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功臣谭斌:和平年代的血性男儿
发布时间:2019-11-26 09:46:16

谭斌一家人。 记者 郑承锋 摄

西湖中村,小雪时节,谭斌正与前来探营的妻子、姑姑一起逗弄孩子。小家团圆,和乐融融,孩子的脚丫却不安分地乱蹬,总想挣出怀抱。路过的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重兵看到了,赶紧上前叮嘱“瞧你,第一次为人父吧,别冻着我们小家民”。孩子名叫家民,取的就是“为国家为人民”之意,甫一出生便成了全军营战友的宝贝。而他的父亲谭斌——驻杭第72集团军某旅四级军士长,也在前不久刚立下一等军功,是该旅成立后第一位一等功臣,可谓是双喜临门。

到底什么样的作为,能在和平年代获颁一等功?

这个问题在前不久的新浪微博热门话题中,曾引发网友们的热烈讨论。有句俗语总结说:站着立三等功,坐着立二等功,躺着立一等功,是因为若逢战乱时期,得此殊荣的军士多半已为国捐躯,需要追授功勋。而到了和平年代,一等军功获得者更加寥寥,因为这份荣誉通常被认为与生命同价。“一等功是每名战士梦寐以求的厚重荣誉,不过对我来说,当时我只是贯彻了军人的战斗素养,所以并没想到,很意外。”谭斌说。而这件足以令他成为全旅骄傲的事,就发生在今年盛夏。

1

海上惊魂10小时 3米浪间救战车

那是7月暑热难当的一天,在东海某海域,一场跨昼夜两栖登陆实兵军演鏖战正酣。恶劣的天气卷起几人高的浪花,谭斌所在红方部队的一辆2104号两栖步兵战车突发故障,失去动力。车体遭受巨浪冲击后,电台传来车长报告——“2104车失去动力,开始渗水……”

旅装备管理科科长莫海幸与谭斌等人听闻,立即搭乘救援船快速冲向故障战车。之前,指挥所已下达指令先后组织了两次救援行动。然而巨浪翻涌,海风肆虐,拖救难以顺利进行。战车上的6名战友被平安转移后,战车始终无法与救援船保持牵引。“盲目靠近不可行,风浪太大会有船体冲撞的危险。再这样下去,估计还有半小时到一小时的时间,就会沉船。”谭斌回忆。

战友撤离后,2104号车长栾公博独自留守战车观察情况,等待命令准备随时弃车。而此时车内渗水加剧,车体开始倾斜,再加上动力尚未恢复,一场沉车事故就在眼前。弃车保人,或者派人登车抢修?救援队陷入了两难。据莫海幸回忆,此时谭斌主动请缨救车,他先是招呼大家用绳索连接车船,尔后准备顺绳登车。“当时浪高3米,下海就是搏命!”莫海幸十分担忧,他想对谭斌叮嘱两句,却见谭斌已跳入海中。

船车间那最后的短短30米距离,谭斌游了15分钟。趁着风浪间隙他钻入驾驶舱,万幸,车上供电没断。谭斌迅速冷静下来,完成了加固百叶窗、发动排水装置等一系列抢修动作,战车开始向外排水。危机却未解除,熟悉战车性能的他深知,战车没有动力,大风巨浪下剧烈摇摆的战车仍处于危险之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此时的谭斌面临第二个选择:是就此等待救援还是冒险驱车靠岸?海况瞬息万变,且战车仍在作战编成内,这些都令谭斌不愿放弃。“指挥所还在等着这辆车,这个时候哪怕一秒,我都不想耽搁。”

谭斌立即钻入车内抢修战车,30分钟冒险抢修后,战车终于恢复动力,他决定让这辆战车重回战斗序列——自己驱车靠岸。密闭车舱温度逼近50摄氏度,还充斥着浓烟尾气和战友的呕吐物,呛得谭斌涕泪直流。还好有车顶战斗室内的栾公博做谭斌的眼睛,为他指明方向、提振士气。

中午时分,谭斌驾车冲向岸边,还不忘按照预定通道登陆到一处隐蔽的浅滩。车长栾公博通过电台兴奋呼喊“上岸了”,却没听到谭斌的回应。他立即跳出炮塔,打开驾驶舱门,却发现谭斌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已经不省人事……

随后,谭斌被紧急转往医院抢救。医生诊断:高温环境下吸入大量废气再加上体力严重透支,造成休克性昏迷。

2

危难时刻救战车 是“习惯”而非冲动

今年10月,谭斌荣获一等军功的消息传来,“点燃”了整个军营,掀起一阵向谭斌同志学习的热潮。对此,第72集团军某旅“官兵团结模范”连指导员陈鹏屹很是感慨:“也许有人不解他跳海救个车怎么就能立一等功,但没经历过那种极限环境的人,不知道那时候还能坚持正确操作有多可贵。而且这不是谭斌第一次以身犯险,更不是一时冲动,他是一贯如此,军人的战斗素养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指导员陈鹏屹眼中,谭斌无疑是两栖尖兵中的血性男儿,遇事冲在前,敢于忘生死。作为老兵,谭斌的十个手指有四个因为变形而无法合拢,右脚背也有一处畸形,那是2012年的一次海训中留下的。当时演习正进行到关键时刻,谭斌却不慎从两米多高的拖车上摔落,造成右脚背趾骨折断,而他竟咬牙坚持直到一个月后演习结束……由于错过最佳治疗时间,骨头虽已愈合长好,后遗症却让谭斌的右脚在此后的训练中时常感受到锥心之痛。去年9月的一次演习中,面对离舰15米处油管爆裂的险情,他也不顾自身安危,跳入海中迎浪挂起牵引绳,避免了撞舰危局。

正是这样扎实的操练,日复一日如实战般磨炼本领,才有了谭斌在惊涛骇浪中跳海救车的坚毅与勇气。如该旅副旅长王伟所言:“海上救战车犹如刀尖上跳舞,没有灵魂没有品德不愿上,没有血性不敢上,没有本事上了也没用。”而这是31岁的谭斌与战车相伴14载磨砺出来的。3年的部队学习加上11年的驾驶操作经验,使谭斌成为全旅首批两栖装备驾驶员。从驾驶、维修到应急救援无一不通,他还是旅里少有的全能型装甲技师。“与其等待救援不如拼一把,我自己就是险情处置的能手”“车上还剩下一种动力可用,一般情况不会启用它,但我可以试试”,说出这些话需要极高的战斗素养,包括对自身能力的准确估计。

跳海救车到底能不能成?谭斌看不到车的损坏情况,心里也没谱。但他想到:“这台新式战车是世界一流的两栖登陆装备,即便修不好,能为后续救援提供参考,拿到装备极限的第一手资料,也是值的。”

据陈鹏屹介绍,谭斌还当了8年的首席教练员,培养出50多名教练班长、200多名驾驶员,现在这位一等功臣不仅是他们的老师,更成了他们履行军职的榜样。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记者 马梦妍   编辑:郑海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