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 杭州网>热点专题>e周观察
打车软件“倒逼”出租车改革
发布时间:2015-09-02 11:14:59 星期三   

    

 
 

    让施杰头疼的是,每次到北京,都因为车难打而闹心。今年,全国政协委员施杰干脆换了出行方式,到京第一天,他便跑去买了一张交通卡。

    正如施杰曾遭遇的,打车难是不少老百姓都曾遇到的问题。

    出行在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性不言自明。但就在过去一年,名为“专车”的打车服务在移动互联网领域迅速流行,截至2014年12月,我国打车软件累计用户达1.72亿,而在刚刚过去的2015年2月14日,

    国内最大的两大互联网打车软件滴滴快的宣布合并,或为打车难找到了一条解决途径。在专车接送市场,,滴滴快的目前的市场占有率已高达90%。

    因为滴滴快的等专车应用软件的出现,传统出租车行业被冲击了!

    专车的异军突起,被不少专家如是解读:在传统出租车营运体系下,公众出行的需求远未被满足,专车提供的更为便捷、个性化等基于互联网思维的创新服务模式,则填补了这一需求空白。

    类似于专车应用的打车软件能否缓解打车难,清华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约94%的出租车司机认为,打车软件是提高了工作效率,降低了空驶率,提高了收入,另有72%左右的乘客认为,打车软件让打车变得更方便,一定程度上解决打车难。

    如果说没有互联网,专车也许不容易发展起来,借助于互联网提供了新的运行模式,专车与拼车等对传统出租汽车行业的垄断是极大冲击。

    然而,时至今日,专车与拼车的合法化问题一直在被讨论。其中最受人关注的,就是多年来遭人诟病的出租车专营制度。

    日前,全国工商联在两会上提交了《关于尽快废除出租车专营制度的提案》,工商联建议尽快废除出租车专营制度,让出租车行业回归市场经济的轨道。

    提案建议,政府应明确职责定位,彻底斩断与行业之间的利益关联,从行业中完全退场。此外,出租车市场应对社会开放,破除“数量管制”、建立“质量管制”体系。

    3月4日,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出租车行业发展至今,确实存在规模和管理上的问题,需通过改革来使其更加规范、有序,使老百姓用起来更加方便。

    对于舆论焦点的快的打车、滴滴打车、一号专车以及拼车网专车等新生事物,杨传堂表示,目前交通部正在调研,争取尽快出台指导意见。

    随着互联网应用的越来越普及,由于技术的进步和市场的需求,拼车以及打车软件必然会得以迅速发展起来。大众较普遍认为,政府是否应该简政放权,取消出租车行业的特许经营。

    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也在思考一个问题,出租车公司的特许经营是有偿获得的还是无偿获得的。“如果是无偿获得现在的特许经营权,出租公司凭这个来生存赚取利润,政府为什么不能够放开市场?”蔡继明说,“如果出租车垄断放开了,专车也未必就能有那么大的市场,也未必就有多高的盈利。”他认为,放开之后,大量出租车进入市场,能够在更大程度上满足人们出行需要,可能会形成出租车和专车平等的公平竞争环境。

    当然,出租车行业改革很大程度上要突破现行的不合理法律法规。不过,这在蔡继明看来,并不妨碍改革。

    他的建议是,“出租车的改革,应依照法律程序来改,而不是死板地依照现行的法律,如果是这样,那所有的改革就别改了。”

    他举例说,最近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国务院在33个县市区暂时停止执行《土地管理法》和《城市房地产管理法若干条款》。“这才叫做依法改革。实践中依照法律程序来改,不是依照现有的法律法规改”。

    蔡继明建议,此前出租车改革颁布了很多条例,“可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或者国务院授权某个区域在一定时间内进行改革试点”。“专车不管现在或将来合法不合法,要想进入正常运行的轨道,须取决于整个出租车行业改革是否走向市场化。”蔡继明如是强调。

    出租车改革必须下到深水区,这是大所数人的观点,但是破除出租车垄断经营还需要迈过重重阻力,这些利益大部分来自于既得利益集团所设置的障碍。大众拼车网认为,只要政府真的有决心,建立专车与出租车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就一定能实现。

来源:大众拼车网 作者: 编辑:郑维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