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杭州网> 热点专题> 2012年专题> 杭州有约文化名人1对e34期> 相关报道
徐锡麟之孙徐乃达谈家族往事
hwyst.hangzhou.com.cn  2012年04月25日 11:08:25 星期三

徐乃达定居上海已经快10年了,在他身上有两个特殊的背景:他姐姐徐乃锦是蒋经国长子蒋孝文太太,他祖父就是晚清革命家徐锡麟。1907年徐锡麟在安徽安庆起义失败就义时,他的独子也就是徐乃达的父亲才1岁多,之后为避难全家逃亡日本,直到革命成功后才回国。徐家在民国成立之后,始终脱离政界,再次与政治搭上关系是在1949年之后——徐乃达姐姐嫁给了蒋介石之孙蒋孝文。

徐乃达 口述

早报记者 石剑峰 采访整理

我家一直有祖父徐锡麟的相片,自从懂事起,我就知道这个人就是我爷爷。我记得在念小学的时候,学校对于传统和历史的教育还是很重视的,那时候大家还都了解关于辛亥的那段历史。当时国文课本里就有一课叫《徐锡麟传》,我记得很清楚,我们上《徐锡麟传》这篇课文的时候,老师就说,“我们班上有位同学,他的祖父就是这个人。”然后他就叫我站起来。所以,我身边的同学朋友也都知道我家的这段历史。现在当然没有这篇课文了,所以你现在到台湾学校去问关于辛亥革命的事情,大部分学生是不知道的,大概秋瑾他们还听说过,但像我祖父徐锡麟等其他人,他们就不太清楚了。

祖父就义时父亲才1岁多

我父亲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我祖父就义的时候,他才1岁多,所以他尽量不提祖父的事情。我小时候也问过他,你问他就答,但他不会主动一而再,再而三地跟你说。等到我稍微大一点后,就自己去了解历史,然后再去问他。父亲对祖父了解的故事,大都也是祖母告诉他的。我祖父15岁结婚,生我父亲的时候,已经超过30岁了,独子。祖父与祖母之间非常恩爱,大家都知道我祖父牺牲的时候也蛮惨的。

我祖父在绍兴学堂做讲师,在学堂里他认识了一个日本教师,也是因为这层关系,他在1903年到了日本,在这位日本人安排下去参观了大阪博览会,所以认识了很多日本的中国留学生,也了解了中国以外的世界。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在东京博物馆看到了一座中国古代大钟在那里展示,他想中国的文物怎么就被日本人掠夺过去,加上之前的甲午战争、八国联军等等,让他觉得对清政府必须彻底革命。对父亲影响比较大的另外一个人就是秋瑾。我祖父跟秋瑾相识,关系很好,我起先也以为他们是表兄妹,后来我考证他们不是这层关系。他们是在日本认识的,在革命上志同道合、一见如故。我想秋瑾是一个非常善于言辞的人,大家也被她的慷慨激昂说动,包括我祖母在内。可以说,我祖父革命受秋瑾影响很大。所以,造成他参加激进革命的原因应该就是去日本。

祖父从日本回来后加入了光复会,我祖母在这方面也鼓励他。为了打入官场,他就捐官,托了很多人到了安徽安庆,担任了警察学校校长,原本计划在1907年7月8日毕业典礼上举行起义刺杀安徽巡抚恩铭,可是那天正好是恩铭一个下属祖母八十大寿,所以他要求提前两天举行毕业典礼,这样就准备不足。加上报纸当时刊登了关于革命党人的报道,报道里有我祖父的化名,他也就决定提早两天起义和刺杀恩铭。但在夺军械所的时候,原先答应愿意打开军械所的那个人,因为胆子小逃掉了。很快,城门就被清军包围,起义失败。

祖父1907年7月6日刺杀恩铭被抓,7月7日就义。我的父亲是1905年出生的,那时才1岁多。消息传到绍兴已经比较晚了,我的曾祖父就安排家族里的重要成员去各处避难,把我父亲和祖母送到日本,我曾祖父自己到官府去投案。我祖母逃到日本之后一直非常难过,等回国时眼睛几乎已经哭瞎了。到底谁安排祖母和父亲去日本,我也不清楚。直到革命成功之后,他们才从日本回国。

到台湾后40年未回大陆

1949年之前,我们家族是脱离政界的。我们也很少接触当年的革命者。一方面,我父亲那时候还很小,然后我父亲就去了德国留学,我祖母过世得也很早。蔡元培帮了我们家很多忙,我父亲去国外留学就是蔡元培安排的,在蔡元培帮助下父亲去了德国学医拿到医学博士,并在那里认识了我母亲,我母亲是德国人。回到上海之后他们开了药厂,也由于这个原因,抗战胜利后他被派到台湾去接收日本人资产,所以我们全家很早就去了台湾。1949年之后,直到1989年,我们全家也就再也没有回到大陆,在台湾也不再跟辛亥革命元老们联系。

这里要提到我家第二个背景。我姐姐徐乃锦比我大10多岁,她学校毕业之后去了航空公司做空姐,赚了点钱后带我哥哥去美国念书,在那里,她认识了蒋经国的儿子蒋孝文,两个人就结了婚。所以在台湾,大家如果了解我和我们家的话,反而是知道我们家和蒋家的这层关系。要跟蒋家结为亲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他们也对我们家做了很多调查,从而也了解了徐锡麟的背景。那时候我还很小,我记得蒋经国提着水果什么到我家来提亲。

到了台湾,我父亲担任了台湾樟脑局局长,樟脑局不久解散,我父亲就失业了。蒋经国来我家提亲的时候,我父亲正好是失业在家。当时我们住的是日本人造的独栋房屋,政府当时希望我们搬走,电话是公家配的也早已撤走,所以蒋经国来我家的时候问,你们家电话是几号?我们很不好意思地说,因为没有工作了,电话已经被政府撤走了。蒋经国就马上把他办公室的电话迁到我家,所以我家的电话号码直到我二三十岁一直属于“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官邸”,所以电话费都不用交。自那以后,房子也没被收走,因为关系不一样了。当然换成现在,就不行了。

1989年,我陪我父亲第一次回到大陆,第一站是杭州老家,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父亲掉眼泪,之后,我自己再过来是2000年,从2002年起,我开始在上海长住,家人也住在这里。

征稿启事:东方早报社与中央文史研究馆、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合办的《世纪》杂志联手合作,从3月1日到10月10日举办“辛亥记忆”征文活动。投稿信箱《东方早报》文化部:

dfzbwhb@126.com,

《世纪》杂志:

wen_shi88@126.com。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早报记者 石剑峰 采访整理 编辑:郭媛贞
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策划、编辑:郭媛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