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野阔大江流
发布时间:2018-09-07 16:40:08

思想是行动的先导。新中国成立以来,有两次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一次是1978年开展的真理标准大讨论,重新确立了实事求是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克服了“两个凡是”的思想束缚,解决了姓“公”与姓“私”的问题。另一次是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后开展的解放思想大讨论,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思想,解决了姓“社”与姓“资”的问题。两次大讨论解决了当时干部群众的思想认识问题,为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打下了思想基础。

一次大讨论 拉开了杭州思想解放的大幕

1992年3月26日,一篇1.1万字的长篇通讯《东方风来满眼春——邓小平同志在深圳纪实》公开发表——

“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

“改革开放的胆子要再大一些,抓住机遇,发展自己,关键是发展经济。发展才是硬道理。”

……

这次谈话对无所不在的意识形态争论给予断然“终结”。一时之间,解放思想、加快改革步伐,成为舆论之共声。

巧合的是,就在同一天,一场全市层面的领导干部大会在杭州拉开帷幕。会上,时任杭州市委书记的李金明抛出了问题:为什么要解放思想?在哪些方面解放思想转变观念?

一个以“思想大解放,观念大转变,促进经济、社会大发展”为主题的解放思想大讨论活动,在全市上下迅速展开。

三天之后,也就是1992年3月30日起,杭州市委机关报《杭州日报》推出了名为“解放思想 提振精神 开创杭州工作新局面”的栏目,全市各级机关及社会各界人士纷纷发表讨论文章,表达各自观点。《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伟大理论的精髓》《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形成》《当代的马克思主义》……一大批理论文章也频繁见诸报端。一时间,思想解放之风正在通过大众媒体的舆论传播,在社会上形成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在经济界,这种解放思想敢闯敢冒的风气,影响力来得更为直接。在市委组织召开的一次企业家座谈会上,“厂长”们金句频出:

杭州万向节厂厂长鲁冠球冒出一句话:“关键是花钱买不管。”当时国营大企业碰到的问题在他那里都不是问题。“要改革,就要敢于破不合时宜的条条框框,要有绿灯亮时赶快走,红灯亮时绕着走,没有灯时摸黑走的闯冒精神。”杭州制氧机厂厂长金垒允一语中的。

要把解放思想教育当作“牛鼻子”来抓。随后,杭州市委领导班子带领市县区和部委办的主要领导分别到江苏省苏州市和广东福建两省七市考察、学习和研究。通过讨论,进一步解放思想、振奋精神、抓住时机,加快改革开放的步伐,促进杭州经济登上一个新台阶。

1992年5月13日,《杭州日报》头版再次发表题为《杭州,春潮涌动——开展解放思想大讨论纪实》的文章,文章中写道:“人们在议论中反思,在反思中议论。大家越来越清醒地意识到,解放生产力,首先要解放思想。思想观念上的差距,是第一位的原因……”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大讨论的高潮依旧持续,更重要的是,大讨论从思想上提振了全市上下的信心,并将此次成果落到行动中去。

后来的情况表明,这次大讨论最深刻的意义是吹响了加快杭州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进军号,其显著标志是,人们逐步地从沸反盈天的“左”和“旧”的思想影响中解放出来,从自我感觉良好的包袱中解放出来,从长期困扰的难题中解放出来。

而其后发生在杭州社会各个角落的深刻变革,都与这场大讨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次大改造 为敢闯敢冒的改革开放作新的诠释

1992年初的杭州,以邓小平“南方谈话”为主轴的大讨论如火如荼。而在城市建设领域,一场由一条道路改造而引发的讨论,给予了解放思想在民生层面的“另类阐述”。

4月20日下午,杭州市宣布将对庆春路进行综合改造。上世纪90年代初的庆春路,交通繁忙、店铺林立、杂乱无章,10来米宽的路面经常阻塞,被称为“全市居住条件最差的地段之一”,也是市区交通事故最频发的道路之一。

当时,杭州日报记者曹洁军报道了庆春路改造“从无到有”“从规划到竣工”的全过程。他回忆说,改革开放10年间,杭州发展是迅速的,但是城市基础建设与发展速度并不匹配。“有人形容,杭州是巨人的发展,道路却是‘婴儿的血管’。”因此,老百姓对城市建设的愿望非常强烈。

改造是大势所趋,但又困难重重——修约六里长街,需要资金六个亿,动迁六千户。

“1992年,杭州城市建设维护费一年只有三个亿左右,庆春路改造就需要六个亿,别的事情都不干,连半条街都修不了。”李金明清楚地记得,筹集资金是当务之急。

但钱从哪儿来?人往哪儿去?

唯一知道的是:庆春路的改造,如果沿用过去的思路,肯定搞不成。

一次次的讨论、碰撞中,十六字方针被慢慢地推上桌面——“以路带房、以房养路、路房结合、综合开发”。借地生财、滚动开发,依靠涉外房地产批租。换句话说就是开发商来开发这块地方,把修路的钱和居民搬迁的钱都拿出来,开发商自己盖房子自己拿钱。

而这些开发商中,还夹杂着外资,这是对计划经济和旧观念的赤裸裸的挑战。干?还是不干?这在全市干部群众中引起了很大的波动。

反对的声音很多:有人质疑说“卖地就是卖祖业。”一位老同志听说有外商,连讲带骂地说了一通反对外资入驻杭州的言论。而另一位老同志则质问:“李书记,我是党员,我听到这些话都感到脸红,你也是党员,你还是杭州市的书记,你脸红不脸红?”

坚定的声音更多:“这怎么会脸红啊!这符合小平同志讲的‘三个有利于’啊。”“借梯上楼借船出海,引进外边的资金来改造旧城,用他们的钱来帮助我们搞建设。过去办不了的事,现在能办了,原来破破烂烂的城市可以改造了。”

近500家商业网点外迁过渡,第一批3893户居民异地安置。故土难离,乡情切切,但每个人的心都息息相通。家住菜市桥光裕里1号的阮碧群大妈一吐心声:“我家三代世居庆春路,外迁总有依恋,可这条‘阎王路’的罪也是受够了,再不改建,杭州人的台都要塌光了。”

曹洁军坦言,靠过去计划经济时代的“吃饭财政”,要搞大规模建设是不可能的。思路决定了出路,庆春路改造的做法为杭州基础建设打开了迷局,注入了活力与动力。“事实上最重要的是,城市建设提升人气,提振人心;还有就是真正为老百姓改善居住生活环境。老百姓拍手称快,在动迁过程中没有遇到任何阻力。” 曹洁军回忆起那段往事,仍特别振奋。

那时,每个人都醉心于庆春路的未来——

有评论说:“路在哪里?路在于解放思想,敢想敢干,敢闯敢‘冒’”。

历时两年,庆春路最终建成东始环城东路、西至环城西路,长3040米、均宽40米的通衢大道。

一份“万言书”西湖绸厂从“最小”走到“最大”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同样,理论也来源于实践。

解放思想大讨论如火如荼之时,在杭州基层,一些带有突破性质的改革实践已有了初步探索——

1989年的杭州西湖绸厂(达利(中国)有限公司的前身)是当时杭州丝绸系统中规模最小、效益最差的企业,亏损25万元,濒临破产边缘。大家都在寻找出路,但路在何方?

改革,或许还能起死回生;不改,必然死路一条。

1989年5月,一份洋洋万言的《杭州西湖绸厂内部配套改革总体方案》放在了杭州西湖绸厂的上级主管部门的办公桌上,这是杭州西湖绸厂党委副书记、副厂长费建明精心拟就的。

这是一份就企业内部用工制度、分配制度为主的全方位配套改革:打破工人、干部界限,中层干部和管理人员实行全厂公开招聘;打破原固定工资模式,实行厂内5级工资制,真正体现“干什么活拿什么工资,多劳多得,少劳少得,技高多得,艺低少得”的原则;把择业权还给职工,厂内定员定岗,双向选择,并打开工厂大门,允许职工自由选择……

整个配套改革都贯穿了“以人为本”的理念,直指企业的沉疴积弊,是在翻天覆地地大破“一大三铁”。

在职代会上,费建明告诉大家改革有风险,自己也没有把握,只有一半的把握。职代会上群情激昂,职工们从心底拥护这样的方案,好几位职工代表站起来,高声说:“厂长,你大胆干,即使改革只有50%成功的希望,也要干到底。”

同年7月,方案顺利实施,改革的推行出乎意料的平顺,效果也奇迹般的快速显现:1989年,企业止住滑坡,当年实现盈利30万元。

如果说 “万言书”是西湖绸厂改革的序曲,那么1992年,杭州市解放思想大讨论要求“思想再解放一点,步子再快一点”,让大家彻底放下了理念层面的思想包袱,有了更大刀阔斧的实践。同年8月,费建明起草的《西湖绸厂发展战略概述》获得职代会通过,由此拉开了西湖绸厂的第二次改革序幕。主要内容是“老厂办新厂,大厂办小厂”,将企业按产品专业化及不同的行业性质,形成“多种所有制并存、多种经营并举”的格局。

在这场解放思想的大讨论中,关于国营企业的“生死讨论”,事实上意味计划经济的秩序被颠覆,僵硬的价值观遭到摒弃,坚硬的思潮已经烟消云散,加快改革与开放,已经成为全民共识。

一系列新观念 新旧体制转换迸出耀眼火花

无论是庆春路大改造,还是西湖绸厂的改革,其改革思路都源于并印证着1992年的那一场大讨论。思想解放后的杭州如开闸的江水,奔流到海:

用市场经济的新思路改造旧城——“以路带房、以房养路、路房结合、综合开发”这十六字方针完成了庆春路改造工程,也拉开了杭州市“五路一场”的改建序幕;

用体制转换的思路探索国有企业改革之路——有杭州西湖绸厂的自我革新,有香港中策并购杭州橡胶总厂、杭州啤酒厂的嫁接外资,有“百大”兼并杭州照相器材厂的承担债务式重组等多种举措,解决好国有企业的三个问题:企业往何处去,人往哪里走,钱从哪里来;

用发展的观念推动区划调整——确定的杭州城市走向,就是要沿江、跨江、向东走,从西湖时代迈向钱塘江时代。

在新旧体制转换过程中,杭州人的观念在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中迸出耀眼火花,杭州人再也不怕肥水外流,开始从精明走向开明和高明。

40年后, “最多跑一次改革”“杭改十条”“三化融合”“拥江发展”“乡村振兴”……从经济层面到社会领域,从顶层设计到民生百态,思想解放的内在逻辑延宕并指引着杭州的发展,如同大江浩荡之东流,推动着时代奔流到海。旧水与新流争势,其间纵有千回百转,但趋势之顽强,冲决无碍。

适逢改革开放40年、“八八战略”实施15年,解放思想再次作为行动先导,坚决破除一切不合时宜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机制弊端,引领杭州打造展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重要窗口。站在历史的临界点上,回望来途,在百感交集中对酒当歌,慨当以慷。瞭望未来,洪波涌动,日月之行,若出其右。

记者手记

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发展主轴已经向经济成长转移,然而围绕经济领域中出现的种种新现象,仍然有不少人以意识形态的标尺去丈量和批评。

在这轮社会变革开始的1978年,全体国民并不知道未来之路通往何处,他们所能告诉自己的是,必须从贫瘠中逃离出来,从金钱的意义上改变自己的命运。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40年来,貌似毫无路线预设的中国改革,实则一直有一种强大的内在逻辑。观念的突破一直是改革最主要的动力,哪些地方的民众率先摆脱了计划经济的束缚,哪里就将迅速崛起,财富向观念开放的区域源源流动。

1992年是一个新阶段的起点。当市场经济的概念终于得以确立之后,面目不清的当代中国改革终于确立了未来前行的航标,改革的动力将从观念的突破转向制度的创新。

从1978年的徘徊苦闷,到1992年的骚动而热烈,到2008年的激越亢奋,再到此时此刻的万物升腾,40年里,中国以从思想到行动的惊人变革,向世界证明了自己的勇气和格局。她的每一次啸叫和迈出的每一个步伐,都让全世界屏气注目,各自揣度。同时也让这个国家在巨大的不确定性中,迈向更辽阔的未来。

当新的时代到来时,江河汇聚成川,山丘崛起为峰,天地一时,锐不可当。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 记者 郑晖 文 倪宇翀 摄/视频   编辑:陈俊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