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合:快的、滴滴初长成
   
    2012年8月,成立三个月的杭州快智科技有限公司在杭州推出“快的打车”;与此同时,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2012年9月),小桔科技在北京推出了“嘀嘀打车”(后改为“滴滴打车”)。
第二回合:支付+红包大战
   
    2014年1月份,随着腾讯1亿美金融资到位,滴滴打车开始发放红包,而快的在阿里的支持下也紧随其后。双方红包大战一度达到癫狂状态。
第三回合:融资速度大战
   
    滴滴与快的的融资速度与额度远超团购大战,融资数目与规模都神同步。这既有大量国际风投涌入中国大背景相关,也有BAT互联网巨头圈地分不开。
第四回合:拓展领域聚焦专车服务
   
    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2014年7月8日,快的推出“一号专车”;紧接着的2014年8月19日,滴滴也推出了“滴滴专车”。
“囧”:上海游客在杭州的心酸之旅
    上海研究生小朱的杭州一日,因为没有打车软件,变成十足的“人在囧途——心酸之旅”。


“喜”:火拼期间,乘客得利
    朝晖小区的王女士说:“现在打车才5块钱一次,上下班只用十块钱,太合算了。”


“难”:老年人叹息:软件带来不便
    “对于我们这些中老年人来说,要是再碰上个突发情况需要去医院嘛的,你说这不是干着急吗?”

“手慢无”:没享受到实惠的司机 白费了手机钱!
   
    3月8日零点,在杭州市物价局的统一部署下,打车软件在杭州的加价功能戛然而止,几个月以来被两大软件公司“惯坏”了的司机乘客显然有些不适应,的姐杨大姐说:好不容易装上了软件,到现在一部手机钱都没赚回来。
马云:都一样!我妈都说打不到车
   
    马云在挥斥方遒的时候,或许没有周到地考虑到为自己的母亲装上一个快嘀打车软件,并教一教老人该怎么使用,才能和年轻人抢单。这不,老母亲抱怨了:“儿子,我打不到车!”

马化腾:向总理抱怨打车软件被禁用
   
    马化腾在中南海内向李克强总理建议,政府应当进一步简政放权。他举例说,安装在手机上的打车软件,一度在很多地方被一些部门“禁用”。 
    话音刚落,李克强就伸手“点”向坐在后排的部委负责人。“你们认真了解一下,给我一个报告。”
张佩东:两个软件我都用!
   
    商务部电子商务和信息化司副司长张佩东表示,自己也是两个打车软件非常热情的使用者,打车软件本身有利于提高出租车行业整体效率。
王丽梅:用打车软件治堵——有效!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副会长、秘书长王丽梅认为,预约就是一个平台,像嘀嘀打车这样的软件就是在政府号召预约打车的背景之下产生的一种新兴的为预约服务的科技进步。
>
滴滴快的合并   马云、马化腾送上祝福
   
    2015年2月14日,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联合发布声明,宣布两家实现战略合并。双方确定,在春节后的适当时间,召开新闻发布会。双方的战略投资人腾讯、阿里巴巴的CEO也走到了一起。马化腾、马云分别就合并一事表态,均表示要放眼未来顾全大局。
打车APP最大合并案 秒懂
巨头合并 为的是移动入口
外媒:合并给Uber制造挑战
 
风靡全球的优步,还有什么做不到?
   
    进入2015年,打车市场开启“三国杀”模式。优步(Uber)的热潮一波接着一波。除了高富帅属性、廉价属性、以及逼格属性,“优步”还加成了内部消息购房属性。“优步”司机俨然成为神一样的存在。 
    点击左图进入专题。

“优步”发展的时间轴
   
    2009年成立,2013年6月进入中国,2014年引发欧洲多国出租车司机抗议。4年时间,UBER进入了全球56个国家和地区,在超过300个城市提供服务。
“优步”的未来 怎样的路?
   
    我们期待,未来的租车市场,可以更为开放包容,私家车也好,出租车也好,都可以有正规渠道介入。如同“优步”戏谑的那样:我们甚至能提供直升飞机!对于消费者来说,只要乘坐方便,安全有保障,所有交通方式打通,有何不可?
那些曾经的打车软件,现在在何方?
     
      嘀嘀打车、快嘀打车呼风唤雨的当下,我们很容易忽视,他们并不是打车软件行业的拓荒者。
      2012年3月,“摇摇招车”在北京上线。这是国内第一款手机打车软件。 
风生水起的打车市场 未来怎么走
     
    一边是用户规模和订单数量不断攀升,另一边则是游走在“法律边缘”导致的未来不确定性,烧钱之路渐行渐远,未来的类似打车软件路在何方?近日,相关人士透露,全国性的约租车管理方案正在研究制定中,有望于近期出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