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杭州网> 热点专题> 2017年专题> 杭州市党员干部“廉洁好家风”主题教育活动专栏> 传统好家风
杭州龙门古镇:孙权后裔最大聚居地 孝悌勤俭“四箴”传家
 
2017-06-27 16:05:04   杭州网

杭州龙门古镇

龙门古镇位于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境内,地处秀丽的富春江南岸,历史悠久,环境优美。古镇四面皆山,大山头盘踞于西隅,龙门山崛起于东南,剡溪与龙门溪交汇于镇北。“此地山清水秀,胜似吕梁龙门”,东汉名士严子陵畅游龙门山时赞叹不已,古镇也因此得名。

古镇现有人口7000多人,90%的居民姓孙,为孙权后裔的最大聚居地,留存着浓郁的宗族氛围和独特的民俗风情,至今完好地保存着宏大的明清古建筑群。镇内以两座孙氏宗祠为中心,现存有孙氏厅堂40多座,砖砌牌楼3座和1座古塔1座寺庙,屋舍房廊相连,长街曲巷连贯相通。2009年,龙门古镇被列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

龙门孙氏家族

龙门孙氏为三国孙权直系后裔。西晋统一天下后,孙权支庶散居各地。宋太宗太平兴国五年(980年),孙权第二十七世孙孙忠迁至龙门,继继绳绳,繁衍壮大,传承近40代,绵延千余年,代有贤才,称播于世。主要代表人物有:

孙祁(1155-1228年),字翌光,排行十八,故后裔称“十八公”“十八阿太”。宋宁宗时由举人任大理寺评事,为官刚正不阿,不畏权势,审理案件公平严明。回乡归隐后,侍奉老父,教育子孙,并首建龙门孙氏宗祠。南宋名儒真德秀曾题赠匾额“彝鼎流芳”(彝鼎,泛指古代祭祀用的鼎、尊等礼器。“彝鼎流芳”指在家族中美名传扬。欧阳修《相州昼锦堂记》有言:“铭彝鼎而被弦歌者,乃邦家之光。”),至今仍悬挂于宗祠内。

孙坤(1373-1427年),又名福远,字景祐,号素庵。自小勤奋好学,明永乐四年(1406年)中举人,入太学。不久,进工部,因清廉谨慎、勤敏练达,被提拔为工部都水清吏司主事。曾出任郑和宝船督造官员,一个月内督造船只八十余艘。明仁宗时,升为奉议大夫,恩惠推及三代。明宣宗宣德二年(1427年),因积劳成疾,逝于任上。

孙濡(1502-1570年),字孔恩,号惠泉。幼读诗书,十三岁就有“借墙角梅,济苍生渴”的诗句。明嘉靖十一年(1532年)以选贡入太学,不久被选为河南长葛县县令。任上,谨守规范,恪尽职守,颇有惠政,曾教授百姓种植荞麦,度过灾年。同僚、士绅们称赞他“孤介自持,苞且不行”“廉与白璧争辉,陋一钱之尚受”。去职回乡时,百姓赠匾额“政侔卓鲁”(侔,并、同等。卓鲁,卓茂、鲁恭的并称,两人均以循吏见称,后因以指贤能的官吏。),至今仍悬挂在孙氏宗祠内。

孙大贤(1556-1627年),字子復,号襟阳,为人刚毅正直,办事果决。性喜读书,通熟儒家经典和古代史书。曾任顺天府宛平县(今北京丰台)知县。任内,推行善政,宽缓赋税,抚恤百姓,颇有良吏风范。辞官回乡后,悉心侍养父母,团结友爱兄弟,举善事不惜倾家荡产,曾设义塾供贫苦乡亲的子弟入学,获赠“仪堂俊彦”匾额。

孙汉威(1660-1727年),字令仪,号卓亭,曾任四川岳池县知县,崇文重教,重视培养礼乐道德风尚;奖励农耕,发展经济;且廉洁自律,不取百姓一丝一粟。后任广安州知州、营山县知县等职。雍正五年(1727年)因积劳成疾,逝于任上。

孙衔(1794-1859年),字凤颁,号子丹,一号冰樵,晚年号早闲山人。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中进士,道光十年(1830)任山西太谷知县、平定直隶州知州等职,为官清正廉洁,革除苛捐杂税,严惩奸诈之徒,废除陋习,改革苛政,政绩斐然,得到山西巡抚的赏识,获赠匾额“山西第一廉吏”。致仕还乡后,素食粗衣,生活俭朴,教导子侄儿孙辈读书做人。著有《早闲堂集》《冰樵文稿》等。

龙门孙氏《垂教四箴》

龙门孙氏从孙权第二十七世孙孙忠迁居至此已近四十代、一千多年,代代重视家风家教,其主要家训文本为孙权第四十三世后裔孙颐制定的《垂教四箴》。《龙门孙氏宗谱》记载:孙颐志趣高远,生活克勤克俭,为发扬光大家族盛誉,他在总结历代先祖家风的基础上,著《孝箴》《悌箴》《勤箴》《俭箴》四篇箴言来教育下一代。这些家规家训不仅从伦理道德上对后人谆谆教诲,而且对于如何为人处世也做了具体规范。

龙门孙氏家风不仅镌刻于子孙心中,也反映在建筑上。现存龙门古镇的许多厅堂都是根据“五常”“八德”、敬宗睦族等伦理原则,再结合本族本房的实际来取的堂名,如孝友堂、育德堂、华萼堂、明德堂、聚德堂、怀德堂等。古镇内各种楹联匾额也体现着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和颇具特色的家风家教。

●视频脚本

浙江杭州龙门古镇:“四箴”传家久 勤廉荫族远

“一带溪山,江南景色无双处;三分割据,天下英雄第一家。”

约1800年前,孙权在江东建立政权,励精图治,促进了江南地区经济繁荣和文化的发展。至今,在孙权故里——杭州富阳城南四十余里处,依然静静地坐落着一座山环水绕、风光秀丽的千年古镇——龙门,孙氏一脉在此栖息。

龙门古镇·孙氏宗祠

龙门古镇以孙权后裔的全国最大聚居地而闻名,全镇人口百分之九十是孙姓。自宋太宗太平兴国五年(980年),孙权二十七世孙孙忠由东梓关首迁此地,孙氏一族不断繁衍壮大,至今已传38代。千余年来,孙氏后人聚族而居,人才辈出,为了弘扬先祖高风和传承宗族文化,他们先后在这座面积约两平方公里的小镇上星罗棋布地建造起了一百余座厅堂。至今尚保存完好的有四十余座,形成规模宏富的江南明清古建筑群。

在古镇灿若群星的古建筑中,有一座建于明代的砖砌牌楼格外引人注目。它静对远山,庄重大气,雕刻精美,寓意丰富。牌楼名为“工部牌楼”,其上有“冬官第”三字,它的主人是明朝永乐年间的工部侍郎孙坤。

孙坤,字景佑,号素庵,孙权第四十一代后裔。生于明洪武六年(1373年)七月,卒于宣德二年(1427年)七月。自幼父母双亡,由兄嫂抚养长大。

永乐四年(1406年),孙坤考中浙江乡试第四十七名,入国子监,其后又经历过工部诸司的工作。由于他勤敏练达,声誉日著,不久,朝廷提拔他任工部都水清吏司主事,负责督造郑和下西洋的巨舰八十余艘,并限期完成。接受任务后,孙坤殚精竭虑,夙夜操劳,合理安排,科学调度,最终如期竣工,为郑和下西洋这一彪炳史册的壮举,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幕后功劳。

孙坤五十五岁那年,因积劳成疾,死于任上,噩耗传来,朝野同悲,被追封为工部侍郎。

综观龙门孙氏家族史,孙坤对后世的影响极大。孙坤子莲芳,生有七子,今日龙门的孙姓子孙,百分之九十是其后裔。莲芳为纪念父亲,造了这座“冬官第”,又名“承恩堂”。今天,若去承恩堂参观,会发现堂前有一根立柱造型特别奇特,上正下斜,竟然是扭曲的,难免让人想到“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句俗语。负责工程建筑的工部侍郎家造房子怎么会用歪木材做柱子呢?据说,当年之所以这么设计,是想给后人以警示:立身处世,永远以孙坤公为榜样,勤廉方正,不走邪道,否则就会祸延后代。

祖辈示范,对后代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孙坤的孙子辈中有这样一对兄弟:哥哥叫孙顺,字德言,号廉斋,天生聪颖机智,想到祖父为国事操劳,鞠躬尽瘁的事迹,就下定决心弘扬祖父的志愿,发奋苦读。孙顺长大后先入太学深造,后担任河南郑王府审理,以清正廉洁自守,办案公正严明,不徇私情,唯恐有损祖父家声。不久退职回乡,两袖清风,身无长物。

弟弟孙颐,人称惠庵处士。他志趣高洁,隐居不仕。乡民每逢有争议的事,都爱到他那里请求评断,他常常能处理得让人心悦诚服。孙颐在晚年根据祖宗遗训和自身的学识,整理创作了以“孝”“悌”“勤”“俭”为核心的四篇箴言作为家训,并特意建造了一座厅堂——“陈箴堂”来供奉这四篇箴言,勉励子孙后代不忘祖德,砥砺躬行。

“四箴”全文800余字,分“孝箴”“悌箴”“勤箴”“俭箴”四部分。通过引用历代先贤的事迹,加上孙颐自己对祖德家风的思考解读,对子孙后代应遵循的立身处世之道、伦理道德规范进行生动具体地阐述,明是非、析利害,谆谆训诫。其主要内容为:

“孝箴”:“孝为百行首务,尤居万善大端”,主要教导后世子孙应该如何孝顺父母。

“悌箴”:“悌以友爱是主,义乃敬长为先”,主要教导后代子孙弟兄之间应该如何团结友爱。

“勤箴”:“勤乃起家根本,惰是丧败萌由”,要求子孙勤耕苦读,只有勤耕才能获得丰收;只有苦读,才能有所作为。

“俭箴”:“俭乃保家之要,奢实覆产之门”,要求子孙时时注意节俭,不能挥霍浪费。

龙门孙氏后裔 孙廷飞:

先祖孙颐的这四篇箴言,世称《垂教四箴》,是龙门古镇传统家风中的主要部分,对我们孙氏后人影响深远。在后世繁衍传承中,“孝”“悌”“勤”“俭”的内容不断加深拓展,由孝父母、友兄弟推广为爱国爱民,造福乡邑;由勤耕读、俭持家推广为勤廉从政,俭朴养德。在四箴家训的影响、熏陶下,我们龙门孙氏历史上涌现出了数量众多的廉官良臣和仁人义士。

孙颐的孙子孙濡,就是一个典型。

孙濡,字孔恩,号惠泉,生于明弘治十五年(1502年)五月。孙濡从小勤奋好学,志向不凡,关心民间疾苦,十三岁就写有“借墙角梅,济苍生渴”的诗句。

嘉靖十一年(1532年),孙濡以选贡入太学,后被选为河南长葛县令。在任上,他谨遵官德,恪尽职守。有人劝他奉承讨好上官,他说:“用剥削老百姓的钱去奉承上官的事,我绝对不会去做。”同僚们称赞他:“孤介自持,苞且不行。”士绅们称赞他:“廉与白璧争辉,陋一钱之尚受。” 孙濡任职期间,长葛县旱灾连年,孙濡忧心如焚,急忙回家乡龙门变卖家产,购得抗旱耐瘠的荞麦籽运回长葛县,分发给老百姓播种,并亲授播种技术。后荞麦获得丰收,长葛百姓得以度过灾荒。为此,当地百姓对孙县令感恩不尽,尊称荞麦为“孙公麦”,此事载入当时长葛县志。

龙门古镇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孙文林:

人们对一位县令所能给予的至高赞誉往往是“爱民如子”这四个字。几百年前孙濡卖私产、济黎民的义举,可以说很好地诠释了这四个字的内涵。

孙氏宗祠内匾额

孙濡在长葛任职六年,去职还乡时,长葛的士民拦路挽留,赠“政侔卓鲁”一匾,将他与东汉著名良臣卓茂、鲁恭并称,以表敬仰与感激之情,此匾至今仍悬挂在龙门孙氏宗祠内。

浙江大学哲学系副教授 何善蒙:

这里是龙门余荫堂,是龙门孙氏后人为孙濡修建的厅堂,用以表达对孙濡的景仰和怀念。“余荫”有祖宗功德荫庇后世之意,表达了龙门的孙氏族人对孙氏精神的延续。余荫堂正门上有当年孙濡手书的“端履”二字,意在告诫子孙:无论为官还是为民,都要走正道,行正事,端正做人。这与孙濡高祖孙坤的承恩堂前那根扭曲歪斜的立柱一样,都非常直观地传递出龙门孙氏对于“孝”“悌”“勤”“俭”四字家风的继承与发扬。

余荫堂内还挂有“山西第一廉吏”和“还我寇君”两块匾额,它们的主人是清代的孙衔。

孙衔,字凤颁,号子丹,一号冰樵,晚年号早闲山人。生于清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五月,卒于咸丰九年(1859年)二月。

孙衔从小聪颖异常,读书过目不忘,18岁时以县试、府试第一名的成绩成为秀才。五年后,乡试考中举人。

道光十年(1830年),孙衔被授山西太谷县知县。当时,太谷县民众最痛恨的是徭役比其他州县更加繁重,其背后原因错综复杂,相关利益盘根错节,是一大痼疾。对此,孙衔顶住压力,上书知州,为民请命。在孙衔的努力下,他的请求得到平定州知州的认可,从此太谷县百姓免除了繁苦不堪的多余徭役。

当时的太谷县,还贪腐横行、积弊繁多,前任官吏多横征暴敛,民怨沸腾。孙衔到任后,雷厉风行,除陋习,革苛政,挽士风,振民习,深得百姓拥护。他廉洁、干练、高效的工作作风也得到山西巡抚的赏识,称他有古代良吏的风范,特赐“山西第一廉吏”匾额,并委任他署理平定直隶州知州。

孙衔在直隶州执政仅三个月后因故要回到太谷县去,直隶州士民无法挽留,就在公堂上悬挂了“还我寇君”四字匾额,以表达对孙知州的敬仰与留恋。

孙衔在太谷县任职前后长达五年,仁德和恩泽深入民心。当他卸任离开时,百姓在路边夹道相送,人们拉住他的车辕纷纷泪下,泣不成声。而他的行囊中只有几件日常替换的旧衣和随身携带的书籍而已。

富阳区孙权研究会会长 孙奎郎:

据《龙门孙氏宗谱》记载,龙门孙氏先后有八十余人登科为官,这些大小官员个个清正廉洁,勤勉有为,这既得益于龙门得天独厚的历史人文底蕴,也与孙氏“四箴”家风一脉相承息息相关。

历史的长河静静流过千年,今天的龙门古镇,风光旖旎,古韵悠然。在以“孝”“悌”“勤”“俭”为核心的“四箴”家风滋养下,千百年来民风淳朴,百姓安居乐业。一座座厅堂古建、一幅幅匾额楹联、一则则传说故事,无不向人们述说着此地薪火相传、源远流长的家族文化,并启迪后人,继往开来,激浊扬清,谱写出新时代的家风华篇。

龙门古镇·砚池

龙门古镇·义门流芳

●专家观点

阮仪三:龙门厅堂古建里的家风家规

龙门的家风家规是物化了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体现在它体量庞大的众多建筑细节之中,尤其是体现在很多厅堂名号和楹联匾额上。古镇的厅堂都有自己的专属名号。在古代,取一堂名是有讲究的,一座建筑落成后,需请本族本房的绅士贤达,根据“五常”“八德”、敬宗睦族等伦理原则,再结合本族本房的实际来取堂名,如明哲堂、世德堂、慎修堂等。这些堂号、楹联匾额,活生生地摆在那里,厅堂的后人不需要刻意关注,就可以潜移默化地从这些物化的信息中汲取教益。

考察龙门古镇的堂号、楹联匾额等,结合《龙门孙氏宗谱》对相关人物事迹的记载,可以看出龙门孙氏传统的家风家规特别注重四个方面:孝悌、积善、清廉、耕读。

孝悌。龙门孙氏历代祖先特别注重这方面的教育和规范。《龙门孙氏宗谱》所载祖宗遗训《垂教四箴》,其核心思想就是“孝”“悌”,不仅从伦理道德上循循善诱,谆谆教诲,而且对于如何做人作了具体规范。龙门孙氏还专门建了一座厅堂——“陈箴堂”来供奉、纪念家训。在《龙门孙氏宗谱》里,对虐待父母之人有一项特别的规定:“生不齿于族,死不列于祠,名不入于谱”,这在族规里算是最严重的处罚。正因龙门历来恪守孝道,所以历史上屡出孝子,今天在龙门还可看到有两块朝廷钦奖的孝子匾额。

积善。“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这是龙门孙氏历代祖先反复教育、反复强调并且身体力行的道德规范,也是龙门的乡约、族规。龙门孙氏宗祠名为“余庆堂”,就是要求子孙把“积善余庆”作为行为规范,做人做事要时刻注意行善积德。

清廉。龙门自古耕读传家,注重文化教育,所以通过科举进入仕途的人也比较多。这些大小官员大都清正廉洁,究其原因就是从小就接受严格的礼教:为民要孝悌力田,为官不能贪污受贿。典型的代表是明嘉靖时任河南长葛县令的孙濡,他清廉耿介,不受一钱贿赂。回乡后,他在自己的厅堂墙壁上写了四个大字“清正廉洁”,门楣上写了“端履”二字,要求子孙做人要走正道,不走歪门邪道。

耕读。龙门有不少厅堂以耕读命名,如耕读堂、怀耕堂、礼耕堂,人们以孝梯力田而自豪,也不忘读书求取功名,所谓“耕可致富,读可荣身”。最有代表性的楹联当属“怡顺堂”孙蓉弟撰写的“祖有遗言,莫纵樗蒱莫纵酒;家无长物,半藏农具半藏书”。自宋至清,龙门办学之风长盛不衰,既有一家或数家合聘塾师以课子侄的私塾,又有合族延师设馆的族塾,还有富户行善事,供穷苦人家子弟入学的“义塾”。像“燕翼堂”这一房族,自明嘉靖年间孙潮创办义塾一直延续到1927年,学生全部免费入学,书籍学费均由房内学田支付。这种以耕养读、举全族之力培养人才的做法,不仅使龙门孙氏人才辈出,而且也深深影响了他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不忘祖德、光耀门楣的使命指引,加上族规家训的不断教化熏陶,龙门孙氏屡出清官义士的现象也就很好理解了。

龙门古镇拥有悠久的历史,特别是将传统文化彰显表现在古建筑里的堂名、匾额、楹联上。这些内容是教化族人的准则和训示,更是先辈留给后代的宝贵精神财富,值得很好地传承和弘扬。(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博导 阮仪三)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作者:    编辑:沈妍    
分享到: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366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05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2]0867-091号 | 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1041366号-1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