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变学生“创业”风口:代练月入 5 万
发布时间:2017-07-11 15:04:09 星期二   

    "为什么要找我?那是因为你的虚荣心在作祟!"

    上午9点半,嘉怡盘腿坐在大学宿舍的床上,头发凌乱、两眼紧盯手机、双手在屏幕上不停地乱按……同宿舍的女生都去实习了,而她的"工作"才刚刚开...

    新浪科技韩大鹏 " 为什么要找我?那是因为你的虚荣心在作祟!"

    上午 9 点半,嘉怡盘腿坐在大学宿舍的床上,头发凌乱、两眼紧盯手机、双手在屏幕上不停地乱按 …… 同宿舍的女生都去实习了,而她的 " 工作 " 才刚刚开始。

    这一天,她的任务是和男生宿舍的 4 人 " 开车队 ",帮助客户从白银上钻石。

    " 这人加钱了,规定了时间必须打完,但铭文太垃圾 ",嘉怡边打边吐槽着,这是她三天前接的 " 大单 " 之一,若这些单子干成了,则比宿舍另几人实习一周赚的要多。

    嘉怡有个引以为豪的账本,上面记满了她近一年的征战历程:青铜到黄金 + 红包 50 元;铂金到钻石 + 红包 140 元 ……

    在实习与考研的双重选择下,大四学生嘉怡走出了一条自认为 " 前途光明 " 的代打道路:既不用坐班,又可与好友互动,还能随时过把瘾。最重要的是,玩家的胜负欲和虚荣心,让代打行业供不应求,只要战绩出色,客户则会源源不断," 即便腾讯严打,那也是暂时的,毕竟它要赚钱 "。

    嘉怡仅仅是《王者荣耀》代打行业的一个缩影。可怕的是,在大四学生中,怀揣这一观念的人不在少数。这款国民级的手游,在 " 侵害 " 未成年的同时,也在改变着即将步入社会的年轻人,一种 " 坐着赚钱 " 的慵懒理念正在滋生,且影响甚广。

    性质改变,多是代打间的战争

    今年 6 月 13 日,腾讯官方发布了《净化游戏环境声明》,称对恶意送人头、恶意挂机、代练、故意掉分等进行专项打击,并根据程度处以禁止上榜、禁止 PVP、封号等惩罚。这让嘉怡有些担心,她放弃实习机会致力于此,莫非要断财路?

    不久后,《王者荣耀》迎来了全新的 S8 赛季。嘉怡发现,寻求代打的订单量开始剧增,这是集中赚钱的好时机,她顶着被封号的风险,再度开启 " 厮杀 " 模式。

    " 普通玩家都去吃瓜吧 ",在嘉怡看来,如今的《王者荣耀》有着特定的规律,赛季之初的对决,多是 " 代打和代打的战争 "。

    " 现在学生们都玩,老师也玩,段位太低了不好开口 ",嘉怡有个 6 人的微信群,另 5 人是同一学院的男生。他们分工明确,平时在朋友圈和论坛上打广告、等订单,有人负责接单洽谈,另有人负责协调时间。游戏中,每人有自己擅长的位置,若客户要求陪练,则以 "4 带 1" 模式进入游戏,通过默契配合迅速完成任务;若要求代打,则登录客户账号,通过娴熟技术帮其上分。相比而言,后者所花费的精力更多,价格也会略高。

    嘉怡的团队发现,在朋友圈寻订单,数量少且效率低,他们需要寻求合作,让有规模的工作室给他们 " 分点汤 "。

    这与很多传统行业的合作模式类似:上家接单下家干活,上家抽取三四成利润,即便如此,嘉怡的小团队也能月入两万元,每人可均分四五千元。

    这些钱可以基本满足日常开销,但她心有不甘。" 现在我除了代打,就是看视频研究游戏,每个英雄的属性和对战思路 ",嘉怡显然对游戏着了魔,不久前,网上一则《王者荣耀》代练月入 5 万的消息传出,这更让她兴奋不已。目前,小团队正在筹划建立代练工作室,打算再招募几名资深玩家," 我感觉严打都是虚的,这个游戏可能还会火一年,我们就赚这一年钱,其他的以后再说 "。

    竞争激烈,高薪只属于头部

    嘉怡的目标真能实现吗?

    " 那是传闻,或者说是极少数的资深工作室的收入 ",王磊是北京三石代打工作室的老板。他的路数与嘉怡有些类似,大学毕业后围绕《王者荣耀》创业,现在每天的任务就是重复游戏。今年年初,王磊在创建工作室前算过笔账,一个八人的团队,每天工作近 10 个小时,单日收入可达到 2500 元,以每月最高盈利 6 万元计算,除去每人 4000 元的基本工资、房屋租金以及水电外,自己的实际收入至少可达 3 万元。

    但激烈的竞争让王磊的梦想化为了泡影。

    实际上,目前他的月收入打了对折,维持在 1.5 万元左右。" 那些高薪收入只属于行业中的头部玩家 ",王磊说,淘宝中销量靠前的店铺,对方团队运作成熟且资金充沛,手中掌握着大量一手客户,他的工作室与对方合作,分得的也多为低端任务。此外,行业内竞争十分激烈,且没有从业标准,人员素质层次不齐,杀价、翘单等现象频发," 之前有几个员工,利用公司的资源找客户,私下接活 ",虽然工作室只成立半年,但王磊已琐事缠身,团队人心涣散,这让他倍感疲惫。

    腾讯严打代练的消息一出,王磊便开会要求低调做事,这也使得工作室的代打效率大打折扣,直接影响了收入。

    半个月过去了,同行们仍在疯狂接单,王磊有些按耐不住。最近,他的工作室再度疯狂运转,接单量飙升,此外他正在考虑培养一名游戏主播,前期砸些钱将其捧红,再植入工作室广告并赚取打赏。" 我还打算进些周边产品,游戏手柄、帽子、卡牌都行 ",王磊不愿放弃任何吸金的机会,他同样坚信《王者荣耀》是风口,与其挂钩的全生态参与者都会受益。

    巨大利润,数千店铺仍提供服务

    根据极光大数据近期的研究报告,截至 2017 年 5 月底,王者荣耀渗透率达到 22.3%,用户规模达到 2.01 亿人,5 月份日活跃用户数达到 5412 万人。在淘宝和京东上搜索 " 王者荣耀代练 ",有近 3000 家店铺拥有此项服务,销量榜前排的店铺,月销量已达到 337 万。有意思的是,所有店铺的基础标价均为 2 元。

    "2 元是业内规矩,具体要看你想要的段位才能定价 ",熟悉代练行业的人士指出,多数客户选择代练服务有两个目的:其一是为了满足虚荣心,其二是为了在他人面前炫耀。然而对于普通玩家,若在排位赛中遇到实力明显高于自己的对手,则会影响游戏平衡性,此外,部分代练还时常带有挑衅言语,戏谑新手,这也严重影响了游戏乐趣。

    该人士称,虽然腾讯官方号称严打代练,但操作难度十分有限。《王者荣耀》中有数十个英雄,每名玩家在使用不同英雄时,都会表现出不同的竞技水平。若以表现来衡量是否系代练,则很可能伤及 " 无辜 "。

    " 况且代练都是老手,要想规避风险,就很难被发现 ",该人士透露,根据半个月观察,手法熟练的代练团队很少有封号情况。有店铺客服甚至直言,代练期间被封号则全额退款,另有些许补偿。

    虽然腾讯在遏止歪风,但在巨大的利润之下,玩家的规避手段也在不断翻新,想必短期内代练不会全面禁止。

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韩大鹏   编辑:许佳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