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教育厅的意见征集会
 

  
  11月18日,浙江省教育厅出台关于恢复中小学晚托班的指导意见,鼓励中小学争取经费重新开放晚托班或“爱心班”,杭城学校的晚托班将重回公众视野。【
指导意见全文

  延伸阅读:放学应当“人性化”  南京“延迟放学”给家长时间

 
“晚托”需求的膨胀

分析起来,“晚托”需求膨胀的原因有三种:
* 利用课外时间,培养孩子的兴趣爱好
* 学校作息时间与双职工家庭工作时间冲突
* 老人不懂功课,晚托班可辅导作业

 

放学了,去哪儿?

外婆不知道萱萱几点能出来
妈妈,我没有期待你早点来
  外婆带着萱萱去附近一家肯德基,等待萱萱妈妈下班顺路接走萱萱。
快和外婆一样高了
等待
校门口围满托班老师
点心留给爸爸妈妈和奶奶吃
  小小的妈妈是快递公司的高管,每周只有一天在家。爸爸又经常加班。
作业是主要任务
计时口算
 

杭城“晚托”现状

外地来杭双职工家庭 孩子大量参加晚托班 采荷三小江锦校区二三年级的学生,参加晚托班的现象非常普遍。多的班级有一半的学生参加晚托班,少的也在四分之一左右。

本地的成熟老小区 老人接孩子居多 采荷一小教育集团采荷校区和双菱校区都是比较成熟的小区,家里的老人都在身边,家长们更放心让老人来接送孩子。

一个晚托一个故事 爸妈不得已的选择 濮家小学作为杭州的老牌小学,在不同的社区有多个校区。每个校区的晚托情况不尽相同,这一定程度上可以体现目前杭城晚托多元化的需求,以及复杂的市场情况。

 》》》查看全文 

学校托管
班主任和副班主任轮流值班
  采荷一小是个老校区,周边围绕着的是一些成熟的老小区。虽然学校周边也聚集了十几个培训机构,但采荷一小的孩子更倾向于参与学校开设的课后的困难班,一般从三点二十五开始,最迟到四点二十结束。由班主任和副班主任轮流值班。
社区托管
社区与培训机构合办四点半课堂
  钱杭社区是杭城最早推出“四点半学校”的社区,这里的住户近七成为年轻的双职工家庭,其子女在附近小学入读。很多家长下班回到家中都要6点左右,对孩子的学习管理时间少。2007年初,社区成立了社区四点半学校。
社会托管
社会培训机构扎堆在学校周围
  天运路,一头连接秋涛北路,一头还未开通,因为聚集了万家校区和采荷教育集团等学校,这条仅数百米长的路上林立着龙文教育、孔子学堂、乐普教育、子轩教育、启扬教育、金苹果教育等6所培训机构,都提供收费的晚托服务。
 

“晚托”存在,就合理?

家长:看待晚托班谨小慎微,希望学校能晚托
  说起师资,鹰妈“觉得这是最大的问题”。很多晚托班的老师其实是一些大学生,指导能力不一定够,“我曾经听到一个老师,在绘画课上拿着一个小朋友的画说:大家看,他画的像不像一坨大便呀?”
学校:晚托应该是全社会的责任
  学校、社区和社会应互为一个共同体,孩子放学后的管理,不应该只抓着学校不放,学校对孩子的监管时间已经很长了,放学后不应该继续将责任担给学校,“应该让家庭和社会共同分担,最理想的状态是由社区接管。”
教育局:晚托问题,应该建立整个社会的协同体系
  为什么很多晚托班明明有问题,但是教育局管不过来?“不是我们不管,而是没有权限”。目前晚托班的资质认定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通过工商局作为企业审批;另一种是通过教育局,作为专业的教育培训机构来审批。前者简单,后者难。“所以目前的情况,通过教育局批的很少,基本都是工商局颁发的牌子”,“教育没有权限去管。”
专家:晚托,更应站在少年儿童身心培育的角度来解读
  被放在晚托班里,小孩儿内心的失落可能隐藏很长时间,甚至会有被抛弃感,有一些孩子可能在成年后发展为人际关系中的不协调,甚至可能会连带到下一代身上。专家提出,不要让孩子等太久。如果晚托,建议让孩子以玩为主,提倡户外。
 
 小调查
抽样问卷调查结果杭州网向42名中小学生家长投放了这份问卷,其中85%的受访家长表示关注晚托班的存在。他们认为,同学们在一个晚托班学习,相互有照应,家长也比较放心。另外,学校推荐的晚托班,家长们认为相对正规。
 

五问“晚托”:想要“托付”不容易

一问:孩子们在晚托班里都干嘛?
答:在晚托班老师的辅导下完成作业,解决晚饭。
  完成当天的家庭作业后,就是一些语数外的课外辅导。有的晚托班还会自备资料,给孩子们“开小灶”。
二问:是否有经营许可?
答:半数都是私人开班,没有相关部门的许可。
  不少私人性质的晚托班也都是以“辅导班”、“家教”的形式招收学生,也没有相关的经营许可。走访了多家机构,记者仅在一家新浦发进修学校里看到了工商经营许可,上面标注的机构类型是“非学历教育”。
三问:是什么样的人在看孩子?
答:有教育机构自己培训的老师,也有的自称是在校老师。
  不少私人性质的晚托班也都是以“辅导班”、“家教”的形式招收学生,也没有相关的经营许可。走访了多家机构,记者仅在一家新浦发进修学校里看到了工商经营许可,上面标注的机构类型是“非学历教育”。
四问:孩子们的晚饭怎么吃?
答:半数以上孩子吃晚托班自己烧的晚饭。
  晚托班晚饭的解决方法,主要有两种。比较大的机构孩子多,晚饭多是从外卖店里专门订购的,晚托班只负责让孩子们好好吃完就行。还有一些私人开办的晚托班,是工作人员烧好饭菜,老师和孩子们一起吃的。
五问:怎么计费,有发票么?
答:基本都是按月收费,每月从650到2000不等,不保证出具发票。
  这个收费标准并不是“小班”标准,根据每个晚托班的老师配备情况,一般是1对5或者1对8,多的也有一对10。如果是“小班”,采用1对1或者1对2的,收费还会贵一点,最贵可以收到2000元/月。
 

E周微评

  晚托:把孩子托付给谁?

  本次指导意见的出台,核心内容是鼓励学校重新寻求多种方式开放晚托,可是纵观指导意见全文,与其说这是一次细心的政策补贴,不如说这是晚托市场化诸多问题屡现端倪之后一个无奈的反复之举。

  无论是叫晚托班还是“放心班”,本质都是将学生放学后监管的责任委托给学校,方式本身已经不新鲜了,与此同时,政策本身的外延,并未将一些现实的遗留问题和相关配套问题涵盖在内,恐怕施行起来会面临不少问题。

  这样一个关系到下一代的温情话题,我们没有理由不放下自己的高度,不投入更多的耐心,不付诸更多的观察,不倾注更多的润物无声。 》》》查看全文 

 

往期回顾

编读往来

策划:E周观察小组
全媒体记者:徐文杰 王川 
徐欣然 赵芳洲 张凡 潘露敏
网页策划编辑:赵恬宁
页面设计:罗凌钢
热线电话:0571-85052222
爆料QQ:200900571
发布日期:2013年11月29日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1041366号-1
法律顾问: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