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 回
嘉兴子城考古遗址公园的保护构想与实现
发布时间:2019-12-09 11:51:19

城市是古代社会、经济、文化的中心和大型聚落。城市遗址则是集合了大量人类活动遗存的多种要素的综合聚落址。从历史来看,很多城市不是凝固不变而是处在持续发展中,因而现代城市经常会与古代城市遗址相互重叠。从人类文明来看,保护城市的文化遗产与保持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同样重要。20世纪80年代,我国著名建筑学家吴良镛先生提出了城市“有机更新”的理论构想,即城市是一个生长的“有机体”,通过自身的新陈代谢实现城市可持续发展。因此处理好城市发展与城市遗址保护的关系显得至关重要。从城市有机更新的经验来看,城市遗址保护,需要考古先行。城市考古,既是在城市中的考古,也是对城市遗址的考古,通过系统、计划、周密的考古发掘,能够把城市遗址的价值、内涵和外延揭示出来,从而为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提供科学依据。嘉兴子城正是依靠提前考古调查,证实地下保存的大量遗址,经过文物部门的科学谋划和据理力争,最终推翻规划与建设部门的综合性的现代广场方案,实现建设考古遗址公园的构想。 

图1 秀洲古治 清末子城谯楼及门坊

一、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前的嘉兴子城

(一)嘉兴子城的历史沿革

嘉兴子城位于嘉兴古城中心稍东偏南,为历代嘉兴行政中心所在地,范围北至中山路,东至建国路,南至府前街,西至紫阳街,总占地面积约7.5万平方米。子城始建年代不可考,据《至元嘉禾志》记载,子城周长二里十步,高厚约一丈二尺,为嘉兴最早的城垣。唐文德元年(888)或乾宁三年(896),嘉兴筑外城,城墙扩至周围十二里,形成城中城,始将原县城称“子城”。

图2 清光绪四年(1878)嘉兴府城图

五代和两宋分别为州、府、军治,元为安抚司署及路总管府,明清为知府衙门。元代在南城墙上建谯楼,名为“丽谯”。 

图3 清嘉庆《嘉兴府志》府署图

清咸丰十年(1860)六月,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部属陈炳文等攻占嘉兴,于子城内营建听王府。清同治三年(1864),许瑶光出任嘉兴知府,以太平天国时期尚未竣工的听王府为基础恢复了嘉兴府衙署。

图4 清光绪《嘉兴府志》府署图

民国三年(1914),浙江都督朱瑞把府中前三进平房拆去海盐建宅,听王府被毁。同年,子城内建立浙军第二十一团营房,俗称“西大营”。1937年11月,西大营毁于日军炮火。1938年7月,日伪在此建绥靖司令部营房,均为日式建筑。1946年,蒋经国在此建国防部预备干部局,特设嘉兴青年中学,并举办了晨光夏令营及一些盛大文娱活动。1949年4月6日,以贾亦斌为首的国民党预干团第一总队以军事演习为名,在中共组织下率2000余人离开青年军驻地,至桐乡宣布起义,史称嘉兴起义。建国后,子城曾先后作为陆军乐园、中国人民解放军九七医院、一三医院和嘉兴电视台用房。1991年1月,子城移交浙江省荣誉复员军人疗养院(后改为浙江省荣军医院)。2014年底,省荣军医院迁出。

图5 嘉兴城市全图 民国18年(1929)

(二)嘉兴子城的保护状况和考古调查

子城真实见证了嘉兴的城市历史文脉,是嘉兴历史文化赖以生存、发展、延续的鲜活载体,能够保存至今,弥足珍贵。因历史原因,子城内原有的传统官式衙署、园林等建筑已悉数湮灭,仅存南面谯楼及两侧延伸小段城墙,占地面积约2000平方米。谯楼系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重建,是浙江省内唯一现存的古城楼。其建筑形制极具中国传统官式建筑特色,有着较高的艺术、科学价值。此外,子城内现保留有抗战期间日军控制下的伪国民政府建造的绥靖司令部营房4栋,总占地面积4075平方米。营房均为日式形制,系日本侵华的铁证,有较高历史价值。1981年,嘉兴市政府公布子城为嘉兴市第一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然而名称虽为子城,其实际保护范围仅为谯楼及两侧小段城墙,面积6502平方米。2005年,浙江省政府公布子城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依然沿袭了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2010年,嘉兴市政府又公布民国绥靖司令部营房为嘉兴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范围面积12310平方米。至此,子城内受到法律保护的面积为18812平方米,占整个子城区域面积的25%。 

图6 2010年公布子城及民国绥靖司令部营房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

嘉兴史前遗址的考古工作曾经取得了大量成果,例如马家浜遗址、南河浜遗址等,然而城市考古几乎空白。嘉兴子城虽然做过一定的历史文献研究,但从未开展过考古工作。2010年在获知省荣军医院启动搬迁的消息后,嘉兴市文物局第一时间邀请浙江省考古所在子城内进行小范围的考古调查,经过试掘发现了宋元衙署、甬道、排水沟等遗迹,证实了子城地下仍保存有大量宋元建筑遗迹的事实。此次考古发现受到了时任市委书记的高度重视,使改变原综合性现代广场的方案,建设考古遗址公园的构想成为可能。

图7 2010年调查发现明清甬道

2015年至2017年,为编制嘉兴子城保护规划和展示利用方案,笔者又参与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嘉兴子城遗址进行的正式考古调查,取得了进一步的考古发掘成果。经过此次考古发掘,基本确定子城的四至范围,发现南、北、西三面城墙遗迹,东城墙经多次发掘未有发现,疑似压在建国路人行道下;发现保存较好的中轴线衙署及附属建筑遗迹,布局自谯楼府门向北依次为甬道、仪门、露台、诫石坊、大堂及附属建筑、二堂,二堂以北则被现代防空洞破坏,时代分为五代至宋元时期和明清时期两大部分。

图8 2015~2017嘉兴子城考古发掘示意图

图9 子城衙署仪门及翼室遗迹航拍

(三)嘉兴子城的保护意义

2016年7月19-20日,嘉兴子城遗址考古勘探成果论证会在嘉兴召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杭侃、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宋史学会会长包伟民、浙江大学文化遗产学院副教授李志荣、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等专家参会,专家从不同专业角度出发一致认为嘉兴子城是国内罕见的、保存完好的州府衙署遗址。一般来说,文物价值包括历史、艺术、科学三大方面。具体就嘉兴子城而言,其历史价值尤为突出。城墙是城市的重要标志,子城是嘉兴市内现存唯一一处古城遗迹,是嘉兴城市历史的见证,对于研究嘉兴古代城市起源、城市规模、城市变迁、城市发展等均具有重大意义。

图10 子城谯楼及城墙

首先、子城是嘉兴历史的实物见证,在嘉兴城市的形成及发展、子城制度的兴废、经济社会的发展等方面都有重要参考价值。子城制度萌芽于汉,兴于魏晋南北朝,普及于唐,衰落于宋,最终消失于元代,在中国古代城市中占有重要地位。而在两汉时期,南方郡县多无城,地处江南水乡的嘉兴却较早出现了城垣(即子城),实现了从乡村聚落向地方郡县的转变,形成了城市的雏形。自唐代建罗城后,嘉兴子城又实现了从“城”到子城的角色转换,还是唐代以来历代官署的所在地,见证了嘉兴经济社会的发展演变。此后,子城虽屡废屡建,但位置并无太大变化。

子城是体现嘉兴古城位置的首要坐标,对研究嘉兴城市历史地理有着重要的价值。根据文献和考古成果,嘉兴古城布局按照“前朝后市”的形制,以城垣为外限,官署(子城)为中心,形成封闭格局,反映了封建秩序。现在古城内的大多古迹已毁,但子城尚存,这就为考证、确定古城众多历史建筑或遗迹提供了重要的坐标作用。因此,子城可以说是体现嘉兴历史文化积淀与城市形成的最直接载体,其历史地位与价值是市内其他文物保护单位无法比拟的。

对于古城建筑技术研究来说,子城同样有着重要意义。在我国古代城墙发展史中,早期的夏、商、周采用原始夯筑技术与简单堆砌方法,后来普遍采用版筑、砌筑、夯土技术。到了明清两代,中国古建筑砖石结构体系发展达到高峰。随着手工制砖的改进,砖的生产量大增,大部分城墙采用两侧包砖、中央夯土的形式(包括一部分明长城都用砖包砌),令古城的数量与质量都超过去任何朝代。作为嘉兴市区内唯一的古城楼,子城采用逐层向上内收的“露龈造”叠砌式样和夯土包砖的城墙,是明清时期城墙构筑颇具代表性的例子,为研究城墙砌筑技术的演进顺序与技术发展提供了可靠的实物依据。

图11 子城遗址考古发掘遗迹示意图

二、对嘉兴子城的保护构想

2013年,笔者曾撰写《在城市有机更新中实施子城保护的构想》一文,通过对嘉兴子城的历史、现状进行分析,提出了要对嘉兴子城遗址进行整体保护,建设考古遗址公园的构想。此前嘉兴市曾委托相关单位耗时一年编制了《嘉兴子城广场片区改造规划设计》,提出了以子城广场为中心,覆盖瓶山区块和天主堂区块,将三者作为整体打造,并通过下沉式广场及隧道相互沟通的思路。规划设计者试图用现代城市建设的全新理念对子城区域进行重新定位和设计,把子城改造成综合性的现代广场。其实笔者在对子城区域进行保护构想之初,也曾参照城市有机更新的理论,考虑用逐步更新的方法对子城内的建筑和空余土地加以利用,但无论怎么设想都无法回避一个事实,即该如何处理子城地下仍保存的大量古代建筑遗迹。最终不得不回到“子城是一座古城遗址”的现实,认为子城遗址只能按照遗址保护的理论和方法进行保护利用,而遗址公园模式是目前国内外通行的方案。

图12 子城遗址遗迹复原图

遗址公园模式是针对遗址保护与利用提出的一种方法,将遗址保护与公园设计相结合,运用保护、修复、展示等一系列手法,对有效保护下来的遗址进行重新整合与再生,将已发掘或未发掘的遗址完整保存在公园范围内。从现实条件来看,子城考古遗址公园可采用整体保护模式。因为一方面子城遗址具备整体保护的客观条件。由于特殊的历史地理原因,子城虽地处城市中心,但一直都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和封闭性。另一方面子城遗址具备整体保护的资源条件。遗址的地上有浙江省内仅存的古代谯楼、城墙,地下保存有大量宋元明清时期的衙署遗迹、遗物。如果整体建成子城考古遗址公园,可以真实而充分地展示从宋元以来嘉兴城市的历史文化进程,又可为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提供调节复杂浮躁心境的空间场所,为嘉兴城市整体品质的提升和可持续发展发挥不可估量的作用。

实施嘉兴子城考古遗址公园方案,必须在保护优先、可识别性、可逆可还原性三项原则指导下进行。子城现今遗留的谯楼、小段城墙和少量民国建筑都是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应妥善保护、积极利用。谯楼两侧城墙可以在考古确认其延伸走向后,向东西端部分复原,改善目前谯楼和城墙的景观效果。民国建筑后期改造的立面可寻找依据予以复原,功能可根据公众需求重新定位。譬如目前的住院部、门诊部两栋大体量建筑可以改造为历史展览馆、图书馆或美术馆。考古发现的衙署基址应优先采取原址保护,即保持原貌,不轻易进行建筑复原。对于子城遗址中早期的遗迹和较完整的衙署基址,可以去除遗址上部的晚期地面层,显出遗址层,并用特殊玻璃覆盖,与复原展示相结合,从而既完好地保护遗址,又向公众展示遗址的真实面貌。这种方法已在国内大量使用。像杭州的南宋御街就随处可见这种玻璃覆盖的地下遗址,游客可以在上面行走,也可深入地下,身临其境地多角度了解不同时期的真实街道。对于重点建筑,应在部分重要遗址上部或附近进行模型复原。复制层采用可还原、易拆除的新材料和轻质结构,保证对遗址层无任何破坏;同时可利用复原建筑的空间进行展示利用。若子城考古发现宋元时期衙署正殿完整基址(或更早期的),应该在可识别、可逆还原的原则下进行建筑复原,重现子城的旧日辉煌。杭州的雷峰塔就是前车之鉴。复原的雷峰塔为钢架结构,体积比原塔大很多,像个大罩子盖在雷峰塔地宫之上,满足了雷峰塔地宫保护的客观需要,也遵循了可识别、可还原原则,避免误导。对于子城的衙署、附属建筑遗迹,在考古探明方位后,可采用碎石铺地标识与展示,将遗迹原封埋在地下,阻止各种因素对遗址的破坏,同时节省人力财力。

此外,子城是嘉兴的地理中心、历史文化核心。有关方面应该以子城的考古发掘成果为依据,科学编制并实施《子城保护规划》,按照核心保护区、建设控制区、风貌协调区三类区域进行保护、控制和规划建设,保护子城的原有格局和历史环境,把区域内的其他文物古迹、遗址、民居、宗教建筑及园林等展示历史文化的各类标志物在空间上有机组织起来。修复加固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嘉兴天主堂,处理好天主堂与省级文保单位沈曾植旧居之间的连接过渡,实现天主堂区域与子城考古遗址公园区域的相互协调。以中山路为轴线,打开子城谯楼、天主堂钟楼、瓶山三处标志性文化遗产的空中视廊。拓展以子城谯楼为中心的古城中轴线,形成壕股塔-子城-瓶山-望吴门的城市轴线,并移植子城内中轴线道路两侧的现有绿化,形成中山路眺望子城谯楼的空中视廊。最终实现打造以嘉兴子城考古遗址公园为中心的城市核心文化景观区,历史文化休闲体验区的目标。

三、嘉兴子城考古遗址公园的实现

2016年,依据考古勘探调查的阶段性成果,嘉兴市文物部门委托资质单位完成了《嘉兴子城遗址保护规划》的编制,并报省文物局批准同意。保护规划明确了通过展示和研究,建立嘉兴子城考古遗址公园的目标。展示方式为考古发掘区保护展示、室内陈列展示、室内外体验展示三类。并且进行了规划和实施重点分期,近期(2017-2020年)完成子城考古遗址公园各项前期准备工作,完成对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维修、展陈工作。完成保护范围内除东侧金城望湖宾馆和建南公寓以外的不当建筑拆除和场地清理。完成拟继续利用的建筑的改造工作。完成中轴线两侧及西侧的遗址公园建设。完成保护范围内中轴线两侧、西侧遗址公园保护、陈列、展示、宣传工作。中期、远期(2020-2030年)完成东侧金城望湖宾馆和建南公寓的拆除,完成遗址发掘和遗址公园建设。完成府南街东侧地块建筑拆除,完成府南街道路两侧立面整治。完善附近道路交通管理措施。

图13 嘉兴子城遗址展示规划图

2017年3月,在《嘉兴子城遗址保护规划》的指导下,嘉兴市文物部门委托资质单位完成了《嘉兴子城考古遗址公园概念性方案》。对保护规划中的近期目标任务进行了概念性设计,经过对嘉兴子城的历史、价值进行了较全面细致的梳理,并依据文献和考古成果对宋元明清各时期的衙署建筑布局进行推测,提出保护历史文化遗存、保障专业考古与学术研究、提供城市公共服务、促进公众考古活动、创造文化经济效益的设计理念。在此理念下,将子城内空间划分为文化展示区、遗址展示区、公众考古区和休闲体验区等。并对单体文物修缮、考古遗址展示棚等进行了具体设计。10月,在保护规划和概念性方案的基础上,最终形成了《嘉兴子城考古遗址公园总体规划》,规划拟建成以嘉兴子城遗址为核心,以城市变迁空间叠加为内涵,集子城中轴保护展示、衙署文化展示、地面文物遗存展示、子城传统景观展示为一体,具有遗址保护、科学研究、教育展示、文化传承、艺术创意、旅游休憩等多种功能,以展示和体验子城发展变迁、衙署文化、展示和体验人居与城市和谐发展关系的考古遗址公园。

图14 子城考古遗址公园设计效果图

2017年12月,嘉兴子城谯楼及南城墙修缮启动,标志着嘉兴子城考古遗址公园建设正式开始实施。 

图15 建设中的子城考古遗址公园俯瞰全景

个人简介

盛杰辉,1982年7月出生,湖北宜昌人,中共党员,现任嘉兴市文物保护所副所长、副研究馆员。2001年至2005年,就读于武汉大学历史学基地班,2016年,在职完成浙江大学考古学及博物馆学专业硕士学位培养计划,获历史学硕士学位。2005年就职于嘉兴博物馆,从事馆藏文物保护展示研究。2007年至2011年,担任嘉兴市“三普”普查队长,负责市本级不可移动文物的普查。2008年至2013年,参加大运河嘉兴段遗产调查及申遗工作。2010年5月调入嘉兴市文物保护所,从事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利用、管理。2013年起,兼负责嘉兴大运河遗产监测中心日常运维,联络协调,监测数据报送等。2015年起担任嘉兴市文物保护所副所长,负责全市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工作。

2010年被嘉兴市政府评为嘉兴市“三普”先进个人,同年被浙江省文物局评为浙江省“三普”实地调查阶段先进个人;2011年被嘉兴市政府评为“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先进个人”;2012年被浙江省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领导小组评为浙江省“三普”先进个人;2017年被浙江省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领导小组评为浙江省“一普”先进个人。

2012年执行主编《嘉兴市本级不可移动文物名录》, 2015年撰文《在城市有机更新中对子城保护的构想与对策》, 2016年撰写硕士论文《嘉兴子城历史、形态及衙署研究》。目前正在申报浙江省文物保护科技项目《嘉兴地区近代天主教建筑遗产调查与研究》。

来源:   作者:盛杰辉   编辑:吴阳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