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2014.11.19 — 2014.11.21
大卫·法伯:移动互联网变革中国将是主角
2014-11-19 17:41    杭州网

    大卫·法伯(被誉为“互联网祖父”)上世纪50年代加入贝尔实验室,七八十年代曾帮助组建美国科学基金会的计算机科学研究网,以及美国科学基金会网、美国国家研究与教育网等。

    大卫·法伯认为,现在中国正在走创新道路,出现新的点子,就像美国、日本一样,中国显然是有足够的人才进行创新,而且有足够的人口数量来检验这些想法。

    要说预言到网络改变世界,可能是比尔·盖茨

    新京报:你被称为“互联网祖父”,如何评价做出的贡献?

    法伯: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他们叫我“互联网祖父”:我的很多学生是“互联网之父”。

    我对互联网有很多贡献,最大的贡献是参与组建了美国科学基金会的计算机科学研究网(CSNET),这基本上是美国互联网的前身。当时的计算机科学界很尴尬,不被基础科学界认可,我们说服了美国自然科学基金会给了网络研发一个机会,这之后日本、德国、中国也发来请求想要联网。几个分散的网络最终连成一个大网,并从学术界走向了商业化。一开始,互联网技术是很昂贵的,但当它变得人人都可承受时,互联网就变成了对文明有益的事。

    新京报:你在早期研发时,是否预言到互联网会改变世界?

    法伯:我不觉得任何人能够预言到,如果真的要说有谁预言到了,那可能是比尔·盖茨。早期研发需要很大的电脑,除了学术界没有人能够拥有它。当有了PC后,调制解调器、浏览器等商业应运而生,互联网才真正插上了翅膀,起飞了。

    新京报:过去三四十年,你觉得互联网如何从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改变了世界?

    法伯:世界变小了。现在我们立刻就能知道世界任何角落发生的事情。早期,不同国家的人要互相交流很麻烦。在美国,曾经很多年打电话给其他国家时,1分钟至少要收1美元,费用相当昂贵。互联网有了后,沟通突然变成免费的,这是完全不同的交流方式。

    经济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让我惊讶的是零售业的变革,人们开始通过亚马逊等互联网公司购物,这是我没想到的。

    政治和社会层面受得影响就更复杂了。很多地方的政治进程改变了,人们利用网络来竞选,一个小团体通过互联网就可以把自己的声音放到最大。但也有负面的一面。比如伊斯兰极端组织,就利用社交网络雇用人,这在之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推动创新中国将扮演极为重要角色

    新京报:移动互联网变革中,中国将扮演怎样的角色?

    法伯:中国绝对会是主要的角色。现在中国销售的手机我相信和世界其他地方销售的手机一样好,而且更便宜。中国的手机用户增长非常快,人均占有量可能会超越美国。未来几年中国如果能够把重心放在创新上的话,可以引领世界。

    现在中国正在走创新道路,出现新的点子,就像美国、日本一样,中国显然是有足够的人才进行创新,而且有足够的人口数量来检验这些想法。中国在推动创新上将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


来源:新京报    作者:金煜    编辑:易晔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1041366号-1
法律顾问: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