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家书|是什么让他那样地战斗?重读烈士刘英家书,感受“追梦”的力量
发布时间:2019-07-04 16:05:04

温州新闻网

【编者按】公元1949年5月7日,70年前的今天,温州和平解放。无数先烈为此献出了生命。他们的故事,有的见诸史书,有的广为流传,有的鲜为人知。温州新闻网支站-瓯网特推出英雄家书专题,讲述一个个这样的故事。这些故事,缘于一封封烈士的家书。这些英雄家书,有的因特殊的时代背景不敢用真实姓名落款,有的写于阴森的牢房,有的落笔在血与火的战场,有的甚至刚写完就焚毁在烈火中。信中承载的梦想和执着,力透纸背,永不褪色。回望历史,是为告慰先烈,他们于信中记下的心愿和梦想已一一实现。回望历史,更是为今日之重任,为民族伟大复兴的追梦者凝聚智慧和力量。

刘英(1906-1942),原名刘声沐,化名林远志、可夫、爱群等,江西瑞金人。自幼家境贫寒,九岁起入小学读书,好学勤奋,成绩优秀,十八岁时在小学支教。

1929年,刘英投笔从戎,参加毛泽东、朱德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中央苏区的五次反围剿斗争。曾任红军连指导员,营、团、师政委,军团政治部主任,抗日先遣队政治部主任。

1935年1月,刘英与粟裕一起率部进入浙江开展游击战争,创建浙西南、浙南、浙东游击根据地,坚持了三年游击战争。历任红军挺进师政委、中共闽浙边临时省委书记、省军区政委、中共浙江临时省委书记。

1939年3月,刘英率省委机关从温州秘密迁入丽水,在四牌楼开设“兴华广货号”商店作为联络处,领导全省党的工作和抗日救亡运动。7月21日,浙江省一大召开,选举刘英任浙江省委书记,后任华中局委员、华中局特派员等职。

1941年省委机关由丽水迁回温州,1942年2月8日,因叛徒出卖,刘英在温州被捕,浙江省委遭到破坏。5月18日刘英在永康方岩壮烈牺牲。此后未重建浙江省委,各地党组织或直属中央及省外上级组织领导,或独立坚持斗争,直至浙江解放。

在浙江省档案馆汇编的一本党史资料中,看到这封刘英在结婚当天写给“岳母及诸兄”的信,原本心中那个藏在“浙江省第一任省委书记”“革命先烈”这些词汇背后平面化、脸谱化的形象突然立体生动、色彩鲜明了起来。一个智慧、英勇、坚贞,又充满浪漫情怀的刘英,就这样穿过一封封亲笔书信向我们走来。

我俩从此结合,结成牢不可破的终身伴侣,为抗战建国伟业共同努力!

——1939年10月16日新婚第一天给岳母及诸兄的信

近日,温州市鹿城区九柏园头狭窄的巷弄里。

推开“19号”的院门,刘红宇有一瞬的恍惚。小小天井里,迎春花开得热烈,堂屋厢房俨然旧模样,竹椅木榻摆在檐下,仿佛刚刚有人在此促膝密谈。

他第一次知道,就是在这个小院子里,这个当年新四军的温州通讯处,他的爷爷刘英和奶奶丁魁梅第一次相遇。

那是1938年的初秋,刘英32岁,丁魁梅22岁。

那一天,台州姑娘丁魁梅,受组织派遣调到省委工作。她从天台步行到乐清,横渡瓯江,赶到九柏园头报到。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刘英就准确无误地叫出了她的名字。“初次见面,他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丁魁梅在回忆文章中说,“离开时,刘英提醒我换上便装。我才意识到我已从公开的革命斗争,转入更艰苦复杂的地下斗争。”

很快,丁魁梅就见识了刘英的“机智果断”。

几天后,九柏园头的联络处突然被国民党查封,7位同志被捕,藏在天花板上的秘密文件和枪支还没来得及转移。

刘英让几个同志穿戴起国民党军官的装束,装作搜查,长驱直入,把物资安全取出,然后大摇大摆地撤退了。

大家又惊又喜之余,不免谈起许多刘英的故事。

他在瑞金参加红四方面军时,曾赋诗明志:

幼时不知路,今日上坦途。

赤心献革命,决然无返顾。

他因为字迹清秀、文笔流畅,被毛泽东同志看重,特地调到身边从事文秘工作。

他右臂被子弹打穿,腕骨粉碎性骨折,仍不下火线继续指挥战斗。

他和粟裕等人率队从瑞金出发,一路转战闽浙赣,组建红军挺进师开展游击战争。

他英勇善战,从1935年到1937年,无数次粉碎敌人的大规模围剿,让敌人闻风丧胆。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

......

许许多多“刘英的故事”和日常工作相处中的点点滴滴,渐渐在丁魁梅心中交叠出别样的情感。

1939年7月21日,浙江省委在平阳凤卧召开中共浙江省第一次代表大会。刘英当选为省委书记。这次大会是在国民党开始积极反共,疯狂捕杀共产党人的严峻形势下召开的。也是在这样令人窒息的白色恐怖高压下,刘英和丁魁梅的爱情之花盛放。

1939年10月16日,他们在平阳冠尖一户农家结婚。战友们用稻草编织垫褥,铺设他们的婚床,简朴又甜蜜。那天,他们为自己准备了礼物:一张结婚纪念照、一封写给岳母及诸兄的家书。

刘英在家书中承诺:“我俩从此结合,定能本着互尊、互勉、互谅、互助之精神,结成牢不可破的终身伴侣,为抗战建国伟业共同努力!”

在那个最坏的年代,他们遇见彼此,血雨腥风和艰苦卓绝的斗争从未动摇他们的革命理想,反让爱情的花儿越发灿烂。

新婚的承诺,两人终身未悔。

任何麻醉欺骗与利诱,均不能丝毫动摇我们的斗志和决心!

——1939年为妻子丁魁梅题写

丽水市莲都区浙西南革命根据地纪念馆,当地百姓称之为“刘英纪念馆”。

从丽水市党史办退休后到这里担任志愿讲解员的周德春,带大家走进一处宁静的小院。院中草木葱茏,门檐上挂着一块牌匾:中共浙江省委机关旧址。

左厢房就是刘英当年的卧室。室内陈设简单,墙上挂着一张刘英和丁魁梅的黑白合照,夫妻俩淡淡地笑着。

这个小小四合院,曾留下许多“王老板”的传说。

1939年3月,省委机关从温州移至丽水。刘英装扮成避难的富商“王志远”,在四牌楼开设“兴华广货号”商店作为联络处。他和丁魁梅、交通员王德珊及其亲人组成“五人避难家庭”,租住到厦河村保长家这个四合院里。

很快,这个时常头戴银丝草帽,身着哔叽长衫的“王老板”就赢得村民的信任。

王老板每天在村里散步,给生疮的孩子洗手、换药、讲故事。保长家孩子的毒疮,也被治好了。保长识字不多,平时有公文来,就让王老板读给他听,上司要苛捐杂税派壮丁,也找王老板商量。王老板利用这种关系,设法复制了许多印章和路条证明,给地下党活动出条子开证明。

每到夜深人静,夫妻俩就借着昏暗的煤油灯光,小心翼翼地用碘酒揩着白天收到的情报和上级指示,王老板看后起草发通知,丁魁梅“用钢笔尖尽细地抄许多份”,让阿珊分送各个联络点。小院里的煤油灯常常亮到天明。

1940年,被派到丽水清剿红军的敌人进驻厦河村。一时间人心惶惶,王老板乐滋滋地对妻子说:“他们派了一连兵来保护我们啦!”

他果然很快把敌人变成了“朋友”。“敌军中很多人生疮,他们知道王老板可以治,就纷纷来揩油,”丁魁梅曾回忆,“王老板趁机探听军情。”这位敌连长做梦也没有想到,王老板就是他费尽心机想要剿灭的“共匪”省委书记。

王老板出外谈生意的时候,就是他往来温州丽水发动工作的时候。

“魁妹,在我们每天十几小时工作之余,除阅读各地新闻外,唯可慰我心灵者,便是你的来信和照片。”

“魁梅战友,站稳自己的立场,把握住事件的真理,任何麻醉欺骗与利诱均不能丝毫动摇我们的斗志和决心!”

来回奔波时,唯有纸墨间,他们能倾诉理想和思念。

虽然刀光剑影不断,但在厦河村的这两年时间,大约是刘英和丁魁梅结婚后最安稳、最幸福的一段时光。30多年后,丁魁梅回忆这一段生活的文章,笔触轻快,字里行间透着种难言的活泼。

各种苛刑我是有份的。若通讯都没有了,或许我已赴九泉,但我时刻这样准备着。

——1942年刘英于永康方岩狱中写给狱友的信

日前,永康方岩刘英烈士陵园。暴雨如注,雷声如战鼓般轰鸣,刘红宇将一束鲜花奉至墓前,深深鞠躬。圆形的墓室后,有一块略小的墓碑,那是属于丁魁梅的。

刘英烈士陵园管理所所长胡晓明在冒雨准备祭扫需要的东西,永康市里几十名党员恰在这一天赶来祭奠先烈。

刘红宇避开人群,在展厅的僻静处轻声读着爷爷于狱中写给狱友的信。

“我的问题与你们不同。各种苛刑我是有份的。若通讯都没有了,或许我已赴九泉,但我时刻这样准备着。”这也许是刘英生前最后一封信。

1942年2月8日,因叛徒出卖,刘英在温州小南门被秘密逮捕,敌人如获至宝。国民党温州行政督察专员张宝琛得意地说:“捉获刘英一人,胜俘敌十万。”

在永嘉看守所,敌人动用了各种审讯手段,没能得到一点口供。他被押解到永康方岩,拘禁在特制木笼中,双脚被戴上5公斤重的脚链。

叛徒劝降,他怒斥“生平最恨没骨气的叛徒”;严刑逼供几乎每隔一天就来一次,他安然处之。

5月17日,蒋介石自重庆发来要求处决刘英的急电。

5月18日清晨,天下着小雨,刘英在方岩一个小山坡上从容就义,时年36岁。当地两个村民,悄悄将他的遗体掩埋在马头山麓,并种了两株刺柏为记。

不知那一刻,他有没有惦念身怀六甲的妻子。就在他牺牲两天后,5月20日,儿子刘锡荣在上海出生。

丁魁梅得知丈夫被捕后,急怒交加,立即将家中的秘密文件、电报密码、闽赣两省的关系、中央领导的照片忍痛焚毁,转道温岭赶往上海,联系上级领导组织营救。

刘英牺牲的消息传来,丁魁梅几乎没有时间让自己陷入悲痛。之后10余年里,她也都没有时间悲伤,她一直带着孩子跟着部队转战各地,孩子几乎是在马背上的箩筐里长大的。

1986年,丁魁梅在病榻上留下遗愿:与丈夫刘英合葬。

不到3年的婚姻生活,留给她的礼物是长女幼儿和40多年的怀念。

丁魁梅曾执笔写下:你的壮志已偿,你所热爱的祖国和人民,已像巨人一样站在东方,祖国在奋勇飞跃地前进着,孩子们在健康地成长着,一切都可告慰于你!

记者手记

毛泽东曾深情地说:“刘英为人民而牺牲,人民就会永远纪念他。”

1996年5月18日,温州文成刘英纪念馆开馆,那是54年前他牺牲的日子。纪念馆第一段台阶共36级,因为他牺牲时仅36岁。纪念馆里,还有珊溪镇为革命献身的96位烈士。1993年,文成珊溪镇的一群老党员提出筹建纪念馆,为了刘英曾在这片山区洒下革命的火种。人们纷纷自发捐资,一名拾荒的女党员就带头捐出105元,各路捐款如涓涓细流汇聚而来。当地一位99岁的老党员刘际洽告诉我们,当年刘英的队伍进入罗山村时,他才16岁,他父亲曾给刘英带过路。他们在村里时自己埋灶做饭,从地里摘了葱、茄子,就在将钱用石头压在田头。

84岁老人包学冠,从学校退休后志愿成了刘英纪念馆讲解员已持续23年。

刘英短暂的一生,被后人凝练成文,记录在宣传画和各类书稿史料里。他的雕塑在山头远眺全新的珊溪镇,瘦得衣袖空荡荡的,但眼神坚定如初......

哪怕70多年过去了,人民依然没有忘记他。

他曾经那么鲜活,仿佛近在眼前。

来源:温州新闻网   作者:   编辑:管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