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杭州,你很难忽视一些建筑,他们可能是高校里特色各异,爬满了常青藤的学院楼或行政楼;可能是城市、乡村中小学里,至今回响着孩子们稚气童声的教学楼;当然,也可能是身边大大小小的惠民医院。近三十年来,这些建筑在西子湖畔落地生根,成为市民生活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他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邵逸夫楼。
1月7日凌晨,这些楼宇的捐赠者邵逸夫先生安详辞世了,享年107岁。杭州的这个清晨飘着细雨,一样的车水马龙,不一样的,是离别的愁思笼罩在很多人的心头。大楼犹在,先生的足迹却有几分杳不可寻。
20多年前的雪中送炭,为浙江教育捐助逾2.6亿
截至2012年,基金会向浙江各级学校捐赠25批次,共计26460万港元;其中大学13所,捐赠资金共16700万港元;中小学120余所,捐赠资金共9760万港元。
邵逸夫与杭州教育:28年捐助历程,逾2.6亿港元,受惠学校130余所
省教育厅计财处楼老师见到记者的时候,第一句话就说:“我们正准备发唁电。邵先生对杭州教育的贡献——功勋卓著。”

楼老师查阅数据告诉记者,邵逸夫对浙江教育的捐赠始于1986年,浙大玉泉校区邵逸夫科学馆,成为他在全国高校捐赠的第一幢建筑。

从那时开始,邵逸夫基金会每年都会对浙江的大中小学教育设施建设给予支持,截至2012年,基金会向浙江各级学校捐赠25批次,共计26460万港元;其中大学13所,捐赠资金共16700万港元;中小学120余所,捐赠资金共9760万港元。

这些中小学,如珍珠般洒落在浙江大地,熠熠生辉。
20多年前的捐助,那是雪中送炭
邵逸夫基金会对教育的捐助,分两条路径,中小学的,从省教育厅走;大学的,则直接与校方联系。
每栋楼,邵逸夫捐多少钱?
楼老师告诉记者,80年代的时候,是50-60万港币,“可能放在现在觉得没什么,但是在当时是相当大的一笔钱,用当时的汇率计算,大概在80万人民币左右,足够建一幢相当完善的教学楼了,考虑到当时很多中小学不设宿舍,一个学校总共也就两三栋楼,这样的捐赠,是很了不起的!”
省厅学生处丁老师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那个时候,正是我们国家财力有限,教育资金缺乏的时候,邵逸夫的这些捐助,有效缓解了建设资金不足的情况,特别是面向乡村的捐助,更是雪中送炭的举措。
本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快要结束的时候,邵逸夫又将捐助中小学的比例提高了。
“从09年开始,从原先的50至60万,提高到了100万港币左右,因为建设成本提高了。”楼老师说。
“没有任何附加条件,没有复杂的条款,只要求名字里有邵逸夫”

这个时代的慈善和捐赠,很多时候变得不那么单纯,缺乏诚信、借慈善之名作秀等等,一出又一出的新闻刺痛着公众的神经。

但是邵逸夫的捐赠——“力度最大,感情最深!”楼老师说,“从来到款都是一次性的,从来没有拖欠,没有任何附加条件,也没有任何霸王条款。” 说到这里,他有些动情,“只有一条:名字里面加上邵逸夫三个字。”

据了解,邵逸夫的捐赠,全部通过独立运作的邵逸夫基金会进行,“操作上非常规范,不会从实体经济中抽取。”

大楼建得好了,邵逸夫还来颁奖

时任省教育厅副厅长阮忠训说,邵逸夫在杭州学校捐赠的科技馆、图书馆和教学楼是非常多的。

杭二中的五爱堂,便是邵逸夫在杭州早期捐建的教学楼之一。杭二中老校长徐承楠告诉记者,五爱堂重建的时候,邵逸夫捐了80万港币。

捐赠会是在香港举行的,很隆重,建成以后,老先生比较满意,五爱堂被评为“邵逸夫投资项目优秀工程一等奖”。当时邵逸夫来开了一个颁奖会,地点就在新建的五爱堂。“老先生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徐校长说,当时一批受捐赠的学校,还有温州师范学院,这还是93年或者94年的事情。
推算回去,那时候的邵先生,也已经逾80高龄了,仍然精神矍铄,健步如飞。他最后一次在杭州留下足迹,是2007年的秋天,受教育部邀请,来看看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那一次,老先生去了西溪湿地,去了良渚,还去千岛湖吃了特产的鱼头。

 
 
杭二中五爱堂落成剪彩仪式现场(资料图)

浙江教育绿树成荫,邵氏功成身退
邵氏对浙江中小学的捐赠额度,这些年来呈现递减的趋势,解读这其中的原因——他精心培育的浙江教育,渐渐发展壮大,大树成荫,在这种情势下,邵逸夫老先生将更多的精力,放在祖国的中西部地区了。

 
中国计量学院逸夫图书馆
 
“功成身退”,人品也体现在捐赠的行动上了
据了解,邵氏对浙江中小学的捐赠额度,这些年来呈现递减的趋势,解读这其中的原因——他精心培育的浙江教育,渐渐发展壮大,大树成荫,在这种情势下,邵逸夫老先生将更多的精力,放在祖国的中西部地区了。

据了解,邵逸夫最早捐赠的是西湖区,当时的西湖还是农村,但是20多载过去,现在的西湖,已经成为全国领先的教育强区,一些中小学建筑的投资,达到几千万甚至上亿,与建设规模扩大相伴随的,是浙江教育造血能力的增强,从中小学到大学,如果说在邵老刚刚开始捐助的80年代,浙江教育尚且是一棵小树苗,那么今天,得益于他的浇灌,这株小树苗已经成为为参天大树。

据了解,邵氏在全国对中小学的捐助总额是不变的。

浙江少了,他实际上将更多的资源移到中西部地区,继续雪中送炭。

“这无疑是一种功成身退。”

邵逸夫离世,对浙江教育影响几何?
我们这一代毕业的大学生,很多人都曾在天南海北的邵逸夫图书馆、邵逸夫教学楼上课、自习、考试;或许也曾在这里相识、邂逅、恋爱。邵先生走了,是不是就不再会有新的逸夫楼了呢?

这是一个很难回避的问题,我们这一代毕业的大学生,很多人都曾在天南海北的邵逸夫图书馆、邵逸夫教学楼上课、自习、考试;或许也曾在这里相识、邂逅、恋爱。邵先生走了,是不是就不再会有新的逸夫楼了呢?

一个有可比性的例子,是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身后,捐赠事业受到一定的影响。邵氏基金会将如何转身呢?

楼老师透露,在浙江,邵氏基金会早已从捐赠大楼的单一做法慢慢改变,奖学金、教师培训、学校软件等成为邵氏捐赠的新领域。

“当然,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好好梳理老先生这些年来的功绩,好好地缅怀。”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他的人生如同一本厚书,值得我们慢慢去品。

你的记忆中,是否也有一座逸夫楼
至今,逸夫教学楼遍及中国大江南北的大学、小学等学堂,成为一代人共同的回忆,上演着不同的故事。

网声:在你的记忆中,是否也曾有座“逸夫楼”呢?

邵先生捐助教育,福泽后人,功德无量。你或许不认识邵逸夫,但你的记忆里是否有一座“逸夫楼”?

“第一次知道他,是从武大那座逸夫楼开始的,一座楼看了四年,毕业后才知道,还有无数座逸夫楼。全中国全世界到底有多少座逸夫楼,可能老先生自己也说不清楚了。我想,看着这一座座丰碑般的逸夫楼成长起来的、正在成长的和未来的学子们,都会永远的记住他的。”有网友表示自己是大学生,亲身感受到邵先生的丰功伟绩,更是深感痛惜。

人民日报官微表示:1985年开始,邵逸夫在内地持续捐资办学。至今,逸夫教学楼遍及中国大江南北的大学、小学等学堂。据不完全统计,邵逸夫捐助内地的项目超过3000个,80%以上为教育项目。他说:“国家振兴靠人才,人才培养靠教育,培养人才是民族根本利益的要求。”

“邵逸夫老先生去了。一个平均每天看五六部电影的老板。一个有大学就有邵逸夫楼的捐赠者。一个真正开创了武侠新世纪的大侠。一个洞见商机转战电视开创TVB的巨子。一个牛逼的人。一个长寿的人。一个值得纪念的人。一个年轻时很帅的人。” 北京青年报记者李星文如是说。

北京大学知名教授吴必虎赞邵逸夫是令人尊敬的业界楷模。“邵逸夫爵士,大紫荆勋贤,邵逸夫曾捐助数以百亿计款项,为内地、香港两地建设教育、医疗设施等。我所供职的北京大学城环学院坐落于逸夫二楼。母校华东师大有逸夫楼为图书馆。”

“107岁,一定是做了很多的善事才可以活到这样的高寿,就像一句笑谈是看一个大学好不好就看他的校园里有没有一栋邵逸夫楼,这几年看的所有港剧都是享了他的福,祖籍浙江宁波,聊表哀思。”网友金小惟这样表达自己对邵逸夫的敬意。

浙大邵体馆:几十万学子从这里走出

1987年10月26日,邵逸夫科学馆落成竣工。此后,浙大相继建造了玉泉校区“邵逸夫体育馆”、“逸夫工商管理楼”和华家池校区“邵逸夫体育馆”、西溪校区“邵逸夫科技馆”。

其中邵体馆成为每一届浙大学子举行盛大的毕业典礼的地方,学士帽、硕士服、博士的穗子一届一届传承,二十余载,从这里走出的学子数以十万计。

杭二中五爱堂:90年代就配上了电视机

网友Nancy是杭二中校友,她回忆:五爱堂,就是我当时上课的地方,在90年代算是很好的教学楼,老师也说很好,很赞。新搬进去的时候,教室就配备了电视机。

中国计量学院:第一时间召开追悼仪式

邵老逝世的消息,第一时间在计量学院引发了激荡:

“宽容的你,不愿坐享清福,把温暖的热量,献给那些需要关爱的人们……” 13环境1班的方忆蒙作了一首短诗献给邵老。诗的最后她朗诵道,“我愿追随你的脚步,踏上那艰难道路,扛起那沉重的使命;我愿追随你的脚步,用一生,书写大丈夫。”

12质量1班的沈葛主持了悼念仪式。他数次哽咽 :“我们能为社会做的事微不足道,但是坚持行善的逸夫精神会长存我们心中,陪伴我们成长。”

该院党总支副书记李炯回忆,邵逸夫老人向学校捐赠了两幢建筑:逸夫图书馆和逸夫科技楼,和学院渊源深刻。

 
 
往期回顾 更多 〉
 
编读往来

策划:E周观察小组
全媒体记者:
徐文杰 胡菲菲 余琼雅

网页策划编辑:徐文杰 沈妍
页面设计:葛颖蓓
热线电话:0571-85052222
爆料QQ:200900571
发布日期:2014年1月7日

策划、编辑:杭州网新闻中心 网页设计制作:葛颖蓓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366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05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2]0867-091号 | 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1041366号-1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法律顾问: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