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又称“孤独症”,被归类为一种由于神经系统失调导致的发育障碍,其病症包括不正常的社交能力、兴趣和行为模式。

    据不完全统计,杭州目前已确诊的自闭症儿童4000多人,并且每年以一定的数量递增。

    在第六个“国际自闭症日”来临之际,杭州网记者对杭州自闭症儿童现状进行了调查。

孩子们学会的一点一滴都需要反复练习
孩子们学会的一点一滴都需要反复练习


    “张老师,我们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一点一点变得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甚至不会咽东西,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4月1日的上午,可可(化名)的爸爸来到儿子生活了4个多月的杭州启明星儿童康复中心,在院长张燕的面前,这个1米8的男人失声痛哭。

能说、能听、能思考、能行动,但这些可爱的孩子却孤独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世界给了他们一个很好听的称呼“星星的孩子”,却掩盖不了爸爸妈妈紧锁的愁容,和这些孩子扑朔迷离的成长道路。

学一个发音 需要两三周甚至几个月的反复练习


    “等到4月底,天气好些了,可可的爸爸又会带她回到中心来。”讲完可可的事后,张燕把这句话反复说了好几次。

不得不说,这里是一个令人揪心的地方,因为每一个孩子的身后,都有一段令人揪心的故事。

5岁的浩浩(化名)是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长得白白净净,但是康复中心的教学主任马胤中却告诉我们,浩浩没有语言能力,不会发音,也不会吐字。

父母发现异常的时候,浩浩已经上幼儿园了,“孩子很难参加集体活动,而且会有一些破坏性的行为。”马胤中说。

学一个发音 需要两三周甚至几个月的反复练习
这是一群特别容易满足的家长
这是一群特别容易满足的家长


    在这些参加活动的孩子中,明明是年龄最大的,今年20岁。在父亲的眼里,明明的每一点进步,他都记在心里。

孩子3岁那年,李先生就带着儿子四处求医,“当初杭州还诊断不了,到南京的医院,有个老教授诊断说是‘自闭症’,当时还不知道什么叫‘自闭症’,后来自己买了很多书,也通过网上查询知道了这么回事情。”

为了带孩子康复治疗,和其他自闭症家长一样,他跑了很多地方,上海、北京、南京等大医院都去看过。

汤建新:政府应加大自闭儿童康复机构扶持力度
汤建新:政府应加大自闭儿童康复机构扶持力度

汤建新是杭州市残联副理事长,他一直非常关注“自闭症”这一特殊群体,过去一年,他也走访了杭州多家康复机构,实地了解情况。在今年杭州市“两会”期间,他甚至打算把这些调查结果整理出来作为提案提交。

周国岭:自闭症越早治疗越好
周国岭:自闭症越早治疗越好

记得一零年的时候有一部电影《海洋天堂》,讲述的是父亲与自闭症儿子相依为命,父亲在得知自己身患绝症之后,竭尽所能欲为儿子寻找一个值得托付的家,却历经波折,不放心儿子一个人生活的故事。

俞亚林:社会应该给这些孩子多一些包容
俞亚林:社会应该给这些孩子多一些包容

“自闭症的孩子其实是很可爱的一个群体,虽然一些行为方面许多人可能对他们不了解,希望社会能够接纳包容他们,希望大家在日常生活中,能以平常心接纳包容他们,使他们早日融入这个社会。”

专家建议:有些自闭症康复训练在家也能干预
专家建议:有些自闭症康复训练在家也能干预


    曹漱芹说,自闭症儿童的干预是越早越好,六岁之前效果最好,现在机构里有两岁的孩子就参与干预了,最早达到了三个月就开始干预了。

4月1日中午,四名杭州特警的小伙子平时生龙活虎一身钢筋铁骨,面对眼前这几个孩子却是满眼柔情,轻手轻脚地帮他们擦掉黏在衣服上的饭粒,教他们怎么把菜和饭拌在一起吃。

今天你骑车在马路上,如果被志愿者拦下来,然后在你的车头上系上一根蓝丝带,千万别惊讶,因为今天是“世界自闭症日”。

编读往来

策划:E周观察小组
    全媒体记者:方剑锋 蓝震 王川
    网页策划编辑:蓝震
    页面设计:葛颖蓓
    热线电话:0571-85052222
    爆料QQ:200900571
    发布日期:2013年4月3日

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