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汽车 | 图库 | 宽频 | 娱乐 | 旅游 | 数码 | 金融 | 体育 | 家居 | 公交 | 时尚休闲 | 消费头条 | 新闻 | 论坛

  日前,有网友上传了几张上海某小学家长在微信群里上传个人资料,参与竞选家委会成员的截图。网友看后,普遍都被吓到了!
名校家委会成“拼爹会”?
  有家长表示,名校里,尤其是名校的“重点班”里,大部分家长是单位的干部,或是老板,或是学习成绩特别好的学生家长,这些家长的班级管理参与意识特别强。
  如果要求进家委会的家长比较多,老师会比较为难。最后,只要愿意留在家委会做事的家长,都会进入到家委会,家委会主任人选是家长们推选出来的,这个人必须有号召力,同时也懂得平衡家委会成员的关系。
普通学校,情况则简单得多
   广州越秀区某市一级小学的校长告诉记者,该校的家委会通常情况下是由班主任提名,然后由提名人再自行组阁,整个家委会大概就3个人。“我们这里的家长一般对学校事务不太关心,希望把孩子交给学校就由学校全权负责了,这时就需要班主任根据家长的主动程度,来提名家委了。”
  该校长告诉记者,学校不会参与家委会的事。一般情况下,遇到比如饭堂涨价、组织校级活动等,都会先通知家委会开会,让家委会征集所有家长意见,起到上传下达的作用。
 

  在一些名校里,几乎每个班的家委会成员人数都超过10个,有的甚至多达20个;而在普通学校里,通常家委会成员人数只有3个左右。

 
小学家委会成“香馍馍”
十几个名额“秒光”
  “老师在群里通知了家委会报名,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为老公报名了。”冉妈告诉记者,班主任通知了家委会成员的四种:摄影、宣传、财务和后勤四个组别,每个组别接受四个家长报名。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摄影组就已经被秒杀了三个。考虑到老公平时爱摄影,也没有征求他意见,冉妈也就跻身家委会行列。
 
 
高年级家长对家委会
避之不及
  吴女士的女儿今年上初一,小学期间当了几年家委会成员的她表示,这次说什么也不想入会了。“我们当时是家委会刚兴起的时候,没那么多职位分工,就是老师选几个家长组成家委会。”吴女士告诉记者,当时老师选择的标准分两类,一类是全职妈妈,另一类则是有社会关系的家长。
  炫炫妈告诉记者,儿子平时在家都很难坐得住,到了学校,老师可能在管理难度上会更大。她也希望能借助加入家委会,在帮班级做点事的同时,也能和老师混个脸熟。“平时在家里也就带带孩子,时间比较充裕,为班级做点事也蛮好的”对于全职妈妈来说,赵女士的入会理由就简单多了。但同时她也不忌讳地表示,希望和老师走得近一点,多沟通沟通孩子在学校情况,今后有些评优的机会,也希望班主任能够多关照。
  陈小姐告诉记者,家委会里有一些“潜规则”,比如老师有什么事情都会第一时间通知家委会,如果遇到一些学生的选拔活动时,一般由家委会先“瓜分”一遍,剩下的才到班级里。有时甚至名额都在家委会里“消化”了。“不过,老实说,即使是选拔优秀学生,不少家委的孩子都是尖子生,我们当时的家委会主任就给孩子请了两名家教,隔天一对一进行辅导,他的孩子无论是才艺还是学习,在班上都是数一数二的,所以,每次有什么活动,他孩子都是不二人选。”
 
积极入家委会反应家长们的焦虑
  “学校教育资源是有限的,在这个情况下,家长选择进入家委会,希望能获取老师更多的关注。”南京市委党校政法教研部副教授惠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很多新生家长在面对新的环境也往往无所适从。
  在和老师打交道时,为了给孩子建立好印象,激发孩子更好表现,同时在老师方面混个“脸熟”获得更多关注,加入家委会是很多家长的首选。对于这种现象,惠天坦言,这并没有对错之分。但从侧面,也反映了家长的一种焦虑情绪。
  一些教育专家分析,家委会的异化,是不正常的家校关系的体现。而这类不正常的关系,一种极端是家校之间缺乏互动,家长对孩子在学校生活漠不关心,另一种极端,则是家长的过度关心。
  而家委会选举的异化是家长对孩子的升学焦虑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之一。从买学区房到校外培训,再到深夜辅导,家长对于孩子教育的直接参与度越来越大,有的家长甚至成了“第二任课老师”和“助教”,自然也不愿放弃家委会这样的平台。
 
  家委会成立的初衷是很好的,然而在现实中,家长和孩子能否通过家委会实现与学校的平等沟通呢?在记者采访中,听到了不同的声音。
  有来自海珠区某小学的家长卢女士告诉记者,小孩读到四年级的时候换了一个班主任,对学生非常严格,体现在布置作业上既多又难,有部分家长觉得辅导孩子作业都吃不消,于是通过家委会,把家长的心声反映出来,希望老师在布置作业的时候适当调整一下,让孩子有个过渡。老师后来通过跟一些家长聊天调查,发现作业确实对于班上学生水平来说是多了,于是开始严格控制作业量,让问题得到了解决。
  “我觉得不太可能!你看看现在进入家委会的家长是什么人就知道了。家委会成员大多是干部家属、公司老板以及尖子生的家长。他们只会给学校唱赞歌,不可能实现监督功能。”家长李小姐表示,“代表的选取要公正公平,家委会必须要代表不同的阶层和不同的文化层次,要有好学生的家长代表,也要有成绩不好的学生的家长代表,要让每一方的人都有说话的权利。这样才能充分反映出家长的需求。”
  长春市朝阳区一所小学的家长告诉记者,8月底女儿幼升小第一天,一些热心家长自发成立家委会,拉了一个班级群,把老师也加了进来,班级有什么需要,老师会在群里发布,然后由家长去买。小到打扫卫生的拖布、水桶,大到上千元的打印机。
 
  另一位家长反映,100元是收得比较少的,她孩子上初中,班级要装修,每个家长要交200-500元不等。“刚开始收钱还都是刷刷墙面、买些绿植,买着买着就升级了。不光刮大白、铺地板,有的家长还要装空调。”
 
  曾经也是家委会成员的一位家长告诉记者,收点班费和装修钱都是小钱,而且还是在明面上。她女儿上初中时,班主任私下办班,自己又不好出面,就暗示家委会组织收费,一个假期一名学生至少收五六千元。“这些钱都是拿不到台面上的”。
家委会何以成为学校“另类提款机”?
  中国教育学会教育管理分会副理事长、东北师范大学教授杨颖秀认为,家委会的主要职责是代表家长参与学校管理和决策,维护受教育者的权益,有时可以为学校当交通安全之类的“义工”。如果通过家委会收费,给学校搞建设,只会降低学校和教师的威信。

  “现在,有的学校没有家委会,有的学校有家委会,可却成为摆设和工具。”教育专家熊丙奇说,所谓“摆设”,是指家委会只有“花架子”,不起任何作用;所谓“工具”,是指家委会听命于学校,一些事关学生权益的事项貌似通过家委会决策,由此变得“合法”,但这一家委会却不代表家长的意见,甚至变味为不合理决策的“帮凶”。

 
 
家委会
  一是家委会必须由家长民主选举参加,不能由校方指定,也不能想当然自动生成;二是家委会必须独立运行,不受学校指派。
 
 
学校
  如果家长委员会违背多数家长意愿,擅自收费为学校装修或购置物品,也属于乱收费的一种行为,学校和老师应该予以及时制止。
 
澳大利亚:家长权力涉及学校方方面面
  澳洲家长的权力涉及学校的方方面面,从财政规划,到老师的人事安排,再到和整个社区的互动,都跟家长的参与密切相关。而在相关委员会中担任关键职务的家长,也需要具有一定的专业能力。
  在澳大利亚,家长无论是参加校委会还是家长与公民委员会,其行为本身并不会对自己的子女有任何直接的好坏影响,特别是校委会在学校政策制定上,甚至可能经常会出现得罪人的情况。但澳大利亚的家长,往往仍然对参与学校的管理和帮助学校募款乐此不疲,真正把学校好、自己的孩子就会更好的观念落到实处。
 
日本:家委会工作十分繁琐 多数家长对此缺乏热情
  日本的家长委员会起源于上个世纪50年代,之后发展成为全国地方各级和学校几个级别的组织,全国和很多地方性的家委会已经成为社团法人,受宪法、教育法等相关法律的保护和制约。
   入学式、毕业式的准备等也都是家委会的工作。虽然作为家委会的成员可以更详细地了解学校和地区的教育状况,但是每个月要完成的工作量是不小的负担,外出工作的妈妈越来越多,很多家长感到力所不能及。家委会在选举委员时经常会出现无人自荐,最后只能抽签决定的尴尬局面。
 
阿根廷:参与家委会事务的多为学生母亲
  在拉美,不管是孩子的学业还是学校的各项活动,家长的参与度都非常高。但有一个问题是,妈妈们往往比较积极,多数爸爸却不知去了哪里。
   阿根廷中学有很多选修课,老师会要求家长帮助孩子选课,老师和家长互动越多,学校的声誉就越好,名气越大,所以每个学校都不敢放松和家长的沟通。最近,阿根廷教育界呼吁更多的父亲参加到家长委员会的事务中来,不要让孩子的教育成为母亲一个人的事。
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策划、编辑:尹文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