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耳朵”李文炳:杭州城市水管的“把脉人”
发布时间:2017-08-29 08:18:00 星期二   

55岁的他因常年听漏已不太适应正常的声音世界,甚至患上重听,

但他不在意,称这叫“奉献”

“金耳朵”李文炳:杭州城市水管的“把脉人”

听漏工一般都是双人搭档。

听漏工一般都是双人搭档。

工作一会儿就一身汗,两个眼袋在李文炳脸上很明显。

工作一会儿就一身汗,两个眼袋在李文炳脸上很明显。

深夜的杭城街道上,他头戴耳机,胸前挂着一只录音机样式的仪器,机器上连着一根线,线的底端是个三角形模样的东西,边走边放在地面上,仔细倾听着什么。

他后面跟着一个人,手持一根1米多长、直径1厘米左右的细铁棒,碰到窨井盖就俯下身,将铁棒伸进去,耳朵则贴在另一头的白色塑料上仔细听,时不时还撬开窨井盖看看……

“他”叫李文炳,伙伴姓刘,两人从事的是一个鲜为人知的职业——听漏工。

听漏工是城市自来水管道管理中一个特殊的工种,主要利用听漏设备检测自来水管线漏水情况,可以说是城市水管的“把脉人”。来自杭州水务集团城南检漏班的李文炳干这行已整整27年了,他有个外号叫“金耳朵”。

22:00

心中有两幅杭州地图

一幅在脚上 一幅在脚下

杭州的晚上10点依旧很繁忙,车子川流不息,路人行色匆匆。李文炳和他的老伙伴刘师傅将维修车临时停在了环城东路和庆春路的交叉口上,准备开始工作。

简单地说,听漏工的主要任务是借助工具,辨别出地下管道是否有漏水的声音,一旦发现异常,第一时间向水务集团汇报,及时维修,保障供水管道的正常运行,避免水资源不必要的浪费。“这个是听漏仪,这根铁棒叫听漏棒。”李文炳介绍,这27年,他靠着它们为杭州避免了不知道多少自来水流失的可能,也获得了“金耳朵”的荣耀。

“这次要检查的是环城东路、庆春路交叉口到环城西路、庆春路交叉口之间的水管,长度约有2.8公里,加上沿街的小巷子、支路等,一晚上有3.4公里左右的水管要检查。”李文炳介绍。在他的脑中有两幅杭州地图,一幅在脚上,高楼耸立,热闹繁华;一幅在脚下,仅能用耳、用心去倾听和感受。

背上听漏仪、戴上耳机,手中的线拉着如秤砣一般的三角形铁块,走走停停,李文炳开始探索脚下这张“地图”可能存在的问题。

听漏棒上的明显水渍说明这里确实有渗漏。

听漏棒上的明显水渍说明这里确实有渗漏。

李文炳正在马路上检漏。

李文炳正在马路上检漏。

对存在漏点的窨井盖做记号。

对存在漏点的窨井盖做记号。

22:24

听漏工的世界永远是聒噪的

要从各种声音中辨别想听到的

自来水管漏水一般分为明漏、暗漏和渗漏三类,明漏是最容易被发现的,暗漏是指自来水管道中的水流入下水道或渗透到地下,这种漏损不易被人发觉,若不及时发现,会造成大量的水资源浪费,因而需定期主动检测。

听出地下是否有轻微的漏水声并不容易。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杭州永远充满各种声音。喇叭声、走路声、说话声、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因为戴着声音放大设备,听漏工的世界里永远是聒噪的。地面和地下的各种声音经过这两个仪器被加倍放大,还要辨别其中是否有自己想听到的。

“这里好像有点问题。”在醋坊巷李文炳停下了脚步,这时是晚上10点24分。他在一块区域不断徘徊,步子从一步1米变成了三步1米。“我来听听,上次也是这里出过问题。”旁边的刘师傅说。

“漏水的声音多达十几种,如果管道向上漏水,就会发出‘滋滋滋’的声音;如果向下漏水,声音就比较闷,像水烧开的‘噗噗’声。”李文炳说。

“探、听、看、测、钻”是检漏工作的五字诀,“听到漏水声后,在漏水声音明显处进行钻孔,确定位置,然后把听漏棒探进去,如果发现上面有水渍,基本可以判定这里漏水了。”

在刘师傅也觉得这是个疑似漏点后,李文炳决定钻孔进一步确认。

来源: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骆阳 文 胡峻玮 摄   编辑:程慧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