预计2018年10月开通——这条高铁将结束富阳、桐庐、建德和淳安没有高铁的历史——建成后的杭黄铁路设计时速达到250公里,今后从火车东站出发,大约10分钟到杭州南,15分钟到富阳,25分钟到桐庐,35分钟到建德,从杭州到黄山最快只要一个半小时。

而在明年杭黄高铁通车后,届时杭州没通高铁的地方,只剩临安了。但杭临绩高铁的引入,将弥补临安的交通短板,实现杭州市域高铁全覆盖。临安居民小何说,“后年杭州到临安的城际铁路就要开通了,估计回家就会方便很多,以后临安的西部,也会发展起来了。”

城中腾出“留白之地”

“举步维艰。”

想起三里亭直街119-5号的老房子,陈煊栋脑子里总会蹦出这四个字。

“太挤了,真的太挤了,当时只六十七平方米,我们三代同堂都在里面,一家老小十口人,转个身都难。”老房子很潮湿,到了黄梅天,床下面都是水。老房子当然没有天然气,也没有抽水马桶——可以说,这里的“早高峰”很早,早到从倒马桶开始。

三里亭南区块,是一种看得见的“围困”——200余住户的住宅被机场路、秋石高架和现代时尚的公寓楼包围,一边是高端楼群,一边是衰败老街,与繁华近在咫尺却判若两个时代。

这样的环境确实急需改善。作为今年江干区城中村改造的“第三大战役”、“双城融合”区块中的首个启动区块,三里亭南区块改造则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机遇所致。“到目前为止,江干区城中村改造已经签约6769户腾空6611户;拆除6083户货币安置8837人。”江干区城改办专职副主任吴月华说。

如今,三里亭南区块住户签约工作已经顺利收官。对陈煊栋一家来说,也算是和老房子挥手说了再见——“咔嚓”一声,记忆定格在一张张全家福上。

这种因为“城中村”改造带来的城市变化和民生变化,在杭州的版图上,每天的数据都在不断更新。来自杭州市城中村改造五年攻坚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1日,杭州市主城区城中村改造工作全年计划征迁23863户,已完成丈量26091户(109%)、签约23260户(97%)、腾空20937户(88%)、拆除18476户(77%)。

杭州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黄文柳表示,城中村拆除后的土地,是杭州下一步发展难得的资源,要从规划引领的角度,从城市综合交通、轨道、城市设计、文化保护等城市专项规划的角度长远规划。

三江书写美丽画卷

在杭州新区富阳,对乡愁的重审和建设,让人眼前一亮——王澍主导设计的文村、新杭派民居东梓关村民都已入住……这幅现代版的“富春山居图”在城乡一体协调发展之下,正在缓缓打开,再现良辰美景。

杭州美丽乡村建设的科学路径有迹可循——早在2003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在全省实施“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从此拉开了杭州农村环境整治的序幕。

2011年,杭州又启动“美丽乡村”创建活动,着力建设一批在全省全国更具影响力、更加生态、更有活力的美丽乡村。

今年8月,杭州市委十二届二次全会上,深入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又一次被作为“坚定不移推进拥江发展、抢抓‘大花园’建设机遇”的路径进行强调。

乡村美丽了,才有美丽杭州。在此过程中,杭州格外关注农村规划建设的问题,村庄规划没有简单地照搬照抄城市规划理念,而是从村庄特色出发,避免“千村一面”,因地制宜,各美其美。与此同时,还坚持打好农村环境综合整治组合拳,全面改善农村生态环境、人居环境和发展环境——

截至目前,杭州193个中心村、249个精品村、29个风情小镇、28条农村生态精品线路和14个精品乡村休闲区块已经打造完成;67个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加固修复;12个依托山水脉络、融入自然的杭派民居改造完成;2000多个乡村旧貌换新颜。

如今,桐庐的荻浦村、千岛湖畔的下姜村、新安江畔的桂花村、天目山麓的闽坞村……这样移步换景的别致村庄,遍撒在杭州160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钱塘江、富春江、新安江串起了城乡协同推进拥江发展的新画卷,打造着最美中国乡村的样本——有人评价称,这里是“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现实版。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文/首席记者 杨蓥晖 记者 李婷婷 摄/记者 李忠   编辑:高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