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提请审议《杭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进一步深化党建引领下“四治融合”推进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决定(草案)》的议案
杭州网  发布时间:2022-12-18 21:17:41 Sun   

关于提请审议

《杭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关于进一步深化党建引领下“四治融合”

推进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决定(草案)》的议案

杭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二十大和省第十五次党代会、市第十三次党代会精神,总结规范提升杭州基层治理的实践探索,全面构建市域社会治理“六和塔”工作体系,进一步完善基层治理体制机制、优化基层治理格局、加强能力建设,着力提升基层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奋力打造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层治理制度优势的重要窗口,争创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标杆城市,打造良法善治新天堂,领导小组起草工作专班起草了《杭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进一步深化党建引领下“四治融合”推进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决定(草案)》。经十四届市人大监察和司法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15次主任会议研究,提请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审议。

杭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任会议

2022年12月19日


杭州市人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关于进一步深化党建引领下“四治融合”

推进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建设的决定(草案)

(2022年12月 日杭州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通过)

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二十大和省第十五次党代会、市第十三次党代会精神,坚持党的领导、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依法治理、坚持改革创新、坚持重心下移,总结规范提升杭州基层治理的实践探索,全面构建市域社会治理“六和塔”工作体系,进一步完善体制机制、优化治理格局、加强能力建设,着力提升基层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奋力打造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层治理制度优势的重要窗口,争创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标杆城市,打造良法善治新天堂,依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意见》和省、市委相关文件要求,现就进一步深化党建引领下自治、法治、德治、智治融合(以下称“四治融合”),推进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作出以下决定:

一、坚持党建引领,健全“四治融合”基层治理体系

(一)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基层治理格局。把党的领导贯穿基层治理全过程,加强乡镇(街道)党(工)委对基层政权建设的领导,提高党组织的政治领导力、思想引领力、群众组织力、社会号召力;落实乡镇政府和街道办事处主体责任,增强乡镇(街道)行政执行力;发挥各级工会、共青团、妇联等群团组织的桥梁纽带作用,发挥党建联建单位、社会组织与志愿服务的协同作用,努力形成党组织统一领导,政府依法履职,各类组织积极协同,群众广泛参与的基层治理机制,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

(二)加强“小脑+手脚”基层治理工作体系建设。迭代升级“基层治理四平台”,乡镇(街道)层面重塑以综合信息指挥中心(室)为“小脑”,以综合管理(执法)力量、矛盾纠纷调解力量、村(社区)网格力量等为“手脚”的基层治理工作体系,全面承接落实各项基层治理工作。“小脑”作为基层的指挥中枢,围绕事件“事前预警、事中处置、事后跟进”三个环节,指令“手脚”开展风险源头防范、事件快速处置、矛盾纠纷化解等工作,全面实现基层情报信息协同、问题处置协同、督导考评协同,全面提升源头治理、应急处置、服务群众的能力和水平。

(三)明确乡镇(街道)职责定位。分类有序推进乡镇(街道)综合设置党政内设机构和事业单位,乡镇(街道)切实履行加强党的建设、统筹区域发展、组织公共服务、实施综合管理、监督专业管理、动员社会参与、指导基层自治、维护地区平安等职责。推进乡镇(街道)法治化综合改革,持续推进资源下沉、权力下放,赋予乡镇(街道)综合管理权、统筹协调权和应急处置权,强化其对涉及本区域重大决策、重大规划、重大项目的参与权和建议权,强化乡镇(街道)管理社会和服务群众的功能。

(四)规范村(居)民委员会建设。坚持党组织领导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的制度,建立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法人备案制度,加强集体资产管理。科学设置社区规模,合理配置专职社区工作者,建强村(居)民小组长、楼道(栋)长、村(居)民代表等自治队伍。健全村(居)民委员会组织体系,发挥村(居)民委员会下设的人民调解、治安保卫、公共卫生等委员会作用,村民委员会应设妇女和儿童工作等委员会,社区居民委员会可增设环境和物业管理等委员会,并做好相关工作。完善村(居)民委员会成员履职承诺和述职制度。完善党务、村(居)务、财务公开制度,及时公开权力事项,接受群众监督。

(五)优化网格运行机制。科学划分、合理优化基层网格设置,完善网格事务准入审查机制,推进网格规范化、标准化、精细化建设。切实履行网格主要职责,落实任务清单,加强网格员在人口、家庭、单位等社会基础信息方面的收集核查,协助开展社情民意走访、风险隐患报告、矛盾前端化解、应急响应处置、疫情防控等工作。建立“村(社区)—网格—微网格(楼道)”治理架构,健全网格平战结合工作机制。加强网格员日常管理和职业化建设,并在待遇、培训等方面予以保障。

二、强化自治固本,激发基层治理活力

(六)完善村(社区)自治机制。健全基层党组织领导的基层群众自治机制,在基层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中广泛实行群众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监督。推进城乡社区综合服务设施建设,依托其开展就业、养老、医疗、托幼等服务,加强对困难群体和特殊人群关爱照护,做好传染病、慢性病防控等工作。健全完善党建引领的社区居民委员会、业主委员会(物业管理委员会)、物业服务企业三方联动服务机制,着力解决小区治理难题。

(七)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加强乡镇(街道)社会组织服务平台规范化、专业化建设,发挥党建引领、综合服务和资源集聚功能。加大对社会组织的支持力度,通过公益创投、政府购买服务等形式,培育扶持基层公益性、服务性、互助性社会组织。发挥枢纽型支持型社会组织的龙头带动作用,推动社会组织在提供社区服务、扩大居民参与、培育社区文化、促进社区和谐等社区治理中发挥积极作用。完善基层志愿服务制度,建立供需对接的志愿服务机制,开展邻里互助服务和互动交流活动。

(八)引导群众有序参与。总结推广余杭小古城村“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富阳“春江小队会”等成功做法,推进基层全过程民主实践,着力打造全过程人民民主市域典范,推动基层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和规范化建设。健全以职工代表大会为基本形式的企事业单位民主管理制度。不断激发社会组织、业主委员会、物业服务企业、辖区单位、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等多方主体作用,共同破解基层治理瓶颈、民生难题。做优做强“武林大妈”“和事佬”等群防群治品牌,积极引导新就业群体参与社会治理,营造人人参与、人人共享的良好氛围。

三、强化法治保障,推进基层治理法治化

(九)推进“大综合一体化”行政执法改革。深入实施《浙江省综合行政执法条例》,积极融合“县乡一体、条抓块统”改革,大力推进乡镇(街道)“大综合一体化”行政执法改革,完善监管执法事项清单化管理体系,推动执法力量和权限下沉,优化和提升基层执法效能,努力形成“一张清单管职责、一支队伍管执法,一个系统管数据”的基层综合行政执法体系。

(十)规范公正文明执法司法。全面落实行政执法责任制和司法责任制,不断完善执法司法制约监督机制,强化法院、检察院与市场监管、应急管理、规划、城管、司法行政等各部门协同,提升司法公信力。深化乡镇(街道)合法性审查工作,规范对重大行政决策、重大行政执法决定等审查工作。增强基层干部的法治观念,提升依法行政能力、依法治理水平。深化全域数字法治监督体系建设,推动市域治理现代化。

(十一)深化基层普法学法。全面实施“八五”普法规划,实施公民法治素养提升“头雁”工程,深入推动民主法治村(社区)创建,有效提升公民法治意识和法治素养,引导养成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的良好习惯。

(十二)强化矛盾调解中心作用。坚持和发展新时代的“枫桥经验”,将县级社会治理中心的机制和网络延伸至乡镇(街道)及村(社区)。全面推进“共享法庭”建设,做强乡镇(街道)品牌调解室、警民联调室,为矛盾纠纷调解提供一站式服务。强化乡镇(街道)专兼职矛盾调解力量,配强乡镇(街道)法治力量,深化律师进村(社区),扩大法律援助覆盖面,进一步畅通和规范群众诉求表达、利益协调、权益保障通道,努力将矛盾解决在萌芽、化解在基层。

四、强化德治润心,提升基层治理软实力

(十三)广泛践行核心价值观。深入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弘扬以伟大建党精神为源头的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谱系,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建好用好党群服务中心、新时代文明实践站所、退役军人服务站、青少年学生第二课堂等,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建设,融入社会发展,融入日常生活,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为全社会共识。

(十四)抓好道德建设。实施公民道德建设工程,弘扬中华传统美德,加强家庭家教家风建设,推动明大德、守公德、严私德。弘扬诚信文化,建立完善社会信用体系。弘扬最美精神,打造最美风尚,选树宣传道德模范、美德少年、最美杭州人、杭州好人等先进典型,推动全社会见贤思齐、崇德尚善。

(十五)提高文明素养。认真落实《杭州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推进文明村镇、文明单位、文明家庭、文明校园创建,统筹推动文明培育、文明实践、文明创建,培育时代新风新貌。倡导文明健康绿色环保生活方式,组织开展终身学习、卫生健康、体育健身、科学普及、文化艺术等新时代文明实践活动,让群众在参与中提高文明素质和修养。构建前端普遍服务、终端监测预警、末端精准干预的社会心理服务体系,抓好心理卫生建设,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积极向上的社会心态。

五、强化智治赋能,打造基层治理数智高地

(十六)强化基层数据源头治理。贯彻落实《浙江省公共数据条例》,健全基层公共数据资源体系。加快推进基层治理感知网建设,综合利用数字化感知和人工采集等手段方式,提升数据收集汇通共享水平;完善基层数据基础架构,坚持用统一地址关联人、房、企、事等基本元素,持续推进统一地址库共建与应用;推进全市数字化平台一体建设和互联互通,实现国家、省、市级数据回流,根据需要和相应权限将基层治理相关数据实时向乡镇(街道)、村(社区)开放;全面实施数据全生命周期的质量监控和评估,激发数据要素价值,提升数据要素赋能作用,以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基层治理新需求和新动能;完善数据管理制度,保护个人信息和隐私,确保数据安全。

(十七)强化基层数治技术支撑。持续提升一体化智能化公共数据平台算力、数据、算法、模型、组件等智能要素支撑能力,为研判分析、预测预警等提供要素保障。积极依托一体化数字资源系统应用,实现组件、工具等低代码复用、快速搭建应用,为基层治理应用开发提供强力支撑。实施数字化终身学习教育战略,构建数字素养和技能培育体系,创新数字化人才培养、引进和使用机制,持续提高干部队伍数字思维、数字素养和数字技能。

(十八)推进基层数智场景应用。持续优化升级“一网通办”“一键直达”政务服务网络建设,深化政务服务“一件事一次办”改革,让群众在家门口能办、在指尖上好办、在最短时间内快办。不断完善“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城市运行“一网统管”应用体系,聚焦基层治理难点、热点、焦点问题,不断创新开发推广基层治理数智应用场景,真正做到实战中管用、基层干部爱用、群众感到受用。加快推进“1612”体系与“141”体系贯通,并在基层有效落地,建立健全多跨、联动、闭环的基层治理常态运行机制,加快实现基层治理“一网智治”,不断提升基层治理精细化精准化精密化水平。

六、强化人大职责,助推基层治理现代化

(十九)加强基层治理立法。聚焦基层治理的痛点难点,加快推进应急管理、物业治理、房屋出租等基层治理重点领域立法。积极开展数字治理等新兴领域前瞻性研究和针对性地方性立法,为基层治理提供有力法治保障。

(二十)强化人大监督职能。围绕基层治理中民众较为关心的教育、医疗、养老、公共安全、基础设施、道路交通等方面问题,采取听取审议乡镇(街道)有关工作情况报告、开展专题调研和执法检查、专题询问等,加大监督刚性和针对性,助推基层治理现代化。

(二十一)发挥人大代表作用。发挥人大代表分布面广、熟知基层情况的优势,积极参与社会治理工作,当好群众意见的收集员、矛盾纠纷的化解员、综合治理的网格员。发挥人大代表联络站基层治理重要阵地作用,把人大制度优势更好地转化为基层治理效能。

名词解释

1.市域社会治理“六和塔”工作体系:“六和塔”是杭州的文化地标,引寓为杭州市域社会治理的工作品牌。“六和塔”工作体系以“党建统领”为塔尖,举旗定向、统揽四方;以“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四化支撑”为塔身,贯彻共建共治共享理念,打造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以“三治融合”、文化引领为塔基,发挥文化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作用。同时,“六和塔”体系还有“三层六面”:“三层”即为市、区县和镇街三个治理层级,明确市级抓统筹主导、区县抓组织落实、乡村(街社)抓执行到位。其中市级统筹是核心,通过统一治理力量、整合调配资源、善用立法权限,把市一级在市域治理中的主体主导地位做实。“六面”即“六和工程”,结合杭州治理实践,系统开展“党建领和、社会协和、专业维和、智慧促和、法治守和、文化育和”的“六和工程”,努力提升社会治理统筹谋划、共建共治、防控处置、数字治理、依法善治、舆论引导“六大能力”。

2.四治融合:是指基层治理的系统集成、协同高效体系。“四治”分别指自治、法治、德治、智治。自治是基础与前提,法治和德治是支点与核心,智治是智慧保障,目标是实现基层善治良好局面,打造社会治理新格局。

3.武林大妈:武林大妈源于 2016 年 G20 杭州峰会期间,“武林大妈”平安志愿者队伍不断壮大,将群防群治等理念融入进去,追根溯源、深挖历史,逐渐丰满“武林大妈”的文化基础,增加了平安巡防、纠纷化解、文明劝导、隐患排查等工作内容。

4.和事佬:源于社区(村)“和事佬”协会,是社区(村)居民自我教育、自我服务、自我管理、自我约束的民间自治组织,具有“身边人掺和身边事,草根力量化解民间矛盾”的显著优势,是基层人民调解组织的重要补充和延伸。

5.大综合一体化行政执法改革:是中央赋予浙江省整体推进行政执法改革的重大政治任务,坚持大综合方向为统领,以整体政府理念统筹行政执法,对行政执法进行结构性、体制性、机制性系统集成改革,更大范围整合执法职责,优化配置执法资源,健全执法协同机制,实现部门间、区域间、层级间一体联动,形成职责更清晰、队伍更精简、协同更高效、机制更健全、行为更规范、监督更有效的行政执法新格局。

6.全域数字法治监督体系:融合党委政法委执法监督、纪委监委执纪监督、人大司法监督、检察机关法律监督及社会监督等形式,以“一屏两端”为基础,以“两舱(仓)两平台”(即全域法治监督数据杭州仓、“一总四分”驾驶舱、数智监督平台、监督一体化协同平台)+N 个子场景应用为框架,推动执纪、执法、司法数据实时共享,实现横向覆盖到边,纵向贯通到底,全领域、全地域、全范围、全流程数字法治监督。

7.共享法庭:“共享法庭”起源于杭州上田“微法庭”。它“不增编、不建房”,用“一根网线、一块屏”将司法服务延伸到基层,是设置在镇街、村社、行业的司法服务站,是架构在数字空间、虚拟在群众身边的“人民法庭”,能将矛盾纠纷化解在最前端。

8.余杭小古城村“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2005年1月4日,时任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到小古城村调研“三农”工作和基层民主政治建设工作,提出了村里的事情大家商量着办等重要指示。十余年来,按照习总书记的要求,小古城村坚持党建引领,充分发挥村党委的领导核心作用,通过“议什么”“谁来议”“怎么议”“议的效力”四个方面深化完善民主协商机制,带动老百姓参与到全村各项工作中去,形成了“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的民主协商模式。

9.富阳“春江小队会”:“小队会”是分田到户以前农村集体生产队内通过召集全体户主开会,部署农业生产、解决生产生活问题的一种常见治理方式。富阳区人大常委会探索创新街道居民议事新模式,在春江街道春江村率先重启“小队会”,解决群众不会说、村(社)干部说不准、街道干部沉不下等问题,进一步激发“老传统”的新能量。

10.统一地址库:即在充分尊重现有各部门行业地址标准的同时,明确全市统一地址规范,利用地理空间信息技术和数字化手段,对全市建筑物按照市、区县、镇街、村社、网格、楼幢等进行标识的 27 位统一编码,它以网格为单元,进行动态的地址采集、更新、救济、入格、上图,并实现人、房、企、事、物等社会治理要素关联。

11.“1612”体系:第一个“1”,即一体化智能化公共数据平台,“6”即党建统领整体智治、数字政府、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文化、数字法治六大系统,第二个“1”,即基层智治系统,“2”即理论体系和制度体系。

12.“141”体系:县级以下社会治理领域数字化改革工作架构。第一个“1”指“一中心”,即县级社会治理中心;“4”指“四平台”,即乡镇(街道)基层治理四个平台,形成以监管执法、应急管理、综治工作、公共服务为主要内容的乡镇治理主体框架;第二个“1”指“一网格”,即村社网格,在村级以下划分社会治理单元,配备网格长、网格指导员等,协助开展政策宣传、信息采集、安全隐患排查、矛盾纠纷化解等便民服务工作。

13.一网通办:指依托浙江省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即“浙里办”),将全省业务系统和数据有机整合为一个规范标准、高效协同的有机整体,实现统一表单、统一共享、统一收件、统一对接、统一评价、统一体验、统一运维,为群众企业提供“网上一站办、大厅就近办、全省统一办”的办事服务。

14.一键直达:场景应用由政府部门通过横向部门协同、纵向各级政府部门贯通,实现治理侧与服务侧的高效治理和服务。群众、企业办事,不需要跑很多政府业务部门,通过智能设备上的应用,可以直接办理。

15.一件事一次办:“一件事”指围绕公民个人生命全周期,包括出生、上学、就业、结婚生育、置业、就医、退休养老、殡葬 8 个阶段,通过源头采集、证明取消、功能整合、流程再造、共建共享,来大力推进“人生一件事”信息集成化、办事便利化、流程标准化。“一次办”指多个部门的政务服务事项或者单个部门的多个政务服务事项,经过梳理整合、流程再造形成的面向服务对象的联办事项一次性办理。

16.一网统管:即从城市治理突出问题出发,以城市事件为牵引,统筹管理网格,统一城市运行事项清单,构建“横到边、纵到底”的市、区、街、居四级城市运行“一网统管”应用体系,推动城市管理、应急指挥、综合执法等领域的“一网统管”,实现城市运行态势感知、体征指标监测、统一事件受理、智能调度指挥、联动协同处置、监督评价考核等全流程监管。

17.一网智治:指政务服务“一网通办”、城市运行“一网统管”的相互融通、相互支撑,构成智慧政府建设的两个面向。从本质是一张网,共同塑造了智慧治理的“大脑”,形成推动城市治理现代化新路径。

关于《杭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

进一步深化党建引领下“四治融合”推进

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

的决定(草案)》的说明

(2022年12月19日在杭州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上)

杭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戴建平

各位委员:

现就提请本次会议审议的《杭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进一步深化党建引领下“四治融合”推进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决定(草案)》(以下简称《决定(草案)》),作如下说明:

一、《决定(草案)》的必要性

一是中央有要求。基层社会治理是社会建设重要任务,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使用了“社会治理”的概念,提出“创新社会治理体制,改进社会治理方式”。中共中央 国务院出台《关于加强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意见》,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提出“加快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提高市域社会治理能力”“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等要求。据悉,明年中央将对杭州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试点城市工作进行验收,市人大常委会作出加强治理体系现代化的相关决定,既是中央验收试点工作的制度成果,也是我市贯彻落实中央文件精神的重要举措。

二是杭州有基础。近年来,我市在基层社会治理方面进行不断实践和探索,在深化党建引领下“四治融合”推进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中取得一系列优秀的成果,形成了诸如社会治理“六和塔”工作体系,“小脑+手脚”、余杭小古城村“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富阳“春江小队会”等具体做法以及“武林大妈”“和事佬”等群防群治品牌等,有必要通过人大决定的形式加以总结、规范和提升。

三是群众有呼声。社会治理直接关乎民生,是人民安居乐业的前提和基础。十三届以来,我市人大代表在人代会上围绕着“社会治理”相关内容共提出了42条意见建议,希望我市加强社会治理工作,以不断增进民生福祉。在工作调研中,区、县(市)人大也希望市人大能够出台相关决定对基层治理工作进行规范。市人大常委会作出加强治理体系现代化的相关决定是践行全过程人民民主,回应民生关切的具体措施。

四是人大有担当。市人大常委会结合杭州实际,创制性作出关于加强基层治理的相关决定,自觉把人大工作放到奋力推进“两个先行”中思考谋划,准确把握新征程中人大的使命责任,找准立法、监督、决定的切入点、结合点、着力点,展现了人大的新担当新作为。

二、《决定(草案)》的起草过程

这项工作在市人大常委会李火林主任领导下,由金志副书记和戴建平副主任牵头实施,主要开展了以下几项工作:

(一)前期调研,充分论证。今年年初,李火林主任在调研过程中,市委政法委提出明年中央将对杭州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试点城市工作进行验收,希望人大作出相关决定,以促进基层社会治理有关工作,反映杭州基层社会治理工作的制度成果。根据李火林主任指示,监察司法工委和市委政法委就决定的可行性、必要性等进行了充分论证,认为人大作出相关决定的理由必要充分。

(二)多次沟通,做好方案。为做好《决定》起草工作,监察司法工委前期和市委政法委、市文明办、市民政局、市司法局、市数据资源局等单位进行多次沟通,并根据李火林主任要求,制定印发了市人大常委会关于作出《决定》工作方案,确定了起草工作的指导思想,组织领导,原则内容和工作步骤。

(三)认真谋划,成立专班。6月底,成立了由李火林主任任组长,金志副书记、戴建平副主任任副组长,市委办公厅、组织部、政法委、文明办,市人大常委会监察司法工委,市民政局、市司法局、市数据资源局负责人为成员单位的起草工作领导小组,统筹推进《决定》起草工作。领导小组下设起草工作专班,由市人大常委会监察司法工委牵头,部分监察司法委员会委员、专业代表小组成员、咨询库专家参与,各成员单位选派人员组成。

(四)深入调研,起草决定。7月至11月,起草工作专班成员多次召开会议,对《决定》指导思想、主要内容、体例设置等进行反复研究论证。11月3日,戴建平副主任带队赴拱墅区等地开展《决定》起草工作调研,深入了解基层社会治理有关情况,听取意见建议。11月下旬,起草工作专班在综合各方意见的基础上,形成《决定》征求意见稿。

(五)反复修改,形成草案。11月下旬以来,在征求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监察司法工委,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市人大监察和司法咨询专家、市级有关单位、区县(市)人大常委会、乡镇(街道)、村(社区)意见建议的基础上,监察司法工委对《决定》征求意见稿进行多次修改,形成《决定(草案)》。11月28日,起草工作领导小组召开全体会议,对《决定(草案)》进行了研究讨论,并作了进一步修改完善。11月29日,市人大常委会党组第17次会议对进行了讨论,并作修改完善。12月9日市人大常委会党组第18次会议又一次进行讨论,要求经修改后报市委常委会研究。

12月15日,市委常委会对《决定(草案)》进行了研究,同意按照法定程序交付市人大常委会审议表决。

三、《决定(草案)》的主要内容

(一)关于起草背景。开篇明确了作出《决定》的目的是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二十大和省第十五次党代会、市第十三次党代会精神,坚持党的领导、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依法治理、坚持改革创新、坚持重心下移,总结规范提升杭州基层治理的实践探索,深化党建引领下“四治融合”,推进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奋力打造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层治理制度优势的重要窗口,争创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标杆城市,打造良法善治新天堂。

(二)关于主要内容。《决定》分为坚持党建引领、强化自治固本、强化法治保障、强化德治润心、强化智治赋能、强化人大职责六大部分,共二十一条。

(三)关于党建引领。即《决定》第一至第五条,从五个方面进行明确,以不断健全“四治融合”基层治理体系。第一条是打造治理格局,加强乡镇街道党(工)委对基层政权建设领导的规定。第二条是加强工作体系建设,构建基层治理“小脑+手脚”的相关要求。第三条是明确乡镇(街道)职责定位,履行工作职责和赋权的一些规定。第四条是规范村(居)民委员会建设,深化完善村(社区)组织框架和运作机制的内容。第五条主要是推进网格规范化、职业化、标准化建设的规定。

(四)关于自治固本。即《决定》第六至第八条,从三个方面加以倡导,以不断激发社区基层活力。第六条是完善村(社区)自治机制,强加基层力量配备的内容。第七条是发挥社会组织有序参与社会治理的相关规定。第八条为引导群众有序参与,营造人人参与氛围的内容。

(五)关于法治保障。即《决定》第九至第十二条,从四个方面加以要求,以推进基层治理法治化。第九条主要是推进“大综合一体化”行政执法改革,完善乡镇(街道)法治建设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的内容。第十条是规范公正文明执法司法,完善制约监督机制,强化部门协调的规定。第十一条是深化基层普法学法,提升公民法治意识和法治素养的内容 。第十二条是 强化矛盾调解中心作用,发展新时代的“枫桥经验”的要求。

(六)关于德治润心。即《决定》第十三至第十五条,从三个方面进行倡导,以不断提升基层治理软实力。第十三条主要从践行核心价值观,弘扬以伟大建党精神,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为全社会共识的内容。第十四条是抓好道德建设,发挥家庭家教家风、弘扬诚信文化、最美精神的内容。第十五条是提高文明素养,倡导文明健康绿色环保生活方式的要求。

(七)关于智治赋能。即《决定》第十六至第十八条,从三个方面加以明确,以提升基层数字化水平。第十六条是强化基层数据源头治理,健全基层公共数据资源体系,推进全市数字化平台一体建设和互联互通的内容。第十七条是强化基层数治技术支撑,推进一体化数字资源系统应用,数字化人才培养的规定。第十八条是推进基层数智场景应用,提升基层治理精细化精准化精密化水平的内容。

(八)关于人大职责。即《决定》第十九至第二十一条,从发挥人大立法和监督职能、发挥人大代表和人大代表联络站作用等方面加以明确,通过全市各级人大对基层治理的监督和支持,不断推进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以上说明和决定草案,请予审议。

来源:杭州网、杭州通客户端  作者:  编辑:吴阳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