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大脑:集成更强 “进化”加速——杭州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浙江重要讲话精神纪实(下)
杭州网  发布时间:2020-11-18 10:02:56 Wed   

金秋十月,杭州云栖小镇。

备受关注的杭州城市大脑第三季度成果发布会在这里如期举行,一系列应用的发布向外界透露了城市大脑最新“进化”程度——

首次亮相的“民生直达”平台,实现2.5亿元救助补贴“一天不差”“一个不少”直达全市32万名困难群众;不断完善的“亲清在线”平台,得以支撑更为复杂的政策兑付和在线许可事项;川流不息的延安路上,可以做到抬头“一路见泊位”;私家车日间可以扫码“借停”公交场站;从预约挂号开始,交通服务就已经帮你贴心安排……

这是装备了城市大脑后的杭州变得日益“聪明”的场景,也是这座城市从数字化到智能化再到智慧化不断前行的生动截面。

今年3月31日,习近平总书记到杭州城市大脑运营指挥中心考察时指出,希望杭州在建设城市大脑方面继续探索创新,进一步挖掘城市发展潜力,加快建设智慧城市,为全国创造更多可推广的经验。

7个多月来,杭州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加速完善城市治理现代化数字系统解决方案,奋力打造全国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的“重要窗口”。

解“最需最盼”

城市大脑有了丰富灵魂

城市治理最需要解决什么、群众最盼什么,就谋划、推出什么。这是杭州城市大脑加速“进化”的方向。

这段时间,致力于惠企政策直达的杭州“亲清在线”平台,正在筹划一条重磅“上新”——鲲鹏计划奖励政策。

这项政策针对营业收入首次达到一定规模的制造业大企业大集团,可给予50万元到2000万元不等的奖励。但由于需要审核审计报告等大量材料,及时兑付难度极大。

“去年,我们奖励的企业只有30家,审核材料就花了30天。今年增加到300多家,如果还沿用原来的人工模式,可能一整年都要扑在审核材料上了。”杭州市经信局经济运行处处长陆夏峰说。为破解这一难题,他们联合财政、统计、税务等相关部门通过数据协同、信用承诺、事后审核等方式进行流程再造,目前可以实现最快一分钟兑付。

这种全新的管理模式和理念,正是发端于诞生城市大脑的云栖小镇。

今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云栖小镇考察时对杭州运用城市大脑提升交通、文旅、卫健等系统治理能力的创新成果表示肯定。他指出,运用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推动城市管理手段、管理模式、管理理念创新,从数字化到智能化再到智慧化,让城市更聪明一些、更智慧一些,是推动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前景广阔。

4月,杭州召开深化城市大脑建设大会,郑重提出要加强顶层设计,并加大重点攻坚力度,不断提升数字赋能城市治理水平。

7个多月来,杭州“亲清在线”平台不断扩容,受“亲清在线”惠企政策直达的启发,杭州又在西湖区三墩镇试点建设“民生直达”平台,探索通过大数据赋能城市治理,实现民生政策“秒达”。

此前,作为杭州目前最大的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居住区,三墩镇428名社工要服务2.3万余名老人和困难人员,平均每名社工每月要收集300多项审批材料,跟踪500多道审批流程,深受救助政策难以“全覆盖、当日达”的困扰。

在和城市大脑总架构师王坚多次交流后,三墩镇决心改变此前民生政策兑现流程,转而通过制定标准、协同数据,实现政策补贴无需材料、瞬间兑现。

今年6月24日,端午节前一天。三墩镇17743名符合条件的企退人员几乎同时收到一笔节日慰问费,成为“民生直达”平台的首批受益者。“很多老百姓虽然不知道城市大脑是什么,但他们都收到了短信,知道这笔钱是谁发放的,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党委、政府的温暖。”三墩镇党委书记董威说。

目前,在前期试点的基础上,杭州城市大脑“民生直达”平台已有24项市级政策上线入库,兑付资金2.5亿元,受益32万人。平台全面建成后,杭州全市受惠群体将超百万人,年发放补贴达数十亿元。

越来越多的惠企惠民场景,让企业群众有强烈的获得感,也让参与建设的业内人士感慨:“城市大脑有了丰富的灵魂。”

加强系统集成

“跨界”推进智治新局面

变化的何止一地一域。

杭州云栖小镇鹏辉产业园2号楼,是整个小镇进出人数最多的一幢楼。这里是城市大脑各个专班的“根据地”。据了解,项目最多时,有超过30个专班在这里集中办公;一般情况下,也有10多个专班在此集中研发,不断打通城市治理的堵点难点。

从数字化到智能化再到智慧化,让城市更聪明一些、更智慧一些。半年多来,杭州围绕城市大脑体制机制突破,着重构建“系统指挥、合力执行、政企联动”的组织体系。城市大脑开始实现从“单兵突进、试点先行”向“纵深推进、整体智治”的转变。

浙大一院和浙大二院是我省规模最大、日门诊量最多的两家三甲综合医院,就诊停车需求每天超一万辆。其中,浙大一院拥堵指数一度位列“全国三甲医院拥堵排行榜”首位。然而,这两个医院的街区治理,却涉及上城、下城两个城区,交警、公安、城管、数据等多个部门,以及街道、医院、物业等治理主体,很长时间以来难以下手。

来源:浙江日报  作者:  编辑:郑海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