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 杭州网>热点专题>e周观察
被“冷落”的出租车司机们
发布时间:2015-09-02 10:47:10 星期三   

 

 

  杭州网讯  乘车环境好、服务佳、层出不穷的各类奖励补贴、日益庞大的用户基础,新鲜而汹涌的专车浪潮一波接一波地侵蚀着出租车司机们的“饭碗”,二者间的矛盾也在不断升级,此前杭州已爆发过多起出租车司机与专车司机的冲突事件。现在,这些被市场所逐渐“冷落”的出租车司机们又作何反应呢?

    记者今日搭乘一辆出租车,同司机何师傅聊起这个话题时,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专车对我们收入的影响太大了,减份子钱也没用。”当记者告诉他最近新组建的杭州出租汽车集团时,他说,“当然希望改革,但仅仅成立一个集团是不够的,否则只是换汤不换药,多了块牌子而已”,记者紧接着向其介绍了改革的主要举措,何师傅的脸上似乎有了些许的希望,“那还是挺好的,但实施起来恐怕没那么容易,不少司机花了七八十万买俩出租车开,改革之后,这些司机的损失又怎么弄呢?真能够落实好,我们还是有希望的。”

    记者随后拨通了认识的三位出租车司机的电话,令记者感到意外的是,这三位司机已经全部离开了出租车行业。

    王师傅开了九年的出租,今年六月他去了一家企业做专职司机。他说,由于打车软件的出现,他的月净收入从过去的六千多下降到两千多。之前出租车公司为了挽留司机,也曾下调过份子钱,但平均下来每天只少了十来块,完全是杯水车薪。“主要是空载率太高了,车子整天转来转去没有人坐,这成本就太高了”,王师傅说。

    吕师傅开了六年的出租,他说过去没有打车软件的时候,只要肯干,一个月能挣上万元,后来“滴滴打车”、“快的打车”软件出来,他也跟着一起装了,月收入还能维持在七千多左右,但到“优步”、“滴滴快车”出现后就完全不行了,一个月只有三千多。对于专车,他说,“没办法,社会在发展,这个东西阻挡不了的,我们也只能顺应。”他现在在一家体制内单位做司机,他说,“现在单位一个月工资4500,还给我交养老保险,虽然钱挣得也不多,但是比起开出租要轻松很多。”对于改革,他说,“优步、滴滴都是新东西,对年轻人有吸引力,出租车显得太中规中矩,要改不容易,希望改革真能改好。”

    张师傅开了近十年的出租,现在在家待业,“跑出租那么辛苦,一个月就挣两千多,谁还愿意干啊”,张师傅颇为无奈地说。打车软件出现之前,她一天能挣四百多,现在一天只有一百多。她认为专车扰乱市场,应当取缔。她希望改革能早日启动,如果效果好,她还愿意回来继续开出租。

来源:杭州网 作者:见习记者 张雷 编辑:郑维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