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杭网原创 | 房产 | 汽车 | 图库 | 宽频 | 娱乐 | 旅游 | 数码 | 体育 | 家居 | 公交 | 时尚休闲 | 消费头条 | 新闻 | 论坛
导 语
    走过30多个国家之后来到中国,毫无疑问,Uber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诚然,法无禁止不为错,但另一方面,市场需要倡导自由竞争,规范秩序,改革势在必行。
 
还有什么是优步(Uber)做不到的?
 

    除了高富帅属性、廉价属性、以及逼格属性,“优步”还加成了内部消息购房属性。“优步”司机俨然成为神一样的存在。

    优步(Uber)的热潮一波接着一波,5月11日的微博杭州本地头条推送:“杭州女子打Uber上班,路上买下一套房”。故事是这样的:马小姐上班打UBER,司机身份竟是某房企高管,聊得投机就推荐她买下一套房,当事人更新朋友圈表示,已经下单了!

    现场直播一般的新闻令人心痒难耐,看来除了高富帅属性、廉价属性、以及逼格属性,“优步”还加成了内部消息购房属性。“优步”司机俨然成为神一样的存在。

    @叶CHENLEI-说:“定位定错了……优步一个帅哥司机在奥特莱斯转了十几分钟找我……简直太感人了。想嫁!!!”杭州的“aminadab”发帖说,一位优步女司机主动问他要微信,“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成都人民显然更诙谐,@成都超级小猪:“董事长买了二十多辆豪车,找不到耍的了,突发奇想加入优步司机。捷豹出动,一顺风6的车牌,两个苹果6手机抢单。只拉女乘客,拢了不仅不要钱,每个人还送100元火锅代金券。”

    怎么让自己成为人见人爱的UBER一员呢?智慧在民间,网上有人开始传授“新技能”了。

    @天凶:第一。你必须有一部车,最好是好点的车。第二。注册Uber做人民优步做司机。第三。晚上在酒吧街附近等。收到单就去接客。

    这厢刚刚出完点子,那厢马上泼来冷水,@南瓜先生的回复把飘飘然的我们拉回现实:“醋准备好了,就差螃蟹了;软件已经下载注册,就差一辆奔驰了。”

    Uber作为舶来品,在发源地美国以及较早登陆的深圳,一样出现过这样的风潮。 Uber曾发过一篇博文,分析美国各大城市周末晚上10点到早上4点打车的情况,网友名曰:“一夜情分析”。《深圳晚报》曾报道在深圳开着豪车做优步司机的白领、创业老板、富二代的故事。他们开车或是为了感受不同的人生,在看得对眼的人面前留下联系方式,交友过程就这么完成了……

    把一种交通方式,外化为交友平台,从2009年刚萌芽开始,Uber就试图建立一个由无执照的私家车组成的租乘网络,并建立自己的车队。这是优步的特色,却也是优步的隐忧。

 
乘客与司机:并不都是美好
 

    Uber中国各分公司刚刚受到的检查,似乎只是它在其它国家遭遇的翻版。

    杭州市民万小姐喜欢上了优步打车软件,但第二次使用就碰上了问题:司机因为弄错了地址,导致她等了足足40分钟。

    周六晚上10点多,万小姐在黄龙体育馆叫了优步,第一个接单的司机告诉他,车还堵在西溪路过不来。她只好取消,等再次接单时,这个司机还是告诉他,路赌不能到达。到她第三次叫车,接单司机告诉她,马上过来。万小姐在约定的黄龙洞公交站等了40分钟后,司机才说,自己是绕到了杭大路搞错了地址。万小姐最后取消了用车,白等了40多分钟。

    除了“司机不认路”,支付安全问题也是万小姐担心的事儿。优步软件是自动扣款模式,如果手机丢失,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她的手机通过优步打车,付款时不需要输入密码。

    这方面,杭州网友的吐槽也不少。 @Cross-lin说:“为嘛现在打Uber司机都要嫌远,都想挣下午跑五单的奖金。然后连续7、8个司机叫我取消,你觉得好吗?”

    另一方面,对于司机来说,优步最大的“优”在哪里?一言以蔽之:补贴!非高峰:2倍补贴;高峰时段:最高三倍补贴,再有,如果每周完成一定的接单量,还会再有高额补贴。一些司机月收入达2、3万,不是空谈。

    但是记者暗访下来,这并不是一笔简单的生意。“无执照私家车网络”赋予的自由度,反过来也造成竞争的无序。

    司机“车可乐”说,一次去了萧山机场,想去停车场等会看,结果发现10多个司机一起等着,一个多小时后他只好放空回家了。

    为了不白等,很多司机兼职优步的同时也兼职一号专车。司机“Jason”既是一号专车的司机,又是优步司机。出现撞车怎么办?“不想接的就等他打电话来,我和他说路上好赌,让他自己取消。”

    司机之间打起架来还在其次,更令人头疼的是与运管的“躲猫猫”游戏。私家车的运营行为,是运管部门明令禁止的,在政策缝隙游走,成为很多司机烦心的事儿。

    独特的运营模式挑战着监管的底线,Uber在中国碰到的钉子已经不是第一个。由于对本地的出租车行业组织和准入机制形成直接的挑战,Uber至今已在西班牙、法国、比利时、葡萄牙等国家被法院判为非法运营并令其停止服务。

    Uber中国各分公司刚刚受到的检查,似乎只是它在其它国家遭遇的翻版。

 
UBER之困:监管体系之外的游戏?
 

     这里有一个最核心的问题:“优步”与当前监管体系最本质的冲突在哪儿“

    答:“私家车”与“营运市场”是这个新生事物面临的自然天堑。

   “五一”小长假前夕,“优步”(Uber)的广州分公司被广州市工商、交委和公安三部门以“涉嫌非法营运”的名义被查处。

    一周后的5月7日,成都市交委、公安、工商等部门以同样的理由检查。这让这一争议App在中国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而与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博弈,处在这场争端的风口浪尖。

    优步紧逼出租车市场缩水

    目前整个杭州市有多少的哥加入“优步”行列?靠谱数据显示:超过20%。记者在杭州市出租汽车服务区也看到,大批出租车停放在服务区内,没有司机来开。

    朱建其在杭州开了18年的出租车。上世纪90年代他鼓起勇气拿了30多万元买下一部出租车,成为了光荣的个体户。自去年优步进入杭州市场后,生意惨淡,身边很多的哥朋友都用优步接活去了。“要是能摇到车牌号,我早就离开了。”朱师傅说。

    杭州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秘书长许增明称,目前出租车司机离职潮越来越猛,4月份杭州市共更新40辆出租车,约有三分之二现闲置着。

    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租车行业的改革成为日益升温的话题。

    杭州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秘书长许增明认为,如果要改革,那么出租车行业有三点必须做到:其一,运价必须实行浮动制,特别是在早晚高峰时适当加价;其二,要计算时间成本,将时间与公里数双重计费;其三,提高出租车司机福利待遇,例如国家法定节假日期间,必须给予三倍工资。而这三者牵涉到的改革,显然任重道远。

    

    风口上的猪,一头小猪能吹成大象

    这里有一个最核心的问题:“优步”与当前监管体系最本质的冲突在哪儿“

   答:“私家车”与“营运市场”是这个新生事物面临的自然天堑。

    杭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政策法规处处长何广云接受了杭州网的采访。何广云列数了三点实际情况:

    首先,从现行的法律法规来看,如果车辆要进行经营性的道路运输,必须要取得相关交通部门的行政许可,私家车并未取得许可,现行法律法规是不允许的。

    其次,从出租车的维稳角度来考虑,传统的出租车行业还没有进行改革,不能够与市场经济并轨,此时私家车大量涌入营运市场,那么必然导致涉稳的一些问题。

    另外, Uber从欧美国家进入,并没有充分考虑到中国的国情,私家车从事运营,平台提供服务,平台充当的是一个“裁判者”的角色,由于人民优步不收取费用,一旦产生纠纷,车主与乘客必须自行协商,或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何广云称:对于专车,我们不能简单地定性为“合法”或者“违法”。运管部门认为,专车作为新生事物,测试并推动了现行法律法规的管理体制,这是允许的,但是在法律法规在改变之前,平台有义务遵守。

    何广云打了个比方:现在专车市场蓬勃发展,就像是“风口上的猪”,一头小猪能吹成大象,更多借机投资者会不会蜂拥而入?这恐怕会为今后的发展埋下“地雷”。

    今年到目前,杭州共查处以“专车”为名从事非法营运的私家车47辆,每辆车的处罚金额为1万。然而,对于新生事物,罚并是不解决问题的办法。

 
优步的未来 是优雅漫步 还是转身离开?

    走过30多个国家之后来到中国,毫无疑问,Uber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杭州目前的态度如何呢?运管方面的定义是:比较“温和”。

    关键词一:法无禁止不为错

    其实,“专车是否就是黑车”的讨论,自2014年颇为热烈,2015年初,交通部的对专车市场的评价口径是积极的:

    当前各类“专车”软件将租赁汽车通过网络平台整合起来,并根据乘客意愿通过第三方劳务公司提供司机服务,是新时期跨越出租汽车与汽车租赁传统界限的创新服务模式,对满足运输市场高品质、多样化、差异性需求具有积极作用。

    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政法教学部主任张庭柱指出,交通运输业至今没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互联网单独从事信息平台服务的问题。因此从交通运输法规的角度看,法无禁止不为错。

    关键词二:对新事物不能一棒子打死

    “杭州是一个创新的城市,对于创新的事物不能一棒子打死,要倡导自由竞争,规范秩序。” 何广云说。

    但于此同时,改革是势在必行的。

    杭州师范大学国际法教师李文青说:要想尽快推动法律完善,出租汽车行业协会有不可推卸责任。

    这条路怎么走呢?何广云说:这需要各大相关部门的协调,平台公司的配合,需要循序渐进,不能一下子放开市场。他概括了三点:

    首先,要对传统的出租车行业进行“松绑”,让其“施展拳脚”,参与市场竞争。

    其次,应该在确保社会稳定的前提下,规范其有序、和谐地发展。

    另外,政府的职能需要转变管理方式,市场竞争要适当放宽。政府更多的是要制定“游戏规则”,比如准入准出的门槛,如何保障乘客安全,怎么样处理纠纷,平台责任的承担,信息的共享,行政指导。

    

    我们期待,未来的租车市场,可以更为开放包容,私家车也好,出租车也好,都可以有正规渠道介入,不能用条条框框阻碍市场的发展。如同“优步”戏谑的那样:我们甚至能提供直升飞机!对于消费者来说,只要乘坐方便,安全有保障,所有交通方式打通,有何不可?

 
往期回顾 更多>>
 
 
编读往来
策划:E周观察小组
全媒体记者:徐文杰
网页策划编辑:徐文杰、胡菲菲、汪静
页面设计:杨真真
热线电话:0571-85052222
爆料QQ:200900571
发布日期:2015年5月12日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366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05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2]0867-091号 | 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1041366号-1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法律顾问: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马宏